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以基督為中心的信仰

安德

整個保祿神學,均以基督為中心(Christocentric);「救贖論」以人性為起點;保祿的福音是宣布十字架的奧義:「十字架的道理,為喪亡的人是愚妄,為我們得救的人是天主的德能…」(參閱格前一18,22-24)。

保祿的基督是救贖的基督,因此若干學者認為保祿的神學以人性為中心,但他的宗教,絕不像佛教由人性出發而止於人性。他的福音是耶穌基督的人性救贖罪惡的人性,人性只是救贖的對象。保祿慣用的福音一詞和福音經書作者所用的福音一詞內涵有異,保祿常用「我/我們」的福音(例如:羅二16;十六25;得前一5;得後二14;格後四3),這當然不是說他另有福音,而是肯定他所解釋的耶穌基督的意義是正確的,並不是指的紀錄耶穌的言行。

保祿所宣講的是死而復活的「主」(Kyrios),耶穌「基督」(Kristos)。他的福音就是宣布耶穌為基督、耶穌為主(格後四5)。他的傳教工作就是使這個福音照耀全世,使全體人類都承認耶穌為主、為基督,他的福音確實成了基督信仰的骨髓:耶穌基督我等主。

保祿所宣講的主耶穌基督,集中於耶穌的死亡與復活,詮解其中的奧義。主耶穌的死亡與復活,救贖了已經喪亡於罪惡的人類(格前十五1-4)。祂就是預許的救世主,不只是達味的後裔,而更重要的是天主的唯一聖子(得前一10)、天主的大能。保祿所宣講的救贖,絕不是猶太人的復國,而是全體人類,得從罪惡中解救出來,獲得永生、救贖(羅一16;迦二16)。

保祿所宣講的主耶穌基督,不僅是天父的大能,而且是天主啟示的最深秘的奧跡(Mystery)。天主是至上神,遠遠超出人的瞭解力。然而祂的奧跡藉耶穌啟示於人(格前二2)。保祿認為自己蒙天主召叫,宣揚這個奧秘(格前四1)。人類自有史以來,文化起伏,帝國興衰,都在渾渾噩噩中消逝過去,人類不知天主在歷史上的計畫,直到選定的時期,才啟示基督的奧秘(哥四3)。基督是一切受造物的最終目的(弗一10;哥一26,28;弗三8-20)。

保祿稱基督的福音為天主的大能、智慧、奧秘(格前二7;弗六19)。基督就是天主從無始設計的秘密計畫。人類的歷史以基督為中心。從創世到基督的降臨,歷史的一切大小事件都在準備耶穌的來臨。基督來臨之後,一切都要經過基督,返回天主。人的本性不能認識天主的奧秘,只能經由基督,才能獲得天主的啟示。因此信仰基督是人類唯一獲得啟示與救贖的道路。

保祿的救贖神學(Soteriology)實屬於宇宙觀的哲學。他視救贖大業為天主造化宇宙計畫的一部。主持大計者是造化宇宙的天父。按天父預定的大計,逐步實施(得前五9;羅八29)。天主的召叫,由聖子來執行(迦四4)。祂的降生與死亡是天主愛人的具體證據(羅五8)。

天主的救世大計,早在造化天地之前就已預定了(弗一4),因此並不是因人犯了罪,觸動了天主的仁慈,才定大計。而是人類的犯罪,天主先容忍,直到預定的時間,派遣聖子,召回罪人,與天主和解。透過基督的福音,天主的救世大業將告完成(弗一10)。

天主的救贖大計也包括萬物,因為萬物都是藉聖子而受造,經由聖子降生,採取肉體,萬物均得以聖化,獲得存在的意義。基督未到之前,萬物都在呻吟,等待聖子的解救(羅八19-22)。聖子基督以自己的死亡,聖化萬有,成了萬物之首,率領一切受造物,歸向天父(格前十五24)。

保祿的整個神學體系,奠基於基督的神性∼天主的獨一聖子(羅八3)。保祿清楚地肯定耶穌的神性(斐二6);甚至直接了當的說基督是在「萬有之上,世世代代應受讚美的天主」(羅九5);保祿以基督耶穌為天主,天主的聖神也就是耶穌的聖神,為日後神學的三位一體開宗明義。耶穌的救贖就是天主的救贖大業,是天父的永遠大計。整個基督信仰就是信仰耶穌為基督天主子,降生救贖,藉祂的聖神引導全人類獲得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