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體奧蹟敬禮

潘家駿神父

前言:從「主,請同我們一起住下罷!」說起

在進入「聖體年」的門檻處,甫於四月二日過世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頒佈了「主,請同我們一起住下罷!」(Mane Nobiscum Domine)宗座牧函。在牧函中,教宗要求我們要透過彌撒禮儀及在彌撒外的聖體敬禮,來培養「對基督真實臨在的活潑意識」,好讓臨在於聖體櫃內的耶穌,吸引着越來越多愛慕祂的靈魂。在牧函中,教宗同時也邀請我們在這一年中,彌撒外的聖體敬禮應成為每個堂區和修會團體特別努力的事。教宗的強調是如此地熱切,其期待又是如此地殷盼。其教誨諄諄,就是要幫助我們領悟並實踐感恩禮和聖體奧蹟敬禮之間的相輔相成。

甲、聖體奧蹟敬禮的基礎

聖體奧蹟敬禮的基礎涉及兩個基本的問題:一是從團體共餐到獨立儀節的感恩禮慶祝,一是從禮儀慶祝當下脫離出來的感恩禮共融。這兩個基本問題正構成了彌撒外聖體奧蹟敬禮的重要基礎。

一、從團體共餐到獨立儀節的感恩禮慶祝

 從保祿的感恩餐宴敘述中(格前十一17-34),我們看到了這年代一幅感恩禮慶祝的完整圖像,也就是除了餅和酒的祝福之外(格前十一23-26),還包括了一頓正式的餐宴。原來保祿的神學精妙地把教會論、基督論、聖事論及救恩論的要素整合在一起,而形塑了一個在基督的血中蓋下印記,與基督訂立了新盟約,並在感恩禮中分享主的筵席的新團體。因此,不只是餅,而也是整個聚會團體都應該被稱做是「基督聖體」。可是在保祿之後的新約作者,他們的強調則是由「感恩行動」(eucharistic action),也就是團體共融行動的教會論轉向「感恩臨在」(eucharistic presence)的基督論。於是慢慢地,耶穌與門徒們一起圍桌共食的記憶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對聖事性要素的強調。因此,餅和酒乃成了聯繫團體和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的主要管道,而這些聖事性要素的內容也主要地被以基督論的觀點去加以了解。

二、從禮儀慶祝當下脫離出來的感恩禮共融

在第三世紀時,基於牧靈上的考量,在兩種情況下,感恩禮共融(領聖體)是可以脫離感恩禮慶祝的團體行動的:一是為主日缺席的人,一是為平日想要在家裡領聖體的人。這兩種情況都清清楚楚地表達了在感恩禮慶祝之外基督在餅酒當中的持續臨在,而這是繼基督在聖體聖事中真實臨在之後,另一個構成彌撒外聖體奧蹟敬禮的重要基礎。

乙、聖體奧蹟敬禮的意義

感恩禮是信德的奧蹟,是使主的死亡和復活臨在,並成為教會的祭獻,且作為她朝聖之途所亟需的飲食的奧蹟,而彌撒外聖體奧蹟敬禮的作用正是要為領受這信德的奧蹟預做準備。聖體奧蹟敬禮的形式正是提供給我們一個邀請主與我們同住的機會,好讓我們對主的渴望日益真切熾熱,而將我們帶入「擘餅」的高峰當中。這意義讓我們看到了感恩禮慶祝和彌撒外聖體奧蹟敬禮二者之間的圓融相續,始終相成。除此之外,聖體奧蹟敬禮也要成為那在彌撒禮成時,領受派遣禮的信友們在紅塵世界中,參與主的死亡與復活的殷切陪伴和力量源泉。

丙、聖體奧蹟敬禮的不同形式

聖體奧蹟敬禮有許多形式,這些形式包括了明供聖體及聖體降福、聖體遊行、聖體大會以及個人朝拜聖體。其中明供聖體和聖體降福有下列幾種形式可以採用:一、隆重明供聖體(包括開啟禮、在明供聖體期間的日課祈禱、在明供聖體期間的聖經頌禱、在明供聖體期間的玫瑰經誦禱、在明供聖體期間的感恩禮慶祝、在彌撒內或彌撒外結束隆重明供聖體)。二、守聖時(這項聖體敬禮指的是在明供的聖體之前,祈禱一個小時)。三、修會團體中的朝拜聖體(這是日夜不息或長時間敬禮聖體的方式)。四、四十小時敬禮(這項可以每年舉行一次的敬禮不只是肯定我們對基督在感恩聖事中真實臨在的信仰,同時也教導及培養我們如何在生活當中去朝拜、信賴和依靠天主。

丁、結語

教宗在「主,請同我們一起住下罷!」牧函中,以厄瑪烏兩個門徒的感恩禮經驗,帶領我們進入聖體年當中。這感恩禮經驗中有一個情節,就是耶穌在屋裡擘餅的時候,兩個門徒認出了復活的主耶穌基督,但祂卻「從他們眼前隱沒了」。原來真正認出耶穌與耶穌成了生命之糧,隱沒在我們的生命中是同一件事的兩面。在感恩聖事的兩個(彌撒內及彌撒外)相輔相成的行動中,我們便是以信德認出了那隱沒在餅酒中,成為我們生命之糧的主耶穌基督。而這認出耶穌、耶穌隱沒的生命經驗也讓我們想起了第二世紀安提約基亞的聖納爵主教,當他被押解到羅馬,準備被投入鬥獸場為主殉道時所說出的震古鑠今、滿盈正氣的話語:

「耶穌基督!我是祢預備的小麥,願由野獸銳齒磨成粉末,好做成祢純潔的祭餅。……這樣,當世界不再見到我軀體的時候,我才真正成了祢的門徒。」

耶穌的身體隱沒在麵餅當中,成了生命之糧,耶穌的真門徒亦復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