老湖口天主堂風華再現

  從褪色的歷史中走進現代,繼續肩負起福傳的新使命

汪文麟神父

◎簡史

老湖口天主堂位於湖口老街端點,與老街另一端點的古蹟三元宮遙遙相對,共同見證老街一帶將近一世紀的發展史。湖口地區開教,可追溯至第一位台籍神父涂敏正時代,他於1940年1月4日至湖口講演開教,可惜由於戰亂,福音種子並未成長。

1953年5月3日耶穌會陶神父從新湖口來老湖口開始傳教,也開了一個小小的圖書館,同時請了一位小姐來管理。1954年8月,陶神父才在老街購得幾棟傳統住宅,整修後,奉聖母皇后為主保,舉行隆重開幕儀式,由費蒙席祝聖這些房屋。任神父是第二任本堂。1956年陶神父與任神父二位都返回義大利後,由勞民望神父和廬琪神父接替他們。

滿思謙神父繼勞神父後,於1959年管理教堂,在那裡待了八年。他開了四所幼稚園,一個在北窩,一個在長安,一個在埔心,而另一個在長嶺。而廬神父亦離開老湖口去鳳山居住,並在那裡建築了一座聖堂。同時勞神父也離開老湖口去了新埔的水汴頭。

那時,老湖口的教友已有二百位,再加上新來的教友,教堂已嫌太小了。於是滿神父買了目前的地方,亦即以前的火車站。1965年,開始建築住所、幼稚園和教堂。1965年10月9日,高理耀公使由台北來祝聖此堂。1966年滿神父離去後,由吉神父接任。二年後,由祁慕耕神父管理教堂。「東方之音」就在老湖口出版,由祁神父主編。祁神父任本堂七年,直至博彪神父來接替。1993年時,因教友人數銳減,幼稚園也關閉,而耶穌會由於人手不足也退出了湖口。

◎重現

老湖口天主堂原址是老湖口火車站(大湖口貨運站)的所在地,歷經地區發展的變遷,不僅火車站遷到了新湖口,順勢將政治經濟的重心一併移位;同時也釋放出舊火車站的空間,在天主教進入湖口的歷史時機,轉化為天主堂的新使用。舊火車站原址位於省道進入湖口老街的丁字路衝點,改為天主堂後,因教堂位於小丘上方,且建築形式十分特殊,很自然地成為老街端點最醒目的地標。如果由省道轉進教堂正前方的馬路,天主堂的視覺效果更具戲劇性,幾乎與早期火車站一般,扮演著湖口老街「門戶」的角色。

但老湖口天主堂在地區發展移往新湖口的結構性變化衝擊下,又逐漸失去原有的功能與條件,初時曾兼負的社會救助角色,也在經濟起飛後被替代了。隨著湖口老街的沒落,加上後來於新湖口設立的天主堂滿足了湖口地區宗教與社福等方面的需求,老湖口天主堂終於走入了歷史,在1993年結束了它階段性的地方使命。但也因喪失了開發誘因,湖口老街與天主堂都被完整的保留下來,反倒成為今日台灣保存得最為完善的歷史街區建築群。

近來,因湖口老街居民的熱心參與與奔走,透過文建會的補助,自主自發的修復老街的騎樓立面,重新賦予傳統老街新時代的生命力,展現雍容的歷史風華;老街所在之湖鏡村社區更在村長及地方人士的努力下,積極成立社區發展協會,為老街再生的新契機尋找各類空間發展資源。天主教新竹教區在持續關懷地方人文環境發展的前提下,應湖鏡社區發展協會之請,且願意配合湖口老街歷史建築物之再造,社區總體營造之新生,基於湖鏡社區居民之需求,將老湖口天主堂作為天主教的文物館,成為新竹縣轄內觀光景點,注入社區新生命。

◎整修後天主堂之建築空間特色

老湖口火車站意象:天主堂的所在位置即是過去老湖口火車站的所在地,然而隨著火車站的遷移,以及之後天主堂的興建,過去老車站的建築已不復在,現僅存天主堂旁竹林內約500公尺左右的月台遺跡,可供後人憑弔。社區發展協會為了讓後代子孫及來老街參觀的遊客,能夠重新想像老火車站當時的風采,利用天主堂整修的機會,在天主堂前構建了一些代表老火車站意象的建築。其中以紅磚建了一個火車煙囪造型的構體,配合以鐵道兩旁常見的籬笆,遮蓋住與天主堂建築主體極為不搭調的變電箱,巧妙的將其轉化為舊式蒸氣火車頭的意象。另外一側則搭建了一個候車亭,亭前地面上鋪設了一小段鐵軌樣式的圖形,除了可供來往的人在此外休息,亦可讓其體驗、懷想老一輩的人在此等待火車到來的情景。

丘陵形圍牆:因為老天主堂位於小丘陵上方,所以在整修周邊圍牆時,即以丘陵作為圍牆造型的構想,設計出這一款充滿創意、變化與丘陵意涵的有趣圍牆。

聖壇背景壁雕:聖壇背景壁面為巨幅的聖母託付地球予耶穌照顧的浮雕,表達天主教充滿人道與環境關懷的精神。

主祭台兩側門聯:主祭台兩側浮刻了一對如門聯班的對聯,『開通天國路,救贖古今人』,展現了教會本土化的企圖與趣味。

苦路木雕:苦路是聖經中一段訴說耶穌被比拉多判決死罪,背負十字架前往刑場,最後被惡人釘上十字架而死去的故事。滿思謙神父當初興建天主堂時,特地尋找木雕工匠,雕刻了十四幅介紹苦路故事的精緻木雕,裝飾在天主堂兩側的牆壁上,讓進入天主堂的教友能夠時刻緬懷主耶穌甘願為人類犧牲生命的偉大精神。

