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有希望

朱仁愛

◎飛來橫禍

2000年12月14日下午八時十分,我去醫院洗完腎後,騎著機車返家,來往行人不多。面對近日來一連串的不幸遭遇,我在途中尋求心靈的平靜。豈料,忽然有一輛機車,以特技表演的方式,低下頭,飛快抓走夾在我雙腿的包包。閃過腦海,我哭叫著:「不可以!」,一路鳴著喇叭,追趕上去,想告訴他,你搶了一個身心障礙、罹患二個重大疾病(乳癌、洗腎)的可憐單親媽媽,何況求學的小女剛發生車禍,我子宮正大量出血,又即將邁進年關…

我追了一公里,只得放棄,坐在地上哭。為什麼歹徒如此囂張?未來歲月我該怎麼辦?後甲派出所洪姓警員護送我到醫院就診,掏出千元大鈔,勸我不要難過。誠如「天主為你關上一道門,卻為你開啟另一扇窗」;我被一個陌生人搶劫,也被另一個陌生人關心照顧著。

我為了申請新證件、健保卡、殘障手冊…,必須花費許多時間和金錢。最傷痛的莫過於再也不敢晚上洗腎了。

夜晚,躲在家裡看聖經,讀到聖詠六十篇,終於釋懷。可憐的是他,不是我。為了一個包包,他必須冒著生命危險搶奪;(享受不義之財時)心中必充滿罪惡感;若不幸被抓到,還要去坐牢。而我身為基督徒,有幸包容慈愛,時刻依賴天主的保佑,安享平安。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小時候,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父親教誨女孩應「三從四德」。

婚後,嫁夫隨夫,原來的宗教信仰受到考驗。儘管事事隨著婆婆的意思去作,但難以受到肯定。雖秉承聖經所言: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仍在婆家承受了許多創傷。與婆婆同住一起,婆婆掌權。不能過問外子的薪資。一年只能回娘家一次。懷孕、生兒育女是女人應盡職責,滿月後背著孩子騎著機車,往返26公里的番路上班(從事秘書工作)。

生老二時,被婆家驅逐家門。兩年後,婆家大嫂婚變,奉命回婆家。下班回家最害怕的是看著家人的臉色:婆婆幾句話,丈夫很快就變臉。

不久,丈夫經濟開始呈現狀況。後來竟吃喝瞟賭,棄家庭於不顧,並欠債八千萬。因盜用名下支票,導致信用破產(又是八千萬)。最後鬧婚外情,情婦進駐家裡,為婆家所默認。我被迫只有放棄這樣有名無實的婚姻。婆家不要孩子,付不出贍養費。母子三人身無分文,無家可歸,陷入三餐不繼的困苦生活。幾度絕望,不想活下去。到父親的墳墓嚎啕大哭,請父親帶我離開這個痛苦的世界,但放不下兩個可憐的孩子。最後來到民生路天主堂,陳西修女抱著我說:「想哭就大聲哭罷!這十字架太大了,把一切交給天主罷!」。

◎落葉歸根,仰望天主

過去的婚姻十八年,我成了聖誕教友,一年難得上一次教堂。今後落葉歸根天主教信仰。人的慈愛只朝向自己的近人,而上主的憐愛卻臨於一切有血肉的人。德訓篇有言:「應預備你的心承受試探。在災難中,不要慌張,靜心等待天主的照顧。在痛苦中要忍受,在困難中要多多忍耐,只管信賴天主,祂必扶持你,修直自己的道路,全心仰望天主!」

我是一個走過大風大浪、在挫敗婚姻中表現個性堅強的母親。1997年,我身無分文離開滿是創傷的夫家,雙肩挑起扶養孩子的重責大任,讓我不得不堅強地面對眼前的橫逆。在抑鬱、沮喪、悲觀與絕望中過了三個月,我在精神壓力消減免疫機能的情況下,生了一場大病。最後,走上一輩子得長期洗腎的遺憾。這次我沒有流淚,只是更堅強地面對一波又一波的驚濤駭浪。從消極無奈,到接受慘酷事實,進而積極地自我調適,在病痛的歲月中成長。

妹妹慈愛、文哲夫婦舉家遷往高雄,將永康的住宅借我們居住。文哲請主任為我安排了一份文書處理工作,暫時穩定了我們母子女三人的生活。我白天工作,晚上洗腎回來,煮好宵夜,留下深夜最後一盞燈,好讓孩子知道母親的盼望∼期待他們早歸。生活雖艱苦,卻獲得重生。就如智慧篇說的:我們已處於安寧,也蒙受絕大的恩惠,忠信於上主之愛的人,必會蒙受恩澤與仁慈。

◎屋漏偏逢連夜雨

誰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年底,我在右側觸摸到小小的硬塊。此時我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一來沒有乳癌的家族遺傳因素,二來兩個孩子吃母乳長大,我已經避免可能發生乳癌的危機。然而當影像學報告指出腋下發現多處淋巴結,幾乎確定是惡性腫瘤時,我再也按捺不住地嚎啕大哭。十二月廿二日,孩子尚未成年,沒有親人在旁,只好自己簽下同意書,走進手術室…。出院後,獨自進出放射科,每天一次作輻射線治療,為期二個月,藉以抑制癌細胞分裂和成長。從發現、不敢相信、到無奈接受,一路走來,從害怕到久病成良醫。書上學習到癌症的發生,除了基因遺傳,有些是情緒壓抑、工作壓力所造成。除了參加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外,我們應調適自己,輕輕鬆鬆、好好活在每一天。

