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早知道我這麼不濟事

曹敏誨

既然我自己想的不管用,而祂又允諾照祂的話去行,必有保證效應(不一樣的平安和別人搶不走的喜樂),那何不試試祂的法子?

可祂的話很「難聽」的,我連洗腳都幹不了,別的就更難說了。

還好,祂既自稱是造我的主,當然早已知道我有多麼不濟事;我只會煞有介事地信誓旦旦,三兩下就投降了,還會找來許多藉口、理由原諒自己。

我幾乎聽到祂慈愛地笑說:「連我摯愛的愛女大德蘭都認為她的一生不過是屢仆屢起的串連,她還說她能跌倒,正表示她曾站起來呢。我所愛的,你不要沮喪,我只要你的心,只要你願意使上力配合我賜給你的恩寵,你慢慢地就要上路了。」

祂當年就親口對門徒們說了:「你們求吧,你們因我的名無論求父什麼,我必要踐行,為叫父在子身上獲得光榮。你們若因我的名向我求什麼,我必要踐行。」(若十四:13-14)祂還不厭其煩地以窮寡婦苦求不義判官的比喻及人間父親絕不會拿石頭給要麵包的子女之例,苦口婆心地叫我們別忘了向祂求,別忘了祂是全能永生、無限仁慈的主!

所以,我們求吧。仁慈的主願意我們信賴祂、依靠祂;祂渴望我愛祂、聽祂、信任祂,把我的小手伸給祂,讓祂的大手牽著我的小手修德前行。

小神操

祈禱後細細回想自己過去是怎樣聽祂話的?是靠自己還是全心依靠祂?是不是常常不小心就忘了依靠祂?

百分之百的自由

當然,您也可以決心不靠祂,偏要試試自己的能耐;甚至根本不想聽祂的,完全不信祂那一套。

您絕對有這樣的自由。

因為祂給了「人」百分之百的自由。這自由大到人可以一生一世都拿背對著祂,可以辱罵祂,甚至把祂釘死在專釘犯死罪之人的十字架上!這些人不會在他們辱罵祂、釘死祂時,聽到心中有什麼聲音阻止他們。

祂給了人完全的自由。這是造物主給人最大的、最珍貴的禮物。卻也是最可怕的、人最應該惶恐的一份禮物。

如果我能有點主張,我多麼盼望我主能夠在我心中呼這喚那,在每一個十字路口指引我,在每一個誘惑前逮住我,更好是先幫我搬開那些擋著我修德前進的大小石頭,領著我走一趟順順暢暢的生命路。可祂是一視同仁的,在這點上祂很堅持–––我不要這份自由也不成!

這就慘了。註定了我這流徙的一生要跌跌撞撞,要不斷地在受傷、療傷、跌倒、爬起間自己收拾這「自由」丟給我的爛攤子。

怪不得聖依納爵要這樣錐心泣血地祈求:

吾主天主,請收納我自由,取我意志、理智並我記憶。

我身我靈,所有皆主恩惠,飲水思源,敬將所有奉回。

一切所有,由爾管理支配,唯命是從,聖意永不違背。

唯望吾主,恩賜聖寵聖愛,吾心已足,此外別無貪圖。

瞧瞧聖依納爵在皈依基督前全都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啥事全聽自己的,他成了什麼樣?聖奧思定呢,看看年少輕狂的他,也看看他的母親聖莫尼加怎樣為他在聖母跟前哭瞎了眼。

也怪不得吾主要殷殷叮嚀:「你們勞苦和負重擔的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十一:28-31)我們生命的苦擔是自己找來的,因為我們總要自以為「是」,又一心孤行,幾十年這麼活下來,自己給自己弄來的麻煩可真夠瞧的。祂的軛當然是輕省的,背祂的軛唯一的「苦」,不就只是「聽命」?

祂當然一清二楚,所以祂心中念念不忘、嘴上嘮嘮叨叨的,不就是要我們聽話?祂知道只要哪天我真正願意全心聽祂的,從此我這忙而盲、充滿憂痛煩難的生命,就真要變個樣了!

聖人也是人,可他們比我們機靈多了,既是幡然有悟,立刻就勇敢慷慨地把「我」交出來,再也不聽自己的了–––聽自己的已讓自己受夠了罪,為什麼不立即回頭?

我是繼續在這塵世「混」下去?還是下定決心放下身段,就聽祂的?

祂說:「隨你」。我有百分之百的自由。

小神操

一、祈禱後靜思:一路走來,「自由」讓我受了多少苦?

二、請到書局購買聖奧思定懺悔錄或聖依納爵自述小傳抽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