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釘十字,臣子復何如?

徐錦堯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民眾的領袖嘲笑祂說:「祂救了別人,如果祂是天主揀選的默西亞,就救祂自己吧!」兵士也戲弄祂,上前把醋遞給祂說:「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救救你自己罷!」(路二十三35-37)

今天是基督君王節,但禮儀讀經所描寫的,卻是一位受苦、受死,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囚犯」、「罪人」。就連一位和祂一同被釘的罪犯,在祂左邊的那位,也毫不客氣地侮辱祂說:「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吧!」(路二十三39)

也許這位左?對耶穌也曾經有過一絲的希望,他想:既然三人是一起被釘,總算是風雨同舟了;如果同舟,就可以共濟,一起到達那自由、幸福的彼岸。他也許亦曾經聽過許多有關耶穌這個奇人的事跡:耶穌不單講道吸引人,他顯的奇蹟更讓人眼界大開。例如:他用五餅二魚就餵飽了五千人,他使盲的看見、啞的說話,他潔淨癩病人,甚至驅逐魔鬼,使死人復活;他曾步行在波濤洶湧的水面上,並使狂風巨浪止息;群眾擁護他,有權勢的人害怕他……,他是多麼了不起的一個人物!這左?想到出神處,不禁燃起了無限的希望:這個人如果真的是默西亞,自己不是有救了嗎?

所以他在期待,期待自己從十字架上下來、被解放的那刻。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在群眾的喧鬧和恥笑聲中,這位似乎曾被視為是默西亞的人,卻愈來愈了無生氣,而且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他救不了自己,當然更救不了別人;自己到頭來不過是空歡喜一場!

從希望到絕望,從絕望到憤怒,他終於忍無可忍。他想:「這個自稱為默西亞的人,竟然是個騙子,一個大騙子!他的傳道訓人,不過是胡說八道;他行的奇蹟異事,原來只是故弄玄虛,是任何魔術師都懂得的掩眼法、障眼法!他不是默西亞!他不是他們祖先千百年來期待的救世主!他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任何人,這一切不過是個大騙局!」

不過,這個左?的譏諷,卻引出了右?的仗義直言:「我們是罪有應得,因為我們所受的,正是我們該得的報應;但是,這個人從沒有做過任何錯事。」(路二十三41)基督雖然就快死了,但祂確是君王,是天地的主宰;而君王自有王者的風範,儘管在衰敗中仍掩蓋不了祂的靈氣,在死亡中仍能透露出無限的天機。右?看出了這一切,他已隱約知道了耶穌的身分,他被耶穌的人格、氣質深深的吸引著。所以他誠懇地向耶穌說:「耶穌,當您進入您的王國時,求您紀念我!」(路二十三42)

向一個衰敗的、垂死的、瀕臨解體的、完全沒有希望的人,寄以自己全部的希望,這是右?的信德,這是名副其實的「我看不見、仍然相信」的極深的信德。右?可以說是把自己的全部和所有的一切,都完全投注在耶穌身上了。所以耶穌亦毫不猶豫地答應他,並以永生的天堂報答他:「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和我一起在樂園裡。」(路二十三43)

民眾領袖、左?、右?,他們所「看到」的和「接觸到」的耶穌,都有不同的面貌,所以他們對那位真實的耶穌,都產生了不同的、甚至互相矛盾的評價,這就應驗了西默盎的預言:「這孩子已被立定,為使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和復起,並成為反對的記號。」(路二34)

有人說:「不遭人忌是庸才」,反過來說,亦正因為一個人有才幹,他對某些人已經構成了?在的威脅,所以他才會招來猜忌。

在《三國演義》的「煮酒論英雄」故事中,當曹操向劉備說:「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的時候,劉備竟然嚇到面無人色,連筷子也拿不穩、掉在地上。因為他深知大奸雄曹操絕不會容下另一位英雄,這是人間的慣例。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這位天上的君王,又怎能見容於世間的權勢呢?

古來先知就要流血,達味王也不能在撒烏耳王面前立足,何況是這位先知中的先知,君王中的君王呢?

如果基督君王的命運是這樣,那我們這些作基督君王臣民的,命運又當如何呢?「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如果人們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們。」(若十五20)這是我們今天擁戴基督君王者必要有的心理準備。

我們這些願意喜樂地過基督君王瞻禮的信徒們,就要勇敢地準備學走基督君王的路—─苦路!(主日八分半/丙年基督君王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