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的心聲

剛恆毅

下面的兩封信值得大家省思:

第一封信

歸化中國的確是件艱巨的工作,值得我們去努力,但若只憑藉人的能力,就太薄弱了。近年來,在不同教區中間存有一種挑戰,出版了不少有助於福傳的刊物。從那上面可以得到宣傳福音上寶貴的資料、實驗與效果,實在太好不過了。但是總不能忽視首要的、必需的、有效的,那就是傳教士先應當聖化自己。

我們必須轉向福音的真理上。主基督曾斷然地說:離了我,你們什麼也不能作。假如傳教士只依恃自己的能力或方法,即便能擁有全世界的財物,也不能使他的工作鞏固。天主是用人來作救人靈魂的工作,但是只有天主賦給人救人靈的聖寵:『若不是上主興工建屋。建築的人是徒然勞苦。』(詠一二六1)傳教士應當是天主的人,在祂內生活,經祂而工作。傳教士應當是上主手中的馴服工具。教宗碧岳九世常說,傳教士應當是聖者。他們時常請求耶穌基督,使他們愛護自己的靈魂,正如聖方濟薩威祈求聖母時說的:『上主,你喜愛人靈,難道不來救援我?』

傳教士可能看不到自己努力的成果,可是他的辛勞是不會消失的,可能另外有人收穫他的成果。傳教士常感覺到聖寵的工程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他們生活在教外人中往往希望某一個家庭皈依,卻沒有想到另外一家皈依了。『風隨意向那裡吹』(若三8),只有天主深入人心。

這些都是我時常有的思想,我常期望與教外人相處,而且和他們的家人都相處得非常友善。我們以前的傳教士給我們留下了聖善的芳表,他們辛勞地工作,過窮困的生活,雖然在花花的世界中卻能保持著心靈的安靜。雖缺少人的救助,但全能的上主卻助佑了他們。

我非常遺憾,我已到了年邁之齡,沒有能力再為中國歸化大業有所貢獻,我切願青年傳教士長期地奉獻自己的這種美好的工作上。我還能夠祈禱,特別能舉行崇高的彌撒聖祭。也期望著在中國的所有傳教士都奮勉地舉行這偉大的奧跡,越接近這奧秘,也越了解這奧跡的偉大。那麼就能一天比一天更虔誠地舉行聖祭,不至於流入形式。所以,聖化自己不是更能拯救人的靈魂嗎?

有時傳教士擔心沒有方法準備處理大批教外人的歸化,但是還有什麼方法,比每天重新舉行加爾瓦略山的祭祀更有效呢?我們在這有生的日子裡不能看到全中國基督化,因為這種奮鬥是長久的、艱苦的。但是能把自己有限的能力奉獻出來,常是使人快慰的。(一位老傳教士孟樂沙敬書)。

第二封信

宗徒事業主要目的,不應當只關注在老教友身上。這類的服務不是宗徒活動的精神。『我還有別的羊』(若十16)。我自問,這句話若不能打開我們的眼睛,要打開誰的呢?我們不能本末倒置。

有人說:我們不能忽視老教友地區,你們沒有看到那裡多麼發達?我的答覆是:不錯,確實發達,很令人滿意;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那會令人懷疑。有人認為這樣「發達」有損於在教外人中傳播信仰,會影響大規模的教外人的皈依。教區在我們手中已經五十年了,教外人沒受到直接的好效果,他們仍然不變地崇拜偶像。

唉!假如我們老教友區不是那樣發達,或許就沒有了成見,反而會在四周教外人中辛勞的播種。似應把用在老教友地區的費用的十分之一為這些可憐外教靈魂。光主教在一九二○年巡察的評語:『建築聖堂住所,過於浪費、舒適』。在廣大的崇拜偶像的人中多放些酵母,天主一定會降福我們。

我們老教友的數字不斷增加,而他們四周的教外人,因了我們的辛勞,每年也有些進教的。但是這些教友的增加可能是因為天主所降福的婚姻而來的,為數並不多。

在這一方面,中國內地教會牧師令我們感到非常慚愧。他們在漢中各地努力奔走,為了引人進教。

『幼童飢餓求食,卻無人分給他們。』(哀四4)。(一位傳教士敬上)。

第一封信算得上是傳教的傑作。而第二封信卻觸及到福傳問題的關鍵:如果外籍傳教士向教外人拓荒,而普通堂區教友的管理則留給本地神職人員,那麼,牧靈和傳教就能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