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世界好像一座祭台

編輯組

舊約是新約的前奏與準備。瑪拉基亞先知曾斥責猶太司祭,因為「他們在祭壇上奉獻不潔的餅」(拉一7)。同時又預言將有一個新的祭獻:「自日出到日落,我的名在異民中大受顯揚,在各處給我的名焚香祭獻,並且奉獻純淨的祭品。」(拉一11)。

教父與聖師們自教會初期已了解瑪拉基亞先知的這段話是指聖體祭獻而言。二世紀末葉,法國里昂聖宜仁(St. Ireneo殉道)寫道:「我的主曾教訓祂的門徒,如何對天主表達感謝之情,如何獲得祂的喜愛,那就是把新的祭品獻給天主。本來天主不需要這些東西;但是主基督拿起由田地生長的麥子所做的餅,感謝了,說:『這是我的身體』。同時也拿起由田地生長的葡萄所做的酒,說:『這是我的血』這就是新約的祭獻,是教會從門徒們傳授下來的,普世每個角落都重行這個祭禮,把自己初薦之果獻給天主。這個新的祭獻是由瑪拉基亞先知曾預言過的…這位先知曾用他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這個新的祭獻在古代已經開始,後來猶太人停止舉行。這個祭獻是天主命令教會在世界各處舉行。這個獻禮在天主眼中確是一種純潔的祭獻…只有教會能把這個純潔的祭品獻給造物主;猶太人不能這樣做,因為他們滿手血腥,他們不曾接受獻給天主的聖言(作他們的救主)。」(《聖宜仁文集》卷四:十七∼十八章)。

我們親眼看見瑪拉基亞先知的預言應驗了,而且每天具體地實現了。由東方到西方,無論白天或黑夜,每時每刻都有神父用雙手把至聖聖體舉起獻給上天。我們可以說太陽是位光輝燦爛而守時的先驅使者,它在世界各地準時報告耶穌基督在神秘聖體聖事的掩護下,從天而降。

因為太陽之光一在日本登路,那裡的神父已起床,準備舉行彌撒。太陽繼續由東方向西方前進升高,驅逐黑暗,把韓國、中國、印度、澳洲、歐洲、非洲、美洲等地之人,先後逐漸地由睡夢中把他們叫醒,依序開始一天的工作;這時神父唱道:「晨光已高升:我們虔誠地祈禱天主,以便在日常的行為中,保持純潔無罪!」

神父登上祭台,給上主奉獻新的祭品:司鐸們的雙手先後向上高舉,好似一座綿延無邊的森林,形成一個龐大的祈禱隊伍,整個世界好像一座祭台。

「上主!我們作禰僕人的,和禰的全體神聖子民,紀念禰的聖子、我主基督神聖的苦難,和祂從死者中的復活,以及祂光榮的升天;我們從禰所賜的恩物中,把這純潔、神聖、無玷的犧牲,永恆生命之糧,和救恩之杯,奉獻於禰台前。」彌撒(第一式)中的這些話,好像忠實地兌現了:應驗了二千五百年前先知曾預言過的。

大地由於太陽的高升,從天主那裡邀得天主的祝福。地球也把它最佳的禮品獻給天主。高山與平原生產大理石和最珍貴的木材,我們藉以去建造聖堂和聖殿,地下蘊藏著豐富的五金,深海則生產珍珠與貝殼,春天百花盛開,馨香撲鼻;而人類的天才橫溢,為「美」的園地(祭壇)創造出種種傑作來。

耶穌基督跟隨太陽的行程,仍常出現在人間,把祂的聖血一滴一滴地到處灑下;這就是祂在加爾瓦略山上所流出的。

基督在世時,祂的生命從白冷的馬槽起,時時刻刻都在為未來十字架的祭獻而向前邁進。今天祂救世贖世的偉業仍在進行中,即在千千萬萬的祭台上,每日舉行的同一贖罪的祭獻。

在每座祭台上,舊約新約相互重逢:一個是預許,一個是應驗。

「自從基督在最後晚餐中,建立了聖體聖事後,聖體的世紀便開始了。地球繞著太陽旋轉,由晨曦到日落,光照這世界。地之心臟接受日光的薰陶,也讚美天主;在曠野裡、在修院中、在羅馬大殿中、在牧人中、在百姓中、在王公大臣中、在軍隊中,無不對祂屈膝致敬。祂利用祂的前驅∼神父,跋山涉水,到遙遠的地方去傳播福音。從東方到西方,由北極到南極,無不為基督的神國而努力。救世主每日在聖體龕中,以便同我們在一起,祂把救援與聖寵的寶藏分賜給我們人類。」(碧岳十二世1939/4/28演說片段)。(擇自剛恆毅叢書:《隱形的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