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與世界接觸以及向外傳福音

張春申

梵二大公會議有四大憲章,其中最為特出的該是「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因為已往的所有大公會議之召開多為確定天主啟示的信德道理,然而此屆大公會議在數位聞名的樞機主教的推動下,正視其時世界的現代化潮流,於是正面回應世界,發表教會對現代重要問題的立場,因此教會提出自己在婚姻與家庭、文化與教育、社會與政治、國際關係與維護和平等等領域的思想。基本上教會接受世界各個領域的進步,同時也根據來自啟示的信念,說出自己的道理,以及批判性的建言。由此可說,梵二啟發與培育了教會自身。尤其在歐美各地的主教團經常根據梵二方向領導教會實行與世界對話的路線。即使像台灣天主教這樣人力並不豐富的教會在當時主教團的領導與推動下,不論內部吸收梵二革新精神與自我批判,以及向外的社會參與,嘗試宗教交流;誠如教會憲章緒言中所說:「基督為萬民之光,本屆神聖大公會議,因天主聖神而集合,切願向萬民宣佈福音,使教會面目上反映的基督之光,照耀到每一個人」。總之,與世界接觸是梵二以後,教會應有的態度。否則一方面,它將失去向萬民傳福音的職責,另一方面,它將老弱無能;或者在自己的圍牆內徘徊。

為此,一般而論,根據梵二的「傳教法令」,所謂「向外傳福音」常是普世教會的關懷。此可見法令頒佈之後的第十年上,教宗保祿六世頒佈的宗座勸諭:「在新世界中傳福音」,他說:「向那些尚未曉得耶穌基督及祂的福音的人宣講,自聖神降臨的早晨開始,一向是教會從她的創始者手中所接受的基本綱目。」總之,向外傳福音成為教會的當務之急,在走向公元二千年之途上,當今教宗頒佈的「救主使命」通諭,同樣把向外傳福音列為教會使命之首。

根據以上對向外傳福音的強調,我們可以討論台灣天主教在這方面的成績。當然質方面不易衡量,不過數字比較容易提供。我們手頭有兩本台灣天主教手冊,一是一九九八年的,那時教友人數是三十萬三千八百九十四;另一是今年(二○○四),教友人數是二十九萬八千零二十八,那麼五年以來,竟然不漲反退了。在此必須聲明,今年出版的手冊並沒有發表教友的總人數,而是我們依靠手冊所刋各教區的總人數加在一起算出來的,可能並不完全正確。無論如何,不致差得離譜。那麼五年以來,台灣天主教的向外福傳很難不令人問究竟出了什麼情況。這是值得面對與研究的問題。但是似乎我們卻把它壓在心裡,又不想去公開討論。在此我們有一個想法,寫出來或許引起注意。

回憶起來,台灣天主教前後舉行過兩次福傳大會,一次是紀念利瑪竇來華四百週年,那是在輔大利瑪竇樓舉行的,盛況空前,除了本地神職與教友代表,連海外也有代表出席。第二次是公元二千年在主顧會新建的文萃樓舉行。兩次福傳大會之後,至今台灣天主教的向外傳福音尚未開花結果。我們在本文的脈絡中,在此提出的一個想法即是「檢討大會」。大會並非追究責任,此非目標,而是共同檢討,根據二次福傳大會的記錄;會前與會後的資料,認識現在之所以如此的原因,而再定方針。平心而論,二次福傳大會多經過參與者的思考與討論,絕對不能認作廢紙,因此召開一次檢討大會,應該探討出我們的阻礙何在。這真是面對問題應有的作為。否則那些經過收集、討論、通過的福傳資料將永為廢紙,誠是可惜,同時也表示台灣天主教輕率地自我否定。而且,這樣的會議之準備決不會動用大批的人力與物力,另一方面參加過二次大會的成員尚大有人在,準備與開會不致有大困難。至於檢討大會客觀而論,也是具有積極的目標,它不是俗世性的追究責任,而更是改良與更為具體的決策。

這是基督徒應該表現的精神:面對現實,但並不忽視過去所作所為,而且抱著希望朝向未來。根據台灣天主教現在的情況,好像大家說不出話來,又沒有共同承認的方針。當然一般的牧靈與福傳,大家仍是繼續進行,然而缺少共同努力的指標。這似乎缺少了重要的一環。

最後,還是引用梵二的幾個思想作為結語,「旅途中的教會在本質上即帶有傳教特性,因為按照天主聖父的計劃,教會是從聖子及聖神的遣使而發源的。」(教會傳教工作法令1)「教友的從事傳教事業,源出教友使命本身,在教會裡,無可或缺。」(教友傳教法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