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服務員

安多尼神父

「禮儀之旅」歡迎讀者來函投石問路,作者將擔任嚮導,引領我們一窺禮儀堂奧。

Q:經常看到報導本堂讀經員的訓練與布達。又聽說現在女性可以擔任輔祭。主日彌撒中的輔祭與讀經員,究竟有無任何資格的限定?

A:由於「正式任命」的禮儀職務,像讀經職與輔祭職在台灣並不多見,而且通常行之於主教團或教區的修道院,以及男性修會的修道院中,在此我們僅將重點放在堂區的禮儀服務員上。

禮儀服務員是為讚美、感恩、謝恩、求憐等敬神的需要而設

廿年前在美國修神學時,我曾參加一位學長的晉鐸首祭。在聖堂大門前,看見十幾位手持軍刀,穿著古裝的哥倫布騎士(Knights of Columbus),列隊歡迎魚貫而入的遊行隊伍。

後來在羅馬進修時,參加當地聖週四的慶典,見到十幾位小男生,身穿白袍,手捧燭臺,浩浩蕩蕩領著其他禮儀服務員和主禮者一行人,依序進堂。這些視需要而增設的服務員,的確替當天盛大隆重的禮儀,添加了不少歡樂的氣息。

禮儀服務員各司其職

教會聚眾行禮,因著多樣的儀式,產生多元的禮儀職務,而有不同的禮儀服務員;大家各司其職,各盡其份。信眾中雖有主禮主教或司鐸、執事、輔祭員、讀經員、送聖體員等不同階級的禮儀職務,但都是敬神崇拜的服務員。整個教會才是禮儀主體與代理人。

禮儀是教會團體的行動,忌諱個人獨秀,或是高階者替代低階者。在堂區主日彌撒中,如果讀經員或輔祭員同時擔任詠唱員或領經(釋義員),有如餐廳中,廚子身兼櫃檯、領班、侍者,不僅手忙腳亂,服務品質也想必不佳。如果禮儀中出現身兼數職的服務員,或許表示堂區的福傳、牧靈和教育仍力猶未逮吧!

禮儀服務員各盡其份

禮儀服務員最好熟悉堂區的信眾及其禮儀,言行舉止充滿自信、穩重端莊,他們不應高高在上,而是協助服務團體的崇拜。其最高境界,應讓人不知有他們的存在,卻又服務周到,有如行雲流水,水過無痕。

如果領經員報錯頁數或不斷提示與解釋、讀經員唸錯字或漏行、輔祭員走錯方位或不知所措,不僅破壞禮儀的氣氛,嚴重影響禮儀的目的,甚至可能將禮儀的焦點轉移至個人的錯誤上。

執行禮儀職務時必須表裡如一、言行中規中矩、不即興輕率、不呆滯木訥、不簡約通俗、不僵硬刻板。其實,禮儀服務員慎重其事的態度比循規蹈矩、照本宣科還來得重要,正如大廚的烹飪技術遠比架上的食譜來得珍貴。

服務品質與生活品質的互動關係

禮儀服務員不論執行何種職務,已經成為信眾中具體的標記。教會將禮儀服務員開放給信眾參與,是願意他們將禮儀與生活結合在一起。

然而,禮儀服務員的服務品質及生活品質,二者間的互動關係,並不會藉由祝聖,布達,或刻意量身打造而自動產生。在恩寵化育下,是藉著持續祈禱,反省,自律,以及忠於職守才能達成。因此,禮儀服務員需要經過相當的培育,熟悉禮規所賦予的角色及功能。這種高規格的要求,實不亞於眾人對音樂家、學者、舞者或運動員的專業學養要求。

禮儀服務員應為見證,而非頭銜

本文開端提及哥倫布騎士或手執燭臺的童子,他們做禮儀前導,看起來頗有光彩。然而,當他們出現在禮儀中,主要是為了服務團體的神聖崇拜,而不是為了提升個人的榮譽地位。有時,如果在禮儀中增設不必要的禮儀服務員,或賦予他們特殊的尊榮並不適當。

讀經員和輔祭員不只是在禮儀中服務聖言、服務聖事,更需要在讀經台和祭台前,以及眾人面前,成為活出天主聖言和天主聖事的榜樣。讀經員不僅僅誦讀聖經,更應成為信眾的聖經見證人;輔祭員不僅僅服務聖筵,更應是信眾的聖事見證人。

許多嚮往聖職生活或奉獻生活的男女青年,或司鐸、修士、修女在分享聖召經驗時,都提到曾擔任堂區的輔祭員或讀經員。由此可見,這些禮儀服務員的角色實有其特殊使命。堂區在培育參與禮儀職務時,應給予適度的關心和培訓。事實上,儀服務員所能提供的服務和見證,遠超過他們通常在禮儀中所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