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遲了」

李家同

德蕾莎修女有一次在火車上看到一個乞丐,倒在一顆樹下,奄奄一息,她當時沒有去救他,因為她當時要趕去一個地方,她想著:等我回來再去看他吧!但是等到她回來時,這位乞丐已經過世了。德蕾莎修女事後感到很難過,她當時所想做的,並不是真的救他一命,而是想給他一些愛與關懷,她沒有想到她連這一點都沒有做到。

這次倪敏然去世,他的生前好友全體出動表示他們的懷念,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他們對他有一種「遺憾」的感覺,如果他們事先常常去關懷倪敏然,也許他不會自殺,可是現在已經太遲了。

我們這個社會其實一直有很多非常不幸的人,他們渴望我們對他們表示愛與關懷,如果我們對他們表示關懷,也許他們就可以活得很好。我們有時卻沒有這麼做,以至於這些人感到非常沮喪,嚴重的可能自殺,輕度的也許會放棄上進,最可憐的是他們可能做出很多反社會的行為,因為這種反社會的行為等於是一種自殺的行為。

我們教友應該隨時注意週遭不幸的人,而且以最快的速度表示我們對他們的關心和愛,如果我們如此做,我們不會後悔。如果我們對於這種安慰別人的行為視為可有可無的行為,我們事後一定會後悔的。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曾經看過一本叫做「我們的信仰」的書,裡面有一段就是談到這點,作者說我們對於幫助別人的事情,應該看得十分重要,因為如果我們不立刻關心,我們可能會在墳墓裡唉聲嘆氣。

我想我們很少人認為我們沒有適時對不幸的人伸出援手是一件嚴重的事情。我們總認為我們只要不做壞事就可以了,至於沒有做好事,應該不是一件嚴重的事。其實在英文彌撒經文中,悔罪經強調的是:〝When I have done and when I failed to do.〞所謂When I failed to do就是我所沒有做的事,那當然是指沒有做那些該做的事。

我們的社會的確是一個十分忙碌的社會,在台北捷運系統中,我們可以看到人們以最快的速度前進,我們可以說我們是一個積極進取的社會,遺憾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在為自己而奔走,而不是替別人奔走。但是我們是教友,我們不能也如此。我們一方面應該為自己的生活而奔走,在行有餘力的情形下,我們也應該為別人奔走。

我在此呼籲教友們互相鼓勵,對於不幸的人,一定要儘快地幫助他們,免得他們感到無助和無奈,但是最重要的是:天主的誡命叫我們彼此相愛,如果我們不相愛,是違反天主誡命的。我們週遭有不幸的人,乃是出自天主的安排,天主給我們這個機會去幫助不幸的人,而我們卻裝聾作啞,假裝他們不存在,最後,有損失的,除了那些不幸的人外,還有我們自己,因為我們沒有善用天主給我們的機會。

什麼時候,我們會後悔呢?那就是我們去世的時候,我們最後和天主見面的時候,天主一定會問我們有沒有幫助比我們不幸的人,到那時候,我們也許想去做愛人的事,但是我們一定立刻發現,已經太遲了。

也許我們應該將「不要太遲了」作為一個警語,放在桌上,使我們時時刻刻地想去幫助那些不幸的人。我們常常說,「在太陽下山以前,我們應該和我們的仇人和好」。我要加一句,「在太陽下山以前,我們應該幫助我們週遭不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