2001年,遇到心地善良的蕭文元神父,不斷奉獻彌撒祈禱,萬金隱修院的修女也為我祈禱。因子宮大量出血,我切除了子宮、雙側卵巢。然而正如耶穌所言,「現在的苦楚,與將來要顯示在我們身上的光榮,是不能較量的。」

2002年五月因大量的血尿,停止工作。報告尚未出來,我已知道是膀胱癌,為我祈禱的神父、修女、教友遍及全台灣。七月,小女大學畢業,在神父的協助下,如願進到南科工作。十月,電腦斷層掃瞄確定雙側Tcc腎臟腎盂惡性腫瘤,礙於洗腎病人體力不夠,只能先切除左側。十二月小兒終於退(替代)役了,以高職畢業資格考上南科助理技術員。

生活難免會遇到經濟困難的時候,但每當我無助時刻,總會有位善心人士,在我的存摺悄悄存入一筆金額,恰可支付我的開銷。原來全能天主就在我身邊,祂知道我的困難,也適時援助我。

2004年膀胱癌復發,動了三次手術。真是嘗盡了苦頭。足足一個月請假在家修養;沒有人知道我苦苦掙扎想發出喉部的聲音∼啞掉了。醫師建議手術治療,但我已經不允許再承受那麼多的折磨。不久,我全程參與了一台彌撒,竟然讀出了信經,也唱出了聖歌!是天主彰顯大能,行了奧妙奇蹟!

◎凡事包容,凡事寬恕

耶穌的門徒問說:「主啊!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我該寬恕多少次?直到七次嗎?」耶穌回答說:「我不對你說直到七次,而是七十個七次。」

在神父不斷勸導下,要包容釋懷十八年婚姻的恩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輕易放下。可是憑著信仰努力去做,發現不難。

對婆婆,我寫了一封化解十八年恩怨的信。母親節去電聊天,道出思念之情。婆婆在電話那頭痛哭,我也哭了。

對前夫,在離開時,我已經原諒了一切。知道他再婚,除了祝福,並沒有太多的難過。

七年來,失婚、失業、失去健康,也失去婆家的支持,卻擁有教會兄弟姊妹的關懷,以及寶貴的信仰當依靠。望主日彌撒、聽神父講聖經、道理,唱聖歌、領聖體、參加各種活動、分享經驗,做一個人見人愛的好教友,我的內心時常充滿著信仰的喜悅。

看過「耶穌受難記」三次的我,深深體會到:耶穌為世人贖罪,受鞭打、被釘十字架,祂的痛才是真正的痛。雖然我曾經背棄天主,但我深信仁慈的天主隨時準備好接納並與我在一起。

人生追求的目標,不在富有、子女乖巧、家庭平安…。如果需要承受再多的苦難,我會默默忍受。就像平時歌頌的:「信賴耶穌,心中就有平安。」

◎愛在苦難後

生活總是充滿了「愛」:與天主間的「天主之愛」、與子女間的「子女之愛」、與慈愛妹妹間的「姊妹之愛」、與教會間的「朋友之愛」。全能的天主一直非常疼愛我,父!感謝您。

若問我七年來苦不苦?苦,很苦!但是最大的滿足是:「信仰的喜悅」。指導神師說:「遇順境時,應感謝天主;遇逆境時,要依靠天主!」逢大小手術,徬徨失措時應純然交託:父!隨您安排,唯願平安!

讓我繼續唱著我喜歡的聖歌:「再也沒有感傷哭泣,主用聖手扶持我。縱然黑雲遮蓋前路,我只有歡樂歌唱,我要永遠讚美我的主,因救主居在我心房…」

人生大大小小的苦我都嘗試過:失婚、洗腎、癌症、失業、飢餓…。現在隨時仍面對許多無法預知的未來,但都可以化悲憤為力量,勇敢上戰場!信仰中,我們擁有一個溫心和藹、活潑開朗的家庭。在經歷無數生死交關、生命垂危之後,仍能坦然在大眾面前激勵別人。

我喜愛天主教信仰;我喜愛耶穌是我親愛的恩友;我喜愛參與彌撒,帶給我和主親近;我喜愛讀聖經、唱聖歌;我喜愛閱讀教會的刊物、電郵;我喜愛探訪教友、病人、孤兒、老人,親近每一個兄弟姊妹;我喜愛參與教會所有的慶典和各項的活動;我喜愛聖職人員貞潔、貧窮服從的最高情操…。

深自咀嚼:於深雪中,花兒說,要活著,靜待春日;於風雪中,品味靜諡;有療傷的藥,風雪無蹤。幾時有太陽溫暖,生命會重新開始。活著,就有希望;天主如明亮的晨星,帶給我無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