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人生

傅佩榮

最近接到四川一位中學生的來信,說他讀了我的《哲學與人生》(大陸版)之後,無法理解為什麼「人的本質在於心靈」。因為,他從小所學習的馬克思主義是主張唯物論的。事實上,他在閱讀及思考的過程中,心靈的能量已經開始運作了;然後,他願意提筆寫信給我,就表示他希望探討生命中更深刻的層面,以免因為無知與誤解而錯過了這難得而短暫的一生。

蘇格拉底每天所做的事,就是上街與人聊天;聊天的主題不是八卦,而是一些有關人生「價值」的觀念,譬如,什麼是正義、勇敢、善、美、虔誠、節制等等。既然是聊天,就不一定有結論,但是難免讓人開始設想:人生除了滿足物質欲望之外,是否還有屬於心靈層次的世界?對各種價值的追求,是否將帶來不同性質的快樂?這樣的快樂是否顯示了更為高尚的生命情調?

大陸的年輕人受到唯物論的影響,對心靈抱著懷疑的態度,台灣的年輕人則屬於另一極端,就是由於資訊氾濫而出現「後現代主義」的傾向,以致採取「價值中立」的態度,認為心靈世界是見仁見智的問題,然後人生是否應該追求卓越,甚至人生有無卓越,也都不必刻意去探討了。因此,本文想就「卓越」概念稍加省思。

印度教有一個比喻,大意是說:看到小孩沒有玩具可以玩,你會覺得可憐;但是看到大人只有玩具可以玩,你會覺得可悲。這個比喻提醒我們:隨著年齡的增長,應該調整我們的觀點,追求更高層次的目標。

那麼,如何界定「卓越」呢?如果不假思索,就很容易認同社會上的有形成就。我們對「名利權位」的態度是正面的,正如孔子所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只要以正當合法的手段取得這些成就,誰曰不宜?但是,值得思考的是:這樣就夠了嗎?這些就是人生的最高目標嗎?

比爾.蓋茲是世界首富,幾年前報紙上刊出一篇專訪,登出一張照片,是他手中抱著三歲的女兒,他公開向媒體表示:抱著女兒,他才覺得自己是快樂的。我們不妨作個簡單的分析,就是:快樂有兩個條件,一是財富,二是有人可以關心。用哲學術語來說,財富是必要條件,而親愛的家人則是充分條件。問題在於:有多少錢才算財富?如果欲望太高,很可能一輩子都汲汲營營;或者,等到達成目標時,年紀大了,身體垮了,家人不再親密了,然後終究還是無法快樂的。以下試著分析卓越的三點特色。

首先,《湖濱散記》的作者梭羅,主張我們應該學習印地安人的和諧觀念。以印地安人中的納瓦荷人為例,他們認為宇宙就像一座城市,形成一個身體與一個靈魂,人類在其中應該和睦相處,培養健康與美感,並且增益智慧。譬如,遇到天災人禍的重大事件時,他們不只要問:「發生什麼事?」「這是誰幹的事?」他們還要進一步詢問:「誰受到傷害?」「要怎樣弭平傷痛?」換言之,在追究原因時,也須注意後果,否則因果相續的彌天大網,將永遠威脅社會的和諧。顯然可見,這種和諧不是表面的或靜態的。

因此,接著要強調「動態的均衡」。我們知道「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同時也明白「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因此要特別從「自覺」的角度來問自己,是否每天都有一些改變?人到中年,最怕「重複而乏味」這五個字,但是這種情況難道不是自己造成的嗎?因此要設定目標,勇於接受挑戰,所謂「以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戰」,其實是所有成功人物的真實寫照。今日世界變遷迅速,沒有人可以「以不變應萬變」,既然如此,何不「縱身於變化之流」,並且清醒地把握自己的方位,隨時保持一種動態的均衡呢?譬如,每天去健身房運動一小時,將可維持旺盛的體力;那麼,每天是否也需要閱讀半小時,聆聽音樂半小時,加上用心與家人相處半小時呢?每天的一小步,長期下來就會遙遙領先了。朋友去五台山觀光,看到一千多個台階就放棄了上山的念頭,這時看到一位挑夫從山上下來,就詢問他:「怎麼能走這麼多台階?」挑夫說:「每次是一格、一直走就走到了」。重點在於「一直走」,所要領先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只有不斷成長的生命,才是真實的。

在和諧與均衡之外,「卓越」的第三個特色自然是提升了。登山時,沒有人不知道應該以山頂為目標;但是,在人生的漫漫長途中,目標何在?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認為,健康而正常的心理應該以優秀的人物為學習的典範。他口中的優秀人物是指品德完美、充滿愛心的聖賢,亦即能以個人生命為社會大眾作出貢獻的人物。簡單說來,就是能夠走出個人小我的世界,進而融入大我之中,對人群及對自然界皆能有所助益的人。以山頂為標的,並不表示要一步登天,而是要確定方向,然後「一直往上走」。同樣的,以優秀人物為標的,也不表示要立即變得那麼不凡,而是要以他們為楷模,鼓勵自己「有為者,亦若是」。

真正的卓越不能僅僅局限於世間具體的成就,還應該涵蓋人的心靈方面的潛能。關於這種潛能,宗儒陸象山說:「人本與天地一般大,只是人自小之爾。」這種恢宏的氣魄是我們追求卓越時的首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