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長得什麼樣

曹敏誨

有位剛認識基督不久的女孩,要我教她祈禱。我說祈禱就是跟祂說話,她苦著臉「我連祂長得什麼樣都不知道,要怎麼跟祂講話?每次我一想要祈禱,就覺得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十三歲領洗,走過四十餘年的信仰歲月,也一直不清楚祂長得什麼樣。當然到處有耶穌像、十字苦像、耶穌聖心像,但顯然都是人們畫的;我主那個時代又沒有照片,誰能知道祂在人世時的長相?

後來有一天,一位朋友給了我一張據說是裹屍布上耶穌像的電腦還原版(感謝現代科技),還為那張相片配了精緻的玻璃框。我守著這張像,天天望著它有好幾年;因為它跟一般的畫像不同,它非常像一張真人的相片。

那位朋友說,很奇怪的,平常她看那張相片沒事,但只要自知有違祂的教訓,她就不敢望那張像,看了會怕;等到壞事不做了,再看那像,又不覺得怕了。

再後來,我的神師姆姆送了我一張那張像放大的,有A4紙那麼大,祂的臉就像一般人的臉那麼大小了。這下子感覺又不同,祂更像「人」了,簡直就像是兩千年前生活在加里肋亞的那個名叫耶穌基督的「人」!

前年,神師姆姆又送了另一張祂的相片,相片後面還記載著它的由來:一九八二年十月中旬,美國賓州一位名叫Jackie Haas的教友和夫婿隨旅行團去朝聖,她拍攝了許多相片;返回賓州後,將全部膠卷拿去沖洗,取照片時大吃一驚:在照片中竟有一張栩栩如生的耶穌像。從底片看,確實出自她的相機,但她不記得自己曾拍攝過這樣一張相片;去過聖地的人,和聖地壁畫、圖像的專家們也都肯定,在聖地絕沒有這樣的圖像。

但任何人一看這圖像,就知道那是耶穌。Jackie後來將這張相片複印了無數張送給友人,聖像所到之處,竟傳來許多奇蹟。一九八九年二月,西班牙奧古斯丁修會的一位Aleson神父組織了一個祈禱小組,特別敬禮這聖像。有一天,耶穌對小組的一位名叫Ramon的教友說:「我的孩子們,那是我真實的形象。在這照片中,我真實地臨在。」一九九二年美國加州的一位叫D. Estrada的教友,也聽到耶穌對她說:「我和你們在一起,真實地臨在。我愛你們!」這張聖像的正面,有這樣的字句:「屬於我的人藉著這個像會體驗我的臨在。是我,熱愛你的救主。我也渴望你的愛。」

姆姆給的這張相片也有A4紙大小。我就將兩張聖像一起供在桌前,日夜望著,有事沒事經過時,就對祂說一聲「我也愛禰」。奇妙的是,我真的越來越「體驗」到祂的臨在,更不用說,我也確實感覺到越來越與祂親近,那種說不出的親密感也一直在增加…。

不過,我總以為這就是兩張像?,有關裹屍布不也眾說紛紜,更別說這張一九八二年所攝相片的爭議性。所以,我只是用信德的眼望著它們,只想藉著這兩張像讓我更親近祂。

直到有個清晨,當我正靜靜地望著祂祈禱時,突然發覺這兩張像竟是同一個人!這一驚非同小可。一來是這兩張像的由來,其次,這兩張像乍看真的一點也不像;所以我過去總想,吾主若真要在一九八二年顯像給我們,祂當然沒有必要讓自己跟裹屍布還原的那張像一樣。祂原就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樣子的。

但,這分明是同一個人!瞧那雙極特別的眼睛,那一模一樣的鼻子、嘴,連眉毛的曲線都完全一樣,還有髮型、臉型、鬍子的樣子…只除了一個是正面,一個是仰角;一個是正眼注視著我,一個是略仰著臉望向上前方。還有,裹屍布還原的那張幾乎就是個「人」,一九八二年這張卻很不一樣,它有種令人無法形容的感覺,像人,又不像真人;因為「人」不會有那種神情。突然,我明白了。裹屍布還原的那張,是「真人」的耶穌,一九八二年這張,是「真天主」的耶穌!祂在人間時應該長得就像裹屍布還原的那張,一九八二年祂仍以當年的容貌顯現,卻在眉宇間神奇地溶進了不可言喻的天主性。

耶穌基督原就是真人真天主!感謝我們的主,祂原可以讓這兩張像長得完全不一樣。但祂知道我們的軟弱,祂知道我們的信德大不過芥菜子,所以祂願意讓我們這些真心真意尋祂千百度的,能藉以增添一些信念。我邀那位女孩來到家中,讓她看這兩張聖像,並解釋它們的由來。她很興奮,她說,從今以後跟祂說話一定容易多了。

小神操

祈禱後請靜觀扉頁的兩幅耶穌像五分鐘。♁

(更正啟事:上期的<我不一樣的存在>多了一個「我」字,意義大有出入,特此更正,並向作者致歉──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