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對其他宗教之新觀念與態度

楊鍾祥

◎前言

在以往,我們教會的信徒多認為,只有我們的教會是基督親自創立的,雖有分離,亦唯有我們的教會是統一的。我們崇拜的天主是創造宇宙的造物主,沒有較祂在先的,如有,祂就不是造物主了。至於對其它宗教的觀感,或認為是異教,或是不完整的宗教,或是有錯誤的宗教…。

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後,對此有巨大的轉變:對所有的宗教,都要以友朋相處。其中對回教,尤其對猶太教變化最大。其原因是,回教雖不相信基督是三位一體的第二位,僅信其為先知,但對其母童貞瑪利亞有尊榮及(有時)作虔敬的祈求。當然,其所尊敬的阿拉,也就是其所尊敬的唯一神天主。鄙人於二○○四年出版之《芸茅萃書》內載有「天主教與伊斯蘭教一正式優友事件」一文,似為雙方關係改善之一例。

對猶太教觀感之變化最大。在以往,信友多以猶太人釘死了基督,基督升天後諸宗徒亦多脫離猶太,而迄今猶太人仍多不信基督,故甚多教胞以宗教仇敵視之。但梵二大公會議則認為,釘死基督者僅係少數權貴人士與其支持者,多數國民並未渉及,而其後代及今日之猶太人,更與此無關。且其舊約對我教之信仰,亦具有甚大關係。猶太人畢竟是亞巴郞的後裔,是天主選擇的子民。鄙人認為,因教會及教宗觀念與措施的改變,猶太人對我教會的觀感亦有改變。故亦在《芸茅萃書》內刋出「猶太人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讚頌與觀感」一文。

其次是印度教與佛教。印度教探測神聖祕密,同時對神祕及哲學內容,加以推測解釋。佛教雖係無神教,但其所認為之罪行與應有之愛德,頗與天主教接近,其所提議之生命途徑等,亦頗有價值。

茲根據「天主教正式教導摘要」(PRÉCIS of official Catholic Teaching on the Church)對梵蒂岡大公會議在此方面之紀述,報告如次:

◎背景

參加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的元老們,提出了如何與各非基督徒的教會相處的困難,及須謹慎面對的問題。當肯定基督獨有之宣佈及其唯一特性時,教會體認了所有偉大宗教之正面的要素。特別強調的是猶太教及回教。與猶太人會談的指導將是我們年代(Nostra Aetate)的一個結果。就是教宗所設置的一個部門,爾後設法促成與非基督宗教的會談。

◎同是受造的人類,應有統一的想像

教會依更慎重之心態,檢討與非基督信仰宗教之關係。自從瞭解其責任係培養各個人間之統和及仁愛,同時甚至在國與國之間,亦在開始即反應人民之共有,以及振興彼此間之人際關係。所有的人共同形成此一「地球村」,理由是天主自同一血統所創造的所有種族,是為形成地球上的人民。同時所有的人享受一共同的命運與目標,即創造我們的天主。人類都寄賴於其不同之宗教,以尋求對人類生存尚未解決疑謎之答案。

在人類心目中沉重之問題,目前與以往無異。人是什麼?生命的意義與目的是什麼?何者係正直的行為?何者係罪?苦難災害始自何處?其作用為何?純真的愉快如何發現?死亡之所遇為何?什麼是審判?死後有何賞報?最後的祕密是什麼?這些祕密超越我們的解釋,包括我們全部的生存,是否自此秘密中提取我們的原始,同時也是我們的趨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