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者是重生的標誌

真福保祿六世

這幾位非洲的殉道者為殉道錄∼勝利者之書,又添了新的一頁,這一頁記載的事蹟,非常悲慘而又特別壯觀;這一頁的確值得與古代非洲光榮的記述並列。我們現代人由於我們的小信德,從未想到這些記述會在後代重演。

例如,我們想到西里、迦太基的殉道者,以及烏底科那「潔白群眾」的動人事蹟,這是聖思定和浦魯登所憶起的;我們在金口聖若望的豐富讚辭中也讀到埃及殉道烈士們,和汪達爾教難時殉道烈士的動人事蹟。誰能想到今天新殉道者的事蹟,與古代聖者的英勇、光榮的事蹟相比,並不遜色。

誰能預見,有朝一日,人們要把嘉祿・盧安江、瑪迪・莫隆巴和他們二十位同伴的芳名,與非洲這些偉大的殉道者和精修者∼這些令人不能忘懷的人物並列呢?諸如聖啟廉、聖芬莉、聖蓓蓓和偉大的聖思定等。我們也不要忘記那些屬於英國教會而為基督之名捨命的烈士。

非洲的這些殉道烈士的確展開了一個新時代。我們的意思並非說這時代將走向迫害與衝突,而是走向宗教與政治的重生。

事實上,在這塊由新時代的元勳、殉道者的鮮血所灌溉的非洲土地上,天主樂意這些殉道者是最後的;因為他們的全燔祭是如此的高尚而寶貴:一個自由而獨立的非洲正在重生。

這些殉道者所忍受的慘無人道的折磨,令人可怖,卻富有意義。這時代的慘劇清楚地顯示出,一個新民族需要一個倫理基礎,需要一種嶄新而扎根的精神傳統,為能傳遞給後代。這種慘劇象徵式地說明並促成一種由簡單而原始的生活方式,到更文明的生活演變。當然,舊的生活方式,並不缺乏美好的人性價值,但是它是受到破壞而有缺陷的,好像被約束在各種限制之中。在新的社會生活中,人類心靈能享有更崇高的表現,和更美好的社會生活。(六月三日聖嘉祿 ・盧安江等殉道/誦讀日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