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傳真情

陸達誠

四十年代上海有位年僅廿六歲的嚴蘊樑修士,撰寫了一本《玫瑰集》(商務;台灣版:1960光啟,《三色玫瑰詩集》)。蘇雪林教授賜序,提及為該詩集題詞的吳經熊先生「亟賞之,喜為大器」。蘇教授本人亦不吝獎掖:「修士敬愛聖母,異乎琱H,故其向天上元后謳吟時,一片孺慕之情,流自肺腑深處,洋溢於字裡行間,故其詩才藻之美,尚其餘事,至性所露,感人極深,豈尋常空言頌聖者所可比耶?修士嘗語余,寫此詩時,日虔禱聖母,求加啟迪,聖母亦若不肯負其苦心,每於冥冥之中,指導其精神飛翔之方向,余讀玟瑰集而信其言之非虛也。」蘇教授稱此詩集之靈感來自聖母,但亦由於修士「篤孝極感之誠有以致也」。

吳、蘇兩位前輩所言極是。嚴蘊樑神父(筆名達樂,曾為信仰入獄三十餘年,假釋後於九十年代病逝)一生孝愛聖母,並藉典雅的詩文表達他對聖母的深情。聖母的愛徒無法計數,但能透過文字,尤其是詩,表達這份深情的不多。從嚴神父的詩中,我人可以讀出他靈魂的瑰寶。嚴神父有一顆被瑪利亞的愛燒得透紅的心,他以精純的詩向慈母誦禱,二人關係遠超一般母子。當這份情緒沈澱成形時,他的筆開始動起來。筆者要介紹嚴公的另二首詩<晨禱>和<晚禱>。這二首經文在過去五十年中不斷滋潤我,並使我常飽滿於愛情之海。每次虔誦它們,就感到極大的憩息和安慰,內容一直新穎,念之永不厭倦。

晨      禱

曉風微寒、晨光清明,醒來呼母甘飴名;慈母慈母!垂顧俯聽:膝前兒歌獻童心!

好友耶穌,佇候聖臺,今晨將臨我胸懷;慈母德馨,猶如玫瑰,請滿兒心迎主來!

日日奮鬥、始在今朝,為主為母神形勞;慈母賜兒,聖寵豐饒,基督馨香隨身飄!

世間人物,盡是空虛,煙雲過眼只須臾!

賜兒聰慧,心莫躊躇,但愛慈母亦步趨!

茫茫世海、風雨傾斜,兒如浮萍飄天涯;

慈母!保我平安歸家:童心純潔無纖瑕!

作者將自己變回「斷奶的幼兒」,在母親的懷抱中「得享平靜與安寧」(聖詠131)。對象是聖母。每一句,每一字都充滿了孺慕之情,是一個懂事的孩子向母親的親切問安。天一亮,這股真情由衷而發,可見睡眠都不能間斷這份濃得化不開的母子真情。而隨著這個祈禱,展開一日的生活,分分秒秒在慈蔭內。

晚     禱

暮色蒼微,人靜聲稀:正是黃昏祈禱時;前來省慈,膝下偎依:聖母垂顧兒在斯!

一日艱辛,事主未勸,幸托庇廕望慈雲;母慰兒心,消我俗情,神形平安終宵寧。

僕僕風塵,心緒紛紛,薰染世間流俗氛;向母投奔,復獻心身,為兒清滌保天真!

習習晚風,隱約暮鐘,唱罷禱歌睡意濃;拜別慈母,念念心中,依依不捨夢慈雲。

慈母慈母!和藹溫柔,聽兒晚禱向母求!

消我愁緒,閉我倦眸,心神偕母天上遊。

唸著唸著,禱者飄到中世紀的山谷,一片寧靜,暮鐘隱約蕩漾在微風中,逐漸遠颺…。心神卻回歸到慈母身邊,啊!不可思議的愛和安慰!慈母慈母,妳在那堙A妳在之處即是我的家鄉。沒有妳在,生命無常,人同草木,如何叫我活得下去呢?

嚴神父把他對聖母的感情傳給了別人,使他們也進入慈母的光暈中,體認永琲漲w寧,和天父無法言宣的深愛。他給天父和聖母增多了子女,使他預嚐來日永福的滋味。謝謝您,嚴神父,我的恩師,願您今在天國慈母身旁永享臨在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