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道」為主題的交響樂章

安多尼神父

「禮儀之旅」歡迎讀者來函投石問路,作者將擔任嚮導,引領我們一窺禮儀堂奧。

Q:常見有些教友因不滿本堂主日彌撒的聖樂或神父的講道,而參與其他聖堂的禮儀。有無不妥?

A:我猜想這問題大概不是質疑聖樂和講「道」的服務目的,而是服務品質的良窳。其實,「道─聖言(logos)」才是禮儀真正服務與崇拜的對象,而非優美的旋律或華麗的修辭。如果參禮只圖個人感官的滿足以及宗教知識的追逐,則另當別論。

禮儀雖非教會唯一的行動,但為提升信友的宗教情操及鍛鍊信友的宗教修養,每座聖堂應竭盡所能提供一個較好的崇拜環境,這不僅是聖堂的義務,也是信友的權益。實際上,按照現有的人力資源,許多聖堂並未符合這些條件。在此,我僅能就禮儀本身來探討,至於其他相關問題只能留待他人探討了。

著名的柏林愛樂管絃樂團班底紮實、訓練有素,即便在已故名指揮家卡拉揚的領導下,演奏時也不無瑕疵,但總不至於一無是處,掩蓋了整場氣勢磅礡、音域雄偉的絕妙音樂。同樣,禮儀中即便沒有講道與音樂的輔佐,也絲毫不損敬天侍主的崇高目的。然而信友優雅莊重的歌聲或神職人員精采動人的講道,的確對「道─聖言」的詮釋有加分的效果,能令人陶醉、引人入勝。至於音樂與講道如何才算真正的服務,有其客觀條件得另闢篇幅分別討論。

禮儀猶如以「道」為主題的交響樂章

在教會內,堪稱教會生活「頂峰與泉源」的禮儀之所以凌駕於其他團體和個人祈禱之上,除了教會以基督的名義,在聖神的感召下,向天父祈禱之外,還在於它經歷了漫長歲月的考驗,修修補補,逐漸匯集許多長短不均、份量不等的儀式(rites)而成。

藉由這些格調高雅、旋律動人的儀式,教會慶祝基督徒所體悟的宗教經驗─基督奧蹟,使得禮儀祈禱多采多姿,並能滿足教會內不同團體與個人的靈修表達。這些結構紮實、表情豐富的儀式不僅能提升參與信眾的宗教情操,也能挑戰信友的宗教修養。

就結構而言,禮儀並非祈禱,而是由教會千挑萬選的儀式彙集而成,這些具有起承轉合、重疊交錯功能的儀式譜出禮儀既定的旋律與節奏。以彌撒為例,除了聖道與聖祭的「故事」為雙中心儀式之外,穿插了許多「對話(致候詞、遣送禮)、認罪(懺悔詞)、祈禱(集禱經、獻禮經、領聖體後經和信友禱詞的『結束禱詞』及整個『感恩經』)、讚頌(阿肋路亞、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歡呼(光榮頌、繼抒曲、頌謝詞、聖聖聖)、宣誓(信經與講道)」等副儀式。

錯綜複雜的禮儀結構提升信友的宗教情懷

正如交響曲樂章的結構,並非音樂而是主題與副題旋律音符的串聯。在指揮的詮釋下,演奏者藉由樂團中不同的樂器一齊奏出美妙絕倫的樂章,同樣,主禮者與信友藉由這些儀式,共同向天主表達出教會的讚美、感恩、頌謝與求憐等宗教情懷。

禮儀必須尊重儀式結構既定的長短、輕重的比例。例如,許多試圖將準備奉獻禮品的儀式加入禮儀舞蹈,必須注意其長短比重不要超過隨之而來感恩經儀式。再者,沒有必要將主禮懺悔、洗潔、祈求的私人儀式轉變成公眾儀式,或將公眾的共融儀式轉變為私人的謝恩儀式。即便出於善意,都有本末倒置之嫌。

就禮儀的表情而言,並非千篇一律,而是隨結構節奏的變化,出現了抒情哀怨、滿足感恩,歡欣鼓舞、祥和寧靜迥然不同的表達。以彌撒為例,有祈福的相互問安與道別、有求憐的相互告罪、有讚揚的歡呼喝采、有稱謝的吟詠歌誦、有陳述的宣報布達、有效忠的作證演講。

表達「合理敬禮」的禮儀挑戰信友的宗教修養

誠如那些充滿和諧優美旋律的樂章挑戰演奏者的造詣,同樣這些表達「合理敬禮(logike latreia)」(參羅十二1)的禮儀也挑戰信友的宗教修養。

同時,禮儀也必須尊重儀式所採的人類的溝通模式,這些對話、認罪、祈禱、歡呼、讚頌、故事、宣誓等儀式都有其既定的表達方式。無精打采的對話方式,自怨自嘆的求憐方式,有氣無力的歡呼方式,和喃喃自語的宣誓等方式,都讓人有表錯情的印象。

在宗教教育上,這些儀式由於採用有聲與無聲、集體與個人的象徵語言,具有潛移默化的教化功能,處處激發著信友內在的不同靈修經驗。的確,如果將禮儀視為以「道」為主題的交響樂章,正如演奏者的音樂素養和音樂造詣是音樂品質的保證,同樣,信友的宗教情操和宗教修養正是禮儀品質的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