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冷方濟會士的福傳工作

韓承良

★朝聖招待所:

方濟會士們在白冷的另一個任務,是招待前來朝聖的人士。這由1569年米格神父所修建的許多房間,就可以看的出來。但一般來說,朝聖人士不會在會院中過夜,除非願意參與晨間彌撒聖祭。1870年,為了方便朝聖人士過夜,修建了一層特別的樓房(與會士們隔離開來)。到了1986年的四月二十八日,一個完全獨立的巨大「朝聖招待所」,舉行了落成典禮,以便招待愈來愈多的朝聖者,宿舍可容納129人。飯廳更大,可容納250人共同用餐。

★立善表的福傳:

聖地的居民都是阿拉伯回民,他們信仰回教,因此傳教是完全禁止的,也是十分危險的事。會士們只可立好榜樣,間接地感動人心,至少讓居民知道我們是天主教的信徒,看出我們的信仰是更為高尚真實的。會士們如此作為,是為了避免無謂的衝突。儘管如此,仍有不少居民自動前來要求領洗進教。而羅馬福傳部(傳信部)的建立,使聖地受益匪淺,因為聖地一些教友團體,白冷被承認為「本堂區」的團體,也就有了方濟會管理的本堂機構。

★教友人數日增:

自從聖地有了正式本堂區之後,教友人數日益增加。這由聖地土耳其人官方的紀錄上可以清楚地看出。不斷有人要求進教,會士們當然是來者不拒。自1664至1848年至少有十種官方的紀錄,提到天主教的教友。更在(1545至1748年)文件中,提到不應對回歸天主教的東正教的教友,作出任何不利的行為。而且清楚地提到白冷的本堂一事。可見當時回頭的東正教教友的處境是相當可憐的。他們進入天主教之後,竟然需要政府出面保護他們。雖然面對政府和人民的不滿和阻撓,但教友的人數卻不斷地在增加之中,例如:1664年白冷本堂有教友128位。但到了1909年教友增加到了5172位,但是到了1998年人數卻有了顯著的減少(因為有許多聖地居民移民他往了),但仍有4300位天主教教友。

在白冷的周圍有數個小村莊,例如貝佳拉,以及貝撒胡爾等兩個小村莊,在1713年竟倡導了一個運動,就是要集體回歸天主教會。這是一件大事,甚受人們的注意,方濟會士不敢自作主張,於是向福傳部請示。而羅馬辦事向來是慢條斯理的。會士們只好等待,但一等再等不來。終於使兩村村民的心火漸漸冷淡下來,最後一事無成。這也許是天意吧。

★方濟會最古老的學校:

方濟會在聖地最古老的事業是位於白冷的男生學校。一位荷蘭籍的朝聖者苦味克(J.V. Kootwyck)先生在1598年記載說:「在白冷大家似乎都懂意大利文。小孩子們學會意大利文,為的是長大後可以作朝聖的嚮導」,同一位作者也說,方濟會士們也教授其他的語言──大都是初級的課程,但也是當時所需要的課程。1692年間白冷的學校共有五十名學生。但在1848年增至九十名…,1999年間則達到2000名。同樣自從十九世紀中葉,方濟會士也為女孩子們建立了一所女校,由本地的女教友出任教師。等學生有進步之後,再由若瑟會的修女們教導。這些學校最初只收教友的孩子們,但慢慢則是來者不拒地一切照收。這種作法促進了宗教合一的運動,和彼此之間的交往。

★醫療服務:

在白冷,除了牧靈、教育工作之外,方濟會自十九世紀開始,也增設一個診所,「備有大量藥材,可供眾多的病人使用,而且天天都有大批的病人前來求診,由一位會士作醫生,而且病人多次可以免費得到醫藥。」這明明地在說,當時醫療設備已相當不錯。有醫生和護士在為病人服務。

此外,方濟會士的服務也推展至無依無靠的老年人。於1943年在白冷一個美倫美奐的地區購買了一座房舍,加以擴充後,能收入更多的老人。這個業務屬本堂來管理和支持。本堂的工作伙伴包括方濟在俗修會、公教進行會,以及聖母軍等組織。

(以上兩期資料取自聖地買陶底奧「Metodio Brlek」神父的記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