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

張力

阿強每天上班都帶便當,到了午餐時間,打開熱騰騰的便當,總是先嘆一口氣,然後幽幽地自語道:「又是荷包蛋!」如此日復一日,好像成了一種例行不悖的「儀式」。

這一切讓身旁的同事看在眼裡,不免好奇。有一天,同事終於開口問阿強:「老兄,你怎麼那麼死腦筋,不會叫你老婆換個菜給你帶便當啊?」阿強望著便當裡的荷包蛋,慢條斯理地說:「什麼老婆啊?我根本還沒結婚。」「那是誰幫你弄便當呢?」同事更好奇了。阿強無奈地回答:「我自己啊!」

*            *            *

爸爸仔細看了孩子上美術課完成的一幅畫,就對孩子如此分析道:「你瞧瞧自己畫的這張畫,上面的小孩把雙手放在背後,這表示你很沒有安全感哦!」

孩子一臉無辜地答道:「爸,我畫他的手放在背後,不是因為我沒有安全感,只是因為我根本不會畫手啦!」

                       

一位神父帶領青年會做避靜,引用聖經中亡羊的比喻後,要這些年輕人將比喻改編成一個自己生活中有意義的故事。一位學生如此改寫亡羊的比喻:

有一個人辛辛苦苦花了很長的時間,終於完成一份一百頁的報告。他正打算送去裝訂,卻發現其中少了一頁。於是,他立刻丟下那一疊九十九頁的報告,開始在房間裡翻箱倒櫃,遍尋那失落的一頁報告。

最後,當他趴在地上探頭往床底下搜尋時,竟然看到那一頁失落的報告正完好地「躺」在床底下,這人立刻將它拾起來捧在手上,歡喜地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