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先生逝世

剛恆毅

孫中山先生在北京臥病數月,他的朋友、知識青年、政界人士非常關心他;有些人在報上攻擊他,北京的老百姓照常地工作。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民國的創始人逝世了!四月二日靈襯繞行全城,移厝北京西山碧雲寺,當時出殯盛況極其壯觀而隆重。

我願意看看這次出殯,和往日一樣穿著中國長袍摻在群眾中間,喪禮是由一位基督教牧師主持的,因為孫中山先生是位基督教徒。

遊行的行列經過的街道相當莊嚴,群眾站在門口或街頭瞻仰著,我從他們泰然而不可測的臉面上,沒有看出好奇的樣子。不過,洋車夫停下來擦擦汗,對這些無動於衷。

老北京人並沒有來參加喪禮。青年學生倒很踴躍,這次送殯禮充滿朝氣,與普通喪禮截然不同。沒有慣常用的迷信色彩:如紙房子、陪葬紙人、紙馬、紙錢……等。這次送殯行列最為壯觀而不可比擬的是:一群優秀帶有朝氣蓬勃的青年。我回到家中常想:中國的前途是屬於這一代的。

◎中山先生的遺囑

孫中山先生逝世前的遺囑值得寫下來: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

這個遺囑是在二月二十四日由汪兆銘口讀。孫中山先生於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一日親手簽字。

◎致遣使會總會長書

今年(一九二五年),遣使會慶祝創會三百週年,同時是費迪爾(Verotier)總會長入會金慶。我以宗座駐華代表的身份寫了一封賀函到巴黎:

極可敬總會長:

依照聖保祿宗徒「與喜悅者一同喜悅」的兄弟友愛的原則,我以無比的喜悅慶祝貴會創會三百週年。

身為這地廣人眾地區的教宗代表,趁著這個良好機會,讚揚一番遣使會士在中國傳教的工作表現,也是職之所在。

聖文生創會後很高興地看到自己的修會在海布里地群島和馬達加斯加島立足。他是否曾預料到自己的修會,有朝一日會參加中國歸化的行列?我們從聖人們的行傳中,就可以相信天主把初創的修會未來前途啟示給會祖們。

三百年來,聖文生的弟子在中國傳播福音任務上有著卓越的貢獻。我無需談到初來的先鋒隊及殉道真福劉芳濟、董文學的榮耀。我要提到眾所周知的兩件有著宗教心懷的光榮事實:那就是,聖座能在遣使會所開墾的土地上增加新教區的成立,以及本籍神職人員有良好的陶成。

這豈不是聖文生的精神與方法麼?歸化群眾,給了他們優良、聖善的牧人。

建設本籍神職界是傳教成功的主要而先決的條件;傳教區本身不是目的,而只是教會還沒有奠定基礎時的過渡方法。

蠡縣(安國)本籍宗座監牧區之成立,證明了貴會在此地區成功的成果。

中國常久沒有變動,忽然變動了,如今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另一個新的中國,雖然基督的愛是常存的,但是傳教方式要有所改變,必須找到宗座所指示的以及在福音上群眾合理期待的適當方法:不管用甚麼方式,只要基督被傳開。(斐一18

總會長,請接納我的祝福及我懇摯的願望,貴會的傳教士可為我作證。希望我的賀忱在這可紀念的盛日的機會上所收到賀詞合在一齊。我知道,在這三百週年的同時,你的子弟們也要慶祝你進會五十週年。

我們說的「子弟」,的確不錯,因為在中國傳教區的貴會神父們步武著你給他們立下的追隨基督代表的芳蹤。傳教士們的心越追隨聖座,在信德及愛德上也越鞏固,而更能成功。

敬祝

主佑

剛恆毅總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