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了,還談什麼信不信

曹敏誨

多默的事我們都知道,他硬要親眼看見才相信;主對他說了那句千古名言:「你看見了才相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對啊,看見了,還說什麼信不信?

西諺有云「Seeing is believing」,很多人將它解為「我見我信」,真是個大誤會。字典上很清楚地寫著,它的意思是「百聞不如一見」,相去何止千萬里,造成的錯覺可真不小。

仔細想來,「信」,其實是一種感覺,是一種累積了一次次的經驗、體會與推斷之後的感覺。當然,有的時候,它也能是一份直覺。我們對人的「信」不也如此,為什麼我對某人說的話就是要相信,對另一人說的就是不信?

如果事實已擺在眼前,就談不上「信」這個字了。如果主耶穌就站在我面前,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祂、明明白白地聽見祂,還可以像患血漏的婦人那樣,摸一下祂的衣服縫頭,就覺著神能穿透全身(瑪九20-22),那時刻我再拼命點頭「我信!我信!我信啦!」又有啥意思?

就好像您信誓旦旦地表明心?,某人說什麼也不信;直到您用盡心思以事實證明了,他才終於相信了。那麼,他信的只是他自己,他何曾相信您任何?

其實,為教我們相信祂是造物主,我們的主也已「用盡心思」了。祂說了多少?做了多少?可一直到祂被釘在十字架上,當代的人有幾個信了祂?祂復活了已死的人,又讓自己也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釘死、三天後復活,兩千年來更有多少聖人、聖師、殉道聖者為祂作證,可您和我又信了多少?

而祂所以切願我們信祂,是因為祂了解我們。祂知道我們信祂,才談得上愛祂,愛祂才會聽祂,聽祂才肯好好過日子,今世才能過好日子,並與永恆的好日子有份。祂多麼願意我們過好日子!

小神操

祈禱後靜默十分鐘:細細體味自己對祂的信…。

真福第九端

祂切願我們過好日子,我們自己也渴望過好日子,只是我們想出來的辦法跟祂教給的完全不一樣。

很多人認為有錢就行─「有錢能使鬼推磨」?。多年的諮詢工作卻讓我不得不同意,錢能解決的常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卅年近萬的輔導人次,都跟錢沒啥關係,卻都讓當事人痛不欲生,其中還有好幾個案例是自殺後才有緣相助的。

我們總是忙著儲蓄錢,卻沒想到得為自己儲蓄點智慧─那些真能讓我過好日子的想法和做法。也有人堅持事業、權勢、聲望等等,是活得快樂必要的條件。這個不用我說您也知道,只要看看那些已擁有高位的人,頭髮卻一天白似一天,臉上也難得有笑容,更甭說如果您有機會近看他們的生活了。

許多女性朋友一生尋尋覓覓、跌跌撞撞,只為成全一份能令她滿足的感情,好像這就是她的幸福。但人心複雜、自私又多變,要圓這樣一個夢,實在是個挺奢侈的願望。另有一些人寄情於某個嗜好或某種藝術,相信這就是他生活的重點,甚至生命的意義。只是,您看他「活得快樂」嗎?

如果幸福的定義是「恆久而圓滿的喜樂」,那麼,您我都知道,財富、地位、權勢、感情等等,都離這定義很遠。可是我們沒想清楚,總是悶著頭往前衝,像隻沒頭蒼蠅一樣,這裡那裡到處去找自己想像的幸福、快樂…。

那自稱是造物主的那位,卻悠悠然地說了:「我把平安留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賜的一樣。」「你們喜樂吧,你們打從心裡喜樂吧,你們的喜樂別人是搶不走的。」奇妙的平安,神奇的喜樂;成就它們的條件,是聽祂的話,照祂的話去過日子。

祂給我們想出來的過日子的重點,是拋棄一切,是捨棄自己,是甘於貧窮、心媦銌b,是憐憫人、締造和平,是飢渴慕義、甚至為義而受迫害,是良善心謙、不判斷人,是拿彼此洗腳的心相親相愛…。

祂教給我們的,跟我們自己想的,簡直沒有一點是一樣的。問題是我們自己想的並不管用,而祂卻給了我們祂的承諾,祂保證只要我們照祂的話去行,就必得天國–––就是平安喜樂的心、平安喜樂的生活,以及有份於永恆的平安喜樂。

如果您渴望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平安,是無關乎人、事、環境的變遷,從心中湧出的、別人搶不走的喜樂,那麼,除了祂教給我們的真福八端,您還能想出個第九端不?

小神操

祈禱後反覆思考,您認為自己生活的重心是什麼?您覺得活得快樂嗎?吾主所說的有哪些您曾在日常生活中使過力?您覺得祂的話管用嗎?或是您依然願意繼續試您自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