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魏徵諫太宗十思疏看聖經

徐新民

讀「恆毅」月刊第522期,徐錦堯神父大作「根深葉茂,復活新生」乙文。其中一段摘錄於下,「魏徵在他的《諫太宗十思疏》中這樣說:「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要樹木長得高大,就要穩固它的根柢;要流水奔流得長遠,就要挖深它的泉源;要國家長治久安,就要積德,行善。

按:魏徵是唐朝太宗時的諫議大夫,也就是監察委員或國策顧問,長相並不出眾,但有膽識,敢直指皇帝國政應興應革的事,太宗既尊重又懼怕,因魏徵的意見被皇帝採納,唐朝才有歷史上留下美名的貞觀之治。

從魏徵「諫太宗十思疏」中令我從心中佩服老祖先的智慧,和敏銳的觀察力,1500多年前對大自然的知識,和科學技能絕對比不上現代,但魏徵早已把防止土石流,山崩地陷,減少自然災害,百姓過好日子的方法指了出來。特別在颱風季節,人力無法抗拒大自然威力的時候,更顯寶貴。可惜許多地區,沒有注重這些教訓,以致大自然反撲時,弄得土地滿目瘡痍,百姓家園破碎,生命財產受到損害,到了這個地步才想出維護水土,整治災區,遷村、移民、環境戒嚴,學日本關東地震的經驗,推動局部封山40年,盡量避免山林觀光旅遊等,讓大地休養生息。燃眉之急是發動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不過據報導72水災,企業界捐款並不十分踴躍,一般捐獻也不如四年前921震災,值得思考。

聖經怎麼說呢?起初天主創造了天地萬物…然後天主說:讓我們照我們的肖像,按我們的模樣造人…天主於是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一男一女,天主祝福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各種在地上爬行的生物(創一26~26–千禧版)。可見治理大地,管理各種生物是天主賜給人的特權和智慧,不但影響西方自然科學的發達,也提醒人類應該本著天主所賜的智慧好好管理賴以生存活命的大地,而不是為自己利益、喜好、私慾利用大地。非常奇妙的是,天主並沒有把氣象、晝夜、寒暑、節令也就是屬天的管理權賜給人。主耶穌說:「風隨意往那裡吹,你聽到風的嚮聲,卻不曉得風從那裡來,往那裡去…」(若三8)。每次颱風來襲都是這樣,科技可以測得出風的威力和方向,但沒有能力掌控其威力和方向,地震也是一樣。人類所能作的是治理和管理,謙卑的靠天主吧!當然天主也能用大自然威力彰顯祂的公義和榮耀,像諾厄時代的洪水(創六1~12),就是因為地上的罪惡很大,人心天天所思念的無非是邪惡……大地在天主面前敗壞,到處充滿了強暴…。天主就用洪水滅了那個時代。這些教訓何嘗不是現代的警愓呢?

至於封山,在梅瑟時代,上主在西乃山訓示以色列子民……地應完全休息,是上主的安息年,你不可播種田地(肋廿五1~4)讓土地得到充分休息,恢復生機。如果以色列人違背上主的法律,天主也會藉仇敵的手擄走他們,直到這地域補享了它的安息年,應該在荒蕪期中穫享安息。如果遵守天主的訓令、法律、規則和誡命,百姓所住之地有天上的雨水所滋潤的地方,是上主你的天主自己照管的地方…時常注目眷視的地方(申十一10~12),自然是流奶流蜜的地方。

達味王要為上主天主建造聖殿,這項工作由他的兒子撒羅滿完成,為此達味王竭盡力量為天主聖殿預備了金銀…等材料,除了為建殿所準備的以外,還將私蓄的金銀獻給天主的聖殿,並且號召人自願給上主捐獻,于是各族長,各支派首領,千夫長以及掌管君王勞役的主管都自願捐獻…百姓因這些人甘願捐獻而高興(編上廿九1-9)另外,猶大王希則克雅(編下卅一3),約史雅(編下卅五7),在要求百姓守逾越節獻燔祭的時候,也是從自己所有的劃出一份,也就是說:這些君王要求別人捐獻,自己先以身作則,為百姓作了美好的榜樣,引伸出來,當百姓遭受災難時,不只是慨嘆別人捐獻不踴躍,也能像舊約這三位愛天主愛百姓的君王,自己先捐獻,顯出人溺己溺的愛心,亦如魏徵所說的:「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