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立教說

安德

誰建立了基督信仰?唯理派學者、猶太學者和若干自由派基督徒學者都主張保祿是基督信仰的創建者。他們認為耶穌無意立教、以自己為崇拜的對象;耶穌是純粹的猶太先知,宣布一個新的改革理想。深信天國來臨,要求民眾洗心革面,迎接天國。耶穌重整原始的經典法律,以精神和真理崇拜天主。因此唯理派肯定基督信仰不是耶穌所宣講的信仰,而是保祿炮製的新教:保祿取過耶穌的思想,融合猶太和神秘教的信仰把歷史的耶穌,一面扮成猶太人的默西亞,一面又打扮成神秘教死而復活的神明,耶穌就成了基督救世主。

不僅正統基督徒,連一般研究基督信仰的學者也多否認保祿擅自捏造基督信仰的說法。他們相信保祿的神學基本上來自耶穌。保祿全都接受了耶穌門徒的信仰與經驗,絕非自己憑空捏造。他廣採猶太經書,和當時泛希臘哲學通用的詞彙,解釋歷史的耶穌和初期教會的經驗,遂成保祿神學。如果保祿擅自炮製新教,又何必斤斤於「宗徒」的名義呢?這稱呼的本意是指的耶穌的使者(參閱格後十二11)。如果沒有耶穌的門徒早已堅信耶穌復活,肯定耶穌為依撒意亞先知所描寫的默西亞,保祿又皈依甚麼呢?

耶穌的門徒在保祿皈依之前,早有必信的教義與必行的禮儀,宗徒給皈依耶穌的信徒付洗覆手,信徒挨戶擘餅。保祿雖是第一個將耶穌最後晚餐筆之于書者,但並不能證明他創造了聖餐禮儀,他所記錄的是根據親自參與的宗徒的經驗,否則伯鐸和若望必會提出抗議。不僅有關歷史的耶穌,就連猶太古法的態度,保祿並非自創,而是蕭規曹隨,延續宗徒的傳統。基督徒對猶太政教的言行早抱敵視立場。起初耶路撒冷的門徒早已與猶太傳統形成分裂,起因是默西亞,而非保祿的基督神學。保祿皈依之前,曾極力迫害基督徒,他曾代表猶太政教當局反對基督徒的信仰,如何能說保祿反對猶太古法,創造基督信仰?保祿還在迫害基督徒時,基督信仰早已建立,否則怎會有基督徒?保祿為何迫害他們?

耶穌的宣講,重點為天國與天父,這與保祿的觀點一致。保祿所重視的天主的寵愛,與人類以愛的行為完成誡命,和耶穌所講的毫無差別。最重要的一點是保祿自己,肯定自己是耶穌的宗徒,以跟隨耶穌為一生的使命:「我活著已不是我,而是基督耶穌活在我內」(迦二20),最後以自己的生命殉道。如果他的信仰與耶穌的道理相左,他的生活、死亡該如何解釋?

猶太古法經過長期的詮釋,形成繁文縟節的空殼。保祿從實際出發,主張以內心的信仰,代替外在的形式,以天主的寵愛強化微弱的信德。保祿的神秘而又具體的道理發生了極大的後果。其中最重要的是把基督信仰從猶太的民族主義解放出來,開放給全體人類,不再分猶太人與外邦人了。保祿以「信德」、「聖寵」取代古法古禮,給人類敞開了大門,卻縮小了猶太人皈依天主的門路。

基督信仰與猶太信仰日益分離,終於形成對立的信仰。最主要的原因是基督徒是奉耶穌為神,自無始生於聖父,到圓滿的時期,降生入世,取名耶穌,死而復活,末日還要降來審判萬民。基督信仰中的耶穌是猶太人之所無法接受者,因此兩教形成尖銳的對立,世代相襲。事雖如此,但有識之士仍需承認猶太信仰與基督信仰有共存的命運。猶太信仰只能在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地區獲得倖存,因為他們都尊崇猶太古經,奉為自己的聖經;而散居中國、日本、印度的猶太僑民,多為當地民族文化所同化。

從保祿書信找不出任何痕跡,可以解釋保祿和原來的宗徒對耶穌有完全不同的認識或不同的信仰,更找不出它們之間有信仰的衝突。保祿的敵人從未攻擊過他對基督抱持任何特殊信仰,也從未攻擊過他所講的與耶穌與宗徒所講的不同。

因此,保祿雖非立教者,但正統基督徒並不否認保祿的重要性,主要的是他的書信,和半部宗徒大事錄記載他的傳教事蹟。保祿的思想為後代基督神學奠定了基礎,因而傳統上常以伯鐸和保祿為最早的教會首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