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對其他宗教之新觀念與態度(下)

楊鍾祥

◎印度教與佛教之基本觀感

經由歷史,曾在不同人民中,發現神祕權能之某種意識或瞭解。在較進步文明中所發現之宗教,均努力設法答覆該項問題。印度教內的信徒探測該項神聖祕密,同時對神祕無限的豐富,以及對哲學的內容,設法作正確的解釋。佛教提議生命的一種途徑,經由此一途徑,人民可透過信心及依賴,達到一完全自由之境界。並且,或經由其本身之努力,或經由神聖之協助,達到高超之闡明。其他宗教經由略述,包括誡命、道德教訓、神聖禮儀之簡述生命過程,依其本身方式,以期鎮定人民之心理。天主教決不拒絕各宗教之任何真理與神聖想法。其他宗教亦經常光照人民應知之真理。天主教負責並正確(無誤)地宣佈,基督是我們的道路、真理及生命。教會鼓勵其子女,透過智慧及仁愛,與其他宗教人士進行討論及合作。鼓勵基督徒們,當證實其本身信仰及生活方式時,保持及鼓勵自非基督徒所發現之精神與道德真理。

◎與回教的接近

教會對回教徒有一甚高觀念:他們崇拜唯一的天主,認為祂是一位生存及固有、仁慈及崇高、上天及地球的創造者,且曾對人發言者。回教徒雖不承認耶穌是三位一體天主的第二位,僅尊敬其為先知。但亦對其童貞母尊敬及虔敬的祈求。他們亦等待亡者復活後天主的審判及賞報。神聖的大公會議懇求所有的人,忘掉以往,並鼓勵人民要有謙誠的努力,以便達成相互瞭解;為所有人類的利益,使大家共同保持及促進和平、自由、社會公正及道德價值。

◎對猶太教應有之轉變

根據大公會議的記憶和瞭解,神聖的結構乃新盟約的人民,與亞巴郞家世的連接。基督的教會認同在天主救贖的計劃中,其信仰的開始及主的選拔,是在諸元老、梅瑟及眾人先知中發見的。教會宣稱所有基督信徒,一如亞巴郞子孫諸信徒,均包括於同一呼喚,同時教會亦被(很神祕的)預示告知,係包括於天主自束縛困境中所選擇脫困(出谷紀)之民族中。在此一紀述中,教會不可遺忘,我們係自天主透過其(可明顯說明之)憐憫,建立其古盟約人民中,接收了舊約中的啟示。教會亦不可忘記,我們自一良好橄欖樹枝採取營養品,但異教的野橄欖樹,曾向這棵樹上移枝(參羅十一17-24),教會相信基督經由祂的十字架,和諧了猶太人和異邦人,使他們亦其所屬之一。

教會一向注意聖保祿宗徒對男人親屬的語言:「他們是以色列人:義子的名分、光榮、盟約、法律、禮儀以及恩許,都是他們的;聖祖也是他們的,並且基督按血統說,也是從他們來的」(羅九4-5),依照聖經的證明,耶穌到達耶路撒冷的那一刻,它並未認識祂(路十九42),雖如是,聖保祿宗徒保持其觀念,認為(因其元老關係)天主並未收回其所賜予之選擇,故猶太人仍甚為天主所喜愛。

基督徒及猶太人既共有此一神學遺傳,此一神聖之大公會議,欲經由聖經及神學之研討,鼓勵及推進共同之瞭解與互敬。縱然當時的猶太領導者迫使基督死亡,但當時並非所有的猶太人俱不分青紅皂白,亦並非今日之猶太人應遭受導致基督死亡之罪名。我們的教會是天主的新子民,當然係事實,但不應視猶太人為被拒絕或被詛咒者。教會譴責導向任何人物之迫害。

教會亦永久並繼續保持一種觀念,即基督基於對人類之無限竉愛,由於所有人類之罪惡,自由的經由苦難及死亡,使所有人類足以得救。倘若我們以非弟兄之態度對待任何民族,就不堪向萬有之父的天主祈禱。因為所有人士都是依天主的肖像被造的,在理論或實際上,並無任何基礎表示個人與個人間,或與民族間,具有任何差異。而這種差異,或是基於人類之尊嚴,或自尊嚴發出之正義。教會譴責對於其他人民之任何差異觀念,或基於民族、相貌、生活狀況、或宗教不同給予之擾亂,因這些均與基督之觀念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