彩繪玻璃天窗:在滿思謙神父時代,天主堂的內部空間為傳統天花板形式。在後來的修建規劃中,為了凸顯建築內部高聳莊嚴的意像,及考量室內空間採光,決定將天花板拆除,並在屋頂上開了三十六扇天窗,引進自然光線,營造教堂內的空間氛圍。並以三種不同風格設計了共九款圖形的彩繪玻璃,鑲嵌在天窗上,每款圖形都有其特殊、深遠的意涵,未來勢必成為教堂內部空間的重要特色之一,值得我們在此細細品味。

燭臺為天主教祭典中不可或缺的祭祀儀器,代表著神聖之意。而天主教又以3,5,7,9等數字作為其幸運數字,因此在圖形創作上以七根蠟燭作為代表。

16世紀前歐洲的天主教徒喜愛以眼睛的圖形代表天主臨在、隨時眷顧世人的意涵,因次在當時的教堂建築中,常常可見以眼睛為造型的裝飾。天主堂屋頂的眼睛圖形彩繪玻璃,以幾何三角形內框住一個大眼睛,其中三角形的三個邊分別代表聖父、聖子、聖神三位一體之意。

在天主教中,船乃其象徵意義。因此特別以船的圖形設計了其中一款彩繪玻璃,若仔細觀察可發現圖形中支撐船帆的桅桿,是由代表天主教的『主』字,及富涵東方意味的『吉』字所共同組成,所要表達的是西方的天主教融合在東方傳統客家庄中的深遠意涵。

在宗教迫害的年代,不允許信奉耶穌基督的教徒聚會,因此這些教徒在聚會時為了不被發現,都不敢公開使用十字架,加以當時有許多教友是漁夫,所以就改以魚的圖形作為聚會場所的標誌,沿用到後來,魚也成為天主教中重要的象徵圖形之一。與前一幅彩繪中的船不同,此圖形中,船的造型類似蘭嶼雅美族的獨木舟,此乃設計者的巧思,希望能夠在圖形中加入些台灣本土的元素,也象徵族群間的和諧相處。圖形周邊的LOVE則有真愛之意。

在耶穌基督要被審判之前,曾邀請他的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以麵包跟葡萄酒宴請這些門徒,根據聖經記載這些麵包與葡萄酒其實就是耶穌基督的肉與血。這也象徵了耶穌基督以他自己的血與肉來救贖所有的世人。

圖形是由拉丁文單字pax中的p與x交疊而成,pax在拉丁文中所代表的意思是和平,在希伯來文中則為救世主、彌賽亞之意。圖形中的x以兩支鑰匙交叉而成,隱含了耶穌為世人開啟和平之門的深遠意義。

十字架是天主教最具象徵意義的圖形,它象徵了耶穌基督為人類犧牲奉獻的精神。本圖形雖由兩個十字架交疊而成,但由不同方向觀察卻可看到三個十字架,分別代表信、望、愛之精神。

天使是最可愛的和平使者,也是耶穌派遣來守護人類的最佳守護神。不同於傳統教堂建築中常見的天使圖形,彩繪玻璃上的天使造型以較具現代感的方式呈現,希望表現出天使活潑可愛的一面。

我們採用抽象的方式來設計十字架圖形,由圖中可清楚看見設計者以不同的幾何圖形交疊成類似十字架的形式,並傳達出有機體不斷成長擴張的意念。

彩色拼貼玻璃:老湖口天主堂的彩色玻璃鑲於入口及祭壇兩側,以黃、紅、藍色系的抽象幾何形式組構而成,在光源充裕的時候,為聖堂篩入了幾分柔和寧靜的光影。在滿思謙神父時代,由於經費上的限制,買不起價格昂貴的彩色玻璃,只能以同色系的壓克力板來替代,成為滿思謙神父建造天主堂時的一項遺憾。因此在修建的過程中我們特定由義大利進口了品質優良的彩色拼貼玻璃,為的就是要完成滿思謙神父願望。

◎未來

在「老湖口天主堂閒置空間再利用規劃案」中,將基地全區分成四期,一是教堂本體修復,二是入口空間,三是神父宿舍與幼稚園及後院,四是地底的火車展示館。四期規劃內容分別有不同的空間使用機能,對於整體的營運管理而言,各階段分別有不同的重點。目前三期工程已經完成,後續的發展也值得期待。在新竹教區、文建會、新竹縣政府文化局和鄉公所的支持之下,老湖口天主堂,已經重現風華,而地方教會文物館、五餅二魚餐廳以及相關的系列活動都陸續地展開,讓當初不遠千里從義大利到台灣的這些傳教士撒下的活力,又重現在老湖口地區。祈願他們當初來此傳教,蓋堂的心願,也能藉著老湖口天主堂的再現,讓更多的人認識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