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等教會的召喚

李家同

上次七二水災,有很多災民從尖石等等的山區來到了平地,這些災民,絕大多數都是天主教徒,他們到了竹東以後,碰到的幾乎都是慈濟和世界展望會的人員,雖然這些災民大多是天主教徒,天主教會卻沒有一個非常有效率的,有組織的救援行動。

這次南亞的大災難,情況又是如此,慈濟動員了四萬名的義工,紅十字會的郝龍斌秘書長親自在街頭募款,世界展望會和好幾所學校合作,也捐到了不少錢。而我們呢?我知道明愛會發起捐款,但是全國知道明愛會的人少之又少,到現在,也沒有人告訴我明愛會募到多少錢?我以為我們在主日彌撒中會有為南亞大災難的捐獻活動,至少我不知道有這些活動。

大災難使很多人喪生,我一直盼望我們的教會能舉行一次隆重的安魂彌撒。別的不說,我們教會的安魂彌撒是最能使人感動的,如果用格雷葛聖歌,沒有人不會對天主教會肅然起敬,既使唱中文的聖歌,也一定會使人感動。如果主教們都參加,電視新聞節目中一定會播出彌撒的片段。

如果我們教會發起在街頭募款,媒體一定會對我們大感興趣,因為我們修女們的服裝就會給社會一種慈悲和平安的感覺。

可惜我們在電視新聞裡只看到了慈濟,世界展望會和紅十字會的活動。也許教會做了一些事,可是好像很少人知道,至少我就不知道。如果天主教會發動街頭募款的話,我一定願意出來響應的,可惜教會沒有給我這個機會。

很多人羨慕慈濟的動員能力,但是我們天主教會難道沒有動員能力嗎?我們在全島各地都有教堂,只要教會通知一聲,每一所天主堂都會有教友願意出來站在街頭募款的。畢竟我們信仰建築在耶穌基督的道理上,而耶穌基督所傳佈的福音,也完全建築在愛的觀念上面。當教會叫我們出來募款,我們怎麼會拒絕?

最近,有很多團體在比賽,看誰捐到的錢比較多,這並非好的現象,愛心是絕不能比賽的,一個人如果要和別人比,看誰比較愛人,他本身的動機就不純正,他所採取的行動也會很不正當,我們不可以如此做。但我們也不能完全反過來,在大災難的時候,我們給社會的印象是我們什麼也沒有做。別的我不知道,台灣世界展望會就一下子捐到了六百萬美金,我們呢?

我們不要和別人比我們有沒有更愛人,可是我們一定要真的愛人,如果對於南亞災民關心的話,我們不可能沒有動靜的,在所有的基督徒的教會中,天主教是最大的一個,我們也一直對於社會,充分地表現了我們的愛與關懷,就以照顧智障兒來說,我們就做到了大家都稱讚的地步,可是不知何故,當我們整個社會都在注意某一個大災難的時候,天主教就不見了。

我們在大災難時,如果表現了我們的愛心,是一件光榮天主的事。反過來說,如果社會不能感覺到我們的愛心,我們實在對不起天主。我們做教友的人,都不是只在口頭讚美主的人,我們都是想用行動來光榮天主,我們都在等待教會對我們的召喚,使我們能夠有一個機會表示我們的愛。

我有過在街頭募款的經驗,的確有人曾給我不好的臉色看,但是我一直到現在,仍然喜歡做這種事,因為耶穌基督為了愛我們,受了這麼多的苦,我們無以為報,所能做的極少,至少街頭募款所損失的尊嚴,只要是替耶穌基督做的,就會使我感到溫暖和安慰。

我誠懇地呼籲神長們不要再忽視教友們願意替耶穌基督服務的心,也不要再使社會感到天主教教友在大災難時是冷漠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