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基督徒

李家同

我最近有機會到美國去,每次都被人問到一些有關選舉的問題,這些人都是基督徒,他們都對一些在選舉中常被提起的問題困擾不已,最使他們困擾的是墮胎和同性結婚的問題。政府應該立法禁止墮胎和同性結婚嗎?雖然看起來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選舉議題,但是顯然的,布希總統是靠了這些議題當選的。

目前,美國有所謂的宗教右派和宗教左派。在美國,所信仰的宗教無非是天主教和基督教,我們因此可以很坦白地說基督徒是分裂的了。有的比較保守,自稱為宗教右派。有的自認比較開朗,毫不保留地自稱是宗教左派,或者是宗教自由派,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基督徒。

我們基督徒是不能分裂的,我們都是信仰耶穌基督的,我們應該一切都以耶穌基督的話作為我們思想的準則。耶穌基督所講的道理,放之四海皆準,美國人也好,中國人也好,只要是基督徒,就應該有同樣的想法。

基督徒的保守派,有一個特色,他們往往愛國遠甚於愛耶穌基督的道理,他們的另一個特色是常常不願改革,我一直注意到很多美國人,言必稱天主,但是他們也一直支持蓄奴制度。任何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都不能支持奴隸制度的,那他們如何能在支持奴隸之下而又不會良心不安呢?

道理很簡單,很多基督徒並不會去想他們所作所為,是否合乎基督徒的精神。他們反過來,認為天主永遠站在他們那一邊。為什麼有這麼多美國人會認為天主站在他們那一邊呢?這無非是因為美國這一個國家一直灌輸美國公民一種想法,那就是美國是一個講究公義的國家,當初他們來到這一個土地上,就是為了要建立一個以上天旨意為宗旨的國家,所以他們的鈔票上面還印上「我們信奉天主」的字樣。歐洲國家決不會如此。

任何一個人一旦以為自己的國家永遠站在正義的一邊,當然也就會比較保守,也比較不肯承認自己的國家有什麼不對。所謂的宗教右派不是壞人,但是他們對於嚴重的種族歧視,卻幾乎視而不見,完全沒有替他們講話。這種做法,使得另一批基督徒因應而起,他們就是所謂的宗教左派,他們是改革派。也是他們的努力,結束了美國社會裡有很多可怕的種族歧視。但是他們有時的改革情節又過了頭,舉例來說,他們對於美國的色情問題,就硬是無動於衷。對於重家庭的價值觀,他們也沒有多大的興趣。

美國基督徒的分裂是一件不幸的事,基本問題仍然在於「政教」有無合一。雖然美國一再在法律上強調政教分離,但在文化上,很多人仍相信他們是天主的選民,美國也因此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國家。在文化上,很多人將國家和宗教是混在一起想的,這使得人想起以色列,以色列是絕對的以宗教立國的國家,他們猶太人認為唯有他們才是上帝的選民,在這種情形之下,要想巴勒斯坦有和平,當然是件困難的事。

我感到非常遺憾的是右派和左派的基督徒,都應該冷靜下來,以包容的心情來思考他們的問題,右派基督徒注重家庭倫理,反對過份地性自由,反對墮胎等等,都是對的。左派基督徒主張伸張社會正義,也是對的。我們應該有一批又肯伸張正義,又注重家庭倫理的人。

我認識一批非常保守的基督徒,他們堅決反對墮胎,但是卻贊成維持死刑,也反對禁槍。這當然令我們困惑,我們應該為他們祈禱,希望他們首先想到的仍是耶穌基督的想法,而不是美國的傳統。

在布希總統準備發動美伊戰爭的時候,教宗曾經明確地表示反對。美國的天主教徒呢?有很多非常愛國的天主教徒們,在這個重要的時刻,還是選擇自己的國家,對於教宗的想法,他們知道其中必有道理,但他們不敢仔細去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