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神父和宗教

思果

一、我對神父的態度:

我見到神父總行跪吻禮。以前教友只有見到主教才行這個禮。我的理由是:神父代表吾主耶穌,應受我特別的恭敬。

現在正鬧神父(有極少數)污褻男童,風聲很大,有的教區為了賠償從前受污辱的人數目太大,要宣佈破產。

我所認識的神父都是有聖德的人。不過神父是人,人就免不了犯罪。判斷罪人和我無關,有天主去管。有人因此叛教,以為有這種神父,教也可以不信。我則以為奉教是各人自己的事。教的道理不錯,別人犯罪或成聖,與我沒有關係。將來我們受審,天主不會問我們的神父是好是壞;問的是我們。我們不知道神父是否聖善或有罪。我當神父都聖善。我們恭敬神父,神父更喜歡,更要為耶穌受苦、救靈。這是我們應有的本分。神父受到特別的恭敬,會更聖潔,他知道自己是何等人,如果當他是罪人,他就不顧一切了。反正都一樣。當然聖善的人總是聖善的。

二、無組織的宗教:

中國說的菩薩和天,跟天主教說的天主一樣:無所不在,無所不能。人的一言一行,全瞞不了菩薩和天,日後的賞罰,全有根據。這不是宗教嗎?人人如果怕天,不敢犯罪,天下太平。我的一位遠房叔父,是位聖人,他不需要信教,自有他的宗教。我相信宗教沒有傳到的地方,也有宗教,雖然沒有教會,沒有執掌教務的人,沒有集體的聚會,沒有宣講。世界各地都有先知:他們教導大家戒惡行善。

照基督教的說法,耶穌降生前就有許多先知,教人怎樣敬天愛人。我想中國的聖賢都是先知。我想佛祖釋迦牟尼、伊斯蘭教主穆漢穆德等人都是先知,不過這二教和基督教都是有組織的。我覺得不管怎樣,連沒有組織的宗教作用也很大,不可輕視。倘使人人畏天,覺得一言一行,天都在監視,世人沒有敢為非作歹的,社會上沒有警察也平安無事,還不好嗎?就是奉了宗教的人有時候自私心重,也很可怕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