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是一個時常受迫害的宗教

韓承良

天主教自始己經在羅馬遭受了三百年的迫害,一個剛誕生的小小教會,竟然遭受如此巨大的迫害,且是羅馬大帝國以其巨大的權勢來迫害一個小小的宗教,務要將她置於死地。但是他們事與願違,並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羅馬大帝國己經消聲匿跡,消失於無形了,而那個小小的天主教會,由耶穌在十二位宗徒們身上建立起來的教會,卻堅強地成長起來,且日漸強大健壯。今天她己經成了一個全世界最大最強的教會。這就應驗了耶穌所說的:「地獄的門(一切現世的惡勢力)不能戰勝她」(瑪十六13-16)。世間曾經有過多少個強大帝國,多少個罪大惡極的勢力曾經想將她置於死地,將她消滅,但是惡勢力的本身一個一個的被消滅了,而耶穌的教會仍然堅強地存在著、生長著,而且是越來越強健壯大。

其實不但是天主教會的起源地羅馬的教會,自最初就遭受了迫害,而是每個地方的教會都是如此。因此聖教會各地最初的聖人,都是清一色的致命聖人,羅馬如此,其他教會都是如此的,比如日本、中國、韓國和越南等最近被列品的聖人們,都是清一色的致命聖人。古代如此,今日亦何嘗不然?

自近幾十年以來,聖地巴勒斯坦的人民,被安置在一個窄小荒野的難民地區,在那裡簡直就是以團體的形式在坐牢,他們不但生活的條件非常差,而且時刻被人摧殘─被粗暴的手段來對待。這些人中間雖以巴勒斯坦人為主,但其間也有不少的天主教的教友,尢其是有許許多多無辜的平民百姓。因此教宗最近呼籲說:「事實上,圍牆、隔離、逼迫、殺害等並不能夠真正帶來和平,因為真正受苦痛的是那些大多數的無辜人民」。

其實在聖地以外的地方同樣受到逼害,例如在非洲的蘇坦,那裡竟有政府的飛機,在天空中飛來飛去,專門尋找天主教教友的村莊而加以轟炸、摧毀。務要將天主教完全剷除。尤其是在蘇坦的南方,連托利特主教的居所也不客氣地轟炸。並且摧毀了那裡的一間本堂、教區的廣播電台、一間老人院和本堂神父的居所。

沙地阿拉伯教友們的處境也是十分困難的,因為那裡有正式公開的教難存在。比如最近將三位移民該國的以索比亞的公民加以逮捕,就因為他們是教友,並且公開地在沙國的土地上作了祈禱。這就構成了一大罪名,足夠受逮捕和受重罰的資格。同時在一個月內便有三十多名這樣作祈禱的人被捕,並被罰坐監。他們與外界完全隔絕,人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命運,也不知道他們被囚在什麼地方。

越南的一些高山民族也正在受著迫害,因為他們在越戰期間,曾經同美國人合作,反對當地的政府,如今是政府報復的時候。正是由於他們受迫害,便有更多的人皈依天主教會,這使政府相當不悅,因此更加緊迫害他們。將他們趕出家園,他們的土地被充公,歸為國有。尤其是最近人們發現越南的高山地區是種植咖啡最好的地區,因此更加努力將教友們趕走,好沒收他們的土地,用來種植咖啡。這也激起了高山人民的反抗和鬥爭,因為他們已無以維生。這些教友們的土地和宗教自由都受到了侵害。因此不斷地有抗議的行動發生,而每次吃虧失敗的當然總是手無寸鐵的教友們。

其實在南美洲也好不了多少,尤其是在哥倫比亞,主教和神父們的自由多次受到限制。僅最近十年以來,被殺害的神父們已經有一百多位,這些主要是被鄉間的游擊隊所殺害,在這些被殺害的人中間,有兩位竟然是主教呢。在南美洲的那些游擊隊隊簡直是無法無天,一切與他們行動和目的唱反調的人民,他們都要加以剷除。而主教神父們都是主張正義的人士,當然不受他們的歡迎,就構成了他們反對的理由,而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