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祂賴皮

曹敏誨

有一次我們全家出去晚餐,外子開車,兒坐前座,爹娘和我在後座,我坐中間;一家人說說笑笑,二老也很開心。不知怎的,一個不小心話題轉向政治,正巧當天有位官員說了一句「我不是中國人」之類的話,八十六歲的老媽一向心直口快又頗具政治意識,這下慘了,老人家連珠砲般狠狠地批了那官員一頓。

那官員是我的好友、同班同學。當然,今天我們都已五十好幾的人了,各有不同的政治主張和立場,但同學、好友間早已理性地學會了彼此尊重,在彼此交集時,政治是被擱一邊的;大家都很珍惜那一份同窗友好之誼。

所以,當老媽開始大肆撻伐,本能地我就想衛護我的好友同學。豈知不說話還好,這才一開口想為他解釋點什麼,老媽就勃然大怒,我還不識趣地懇求老人家「他是我同學啊」,這下更完了,老媽竟氣得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靠在車窗邊直喘氣。

各自返家時,我也兜了一兜亂七八糟的心緒,睡前祈禱也不似往常平安,心中哽著一大塊,許多奇奇怪怪早已忘懷的事,一起都湧上了心頭…。

第二天醒來,心中仍覺沮喪、鬱悶,看看桌前的我主,覺得祂對昨天的事很不以為然,對我頗不滿意。可我聽見心中有個很大的聲音在說「是老媽先罵我同學的呀,還罵不停,求她都沒用」,又想到她可是我八十六歲的老娘,這樣大家氣呼呼的,我的主怎會高興?

叫我向她認錯?道歉?才不。

可我的主要我跟每一個人都和好,才准到祂的祭台去,何況這個人還是我的老媽…。

沒法子了。我只好雙膝跪地,趴在十字苦像前對我主說:「我投降。這個可惡又可憐的我,您是早就認識的,今天更一清二白,沒有您,我什麼也弄不好。現在您說了算,您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可您得給我力氣,讓我做得來。我親愛的主,您可要幫我,It’s your turn,這次很快就換您了,就讓您來!您不把我搞定,我就趴著不起來!」

大概跪了十多分鐘吧,一點一滴地,我清清楚楚感覺到自己繃緊的心鬆弛了,變軟了,心中裝了一堆老媽的可愛與慈愛(娘是個很會搞笑的可愛老媽,就住在一步之遙的對門,平日裡對我這五十六歲的女兒可是疼愛有加的),昨天的烏煙瘴氣不知何時早已煙消雲散了…。

這就起身,輕輕鬆鬆地找了張卡片,高高興興地寫了滿滿一張致歉、感恩的話,趁老人家尚未起床,偷偷放在她用早餐的桌上,這樣她一起床就可以看到。

傍晚時分,老媽拿著一個炸彈大麵包過來,口裡邊說:「要妳爸買兩個,他就小氣,這一個吃什麼嘛!」

八十六歲的老娘,與五十六歲的老女兒,和好啦。

有的時候跟祂賴個皮,很管用的。

小神操

祈禱後靜思:

我可有什麼難處?可有什麼自己老弄不好的事?向祂賴皮吧,就求祂,讓祂來管,求不到絕不罷休!♁

* * * * * * * * * *

◎逆境的益處

一、有時候,受些磨難也好;磨難能叫人回心轉意,懂得世上是流徙之地,世上的人物,是不可靠的。有時候,受些冤屈也好:比方一件事情,分明我們做得好,用意也純正,偏有人說我們不好;這樣的冤屈,能叫我們謙遜,不受虛榮之害。在外受人凌辱,被人疑惑,我們就容易尋找天主,做我們內心的見證。

二、所以人若堅心倚靠天主,自然不屑於求世俗的安慰。善人在困苦中,或受誘惑,或苦於惡念時,便知道需要天主,離了天主,什麼好事也做不了。所以他們憂愁歎息,求天主救自己於患難之中。他們也厭惡久生,希望速死,以便死後同耶穌結合。(斐:壹 廿三),因為他們知道,在世界上,是不能享受完全的平安和充足的保障的(摘自師主篇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