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的靈修

張春申

所謂靈修即是信友生活成長之道,教友的靈修即是教友生活按照信仰的要求而實踐的全程;粗淺地說,此也是成為基督信徒的全程。因此假使要對教友靈修完完整整地解釋,幾乎牽涉全部天主教教理。這樣有關教友靈修的研究即是教友的靈修學。顯然這不可能是本文的目標;我們更是根據梵二大公會議文件,簡單地提出教友生活之道。事實上,大公會議在四大憲章,尤其在各法令部份,經常轉向教友,指出他們的職責;自另一角度而言,即是為了讓教友注意到自己的靈修,幫助他們在信仰生活中成長,指出他們在各方面應該力行的種種事工。雖然如此,大公會議並無一項專論教友靈修的文件。至於分佈在各項文件中的有關資料確實不少。本文則是收集其中較為重要的來寫,作為介紹梵二教會學的一篇專題。

對此,最為基礎性的資料,該是教會憲章第五章:論教會內普遍的成聖使命,它強而有力地表示在靈修道路上,教友並非次等公民,他們與聖職人士以及獻身生活者雖然生活方式不同,卻朝向同一聖德的理想,以及同一的靈修理想。因此所有基督傳統在這方面是平等的。他們「都修練同一聖統,他們由聖神發動,聽從天父的呼喚,以心神以真理朝拜天父,追隨貧窮、謙遜、背負十字架的基督,期望將來可參與祂的光榮。每人必須按照本身的思想與職務,毫不猶疑地循著活潑信德的道路前進,信德必會激發望德,藉著愛德而工作。」可見這段話也指示教友必須按照本身的恩賜與職務,活出自己的靈修生活。我們以為更加具體地可說,即是教友的工作與祈禱,當然兩者更可廣義地解釋為教友生活的內與外兩部份了。

梵二大公會議在它巨大的「教會在現代世界的牧職憲章」中,扼要地說:「大公會議勸告信友,本著福音精神,忠實渴望此世的任務,因為信友不獨是天國子民,亦是此世的國民。固然,在此世,我們並沒有永久的國土,而應尋求來生的國土,但如果信友認為可以因此而忽略此世任務,不明白信德更要他們各依其使命滿全此世任務,則是遠離真理。」這段話對教友生活分為此世與來生,而要求同樣地重視。具體而論,這是一個生命的前後兩階段,而且可說前者是後者的完成動力,後者是前者結出的果實;甚至可說動力與果實基本上是合而為一的。此生的我與來世的我是一個我,此即大公會議所說的天國子民又是此世國民的意義。那麼教友生活不是同時應該一方面建設此世,另一方面塑造永生嗎?塑造出於信德的恩賜,建設此世乃是人生的職責。依賴信德恩賜,完成生命職責,豈不即是教友的靈修生活嗎?為此,梵二牧職憲章的那段重要的話,基本上亦是在強調教友靈修;其成長具體在於信友外在可見的對於個人、家庭與社會生活的職責,同時也在於信友內在接受天主啟示的真理與誡律。所謂教友靈修即是根據個人所信,在自己生命的職責中成長。大公會議不自具體的修持來說,它只是強調本著福音精神去完成生命的任務;但是經過我們的詮釋,可說突出了教友的靈修生活。

本文根據上述方式指出教友靈修的動力,有意強調教友靈修並非限於祈禱,工作應當包括在內;並非限於每週的主日彌撒或家庭每日的敬禮;他們對國家、社會、家庭的建設的責任與行動也應當包括在內。至此,我們已經說明了教友的靈修,但是實際而論尚得補充一些資料,因為教友靈修往往也牽涉在內。簡單地說,在我們天主教傳統尚有所謂:一個教會靈修,多個靈修派別。這又得另闢一章,我們只能簡述在下面。

作為梵二教會學處理教友靈修,本文已經足夠說明。然而梵二自己在教會憲章中論及教會聖統:主教、司鐸、獻身生活等等的靈修。另一方面,今天我們處身的教會中,不免聽到:如道明靈修、方濟靈修,德蘭靈修等等不一而足的名詞。但是我們認為所有靈修派別在基督宗教中,屬於同一靈修,卻以耶穌基督為基礎。然而由於耶穌基督是「天主樂意叫整個圓滿居住祂內」(哥一19),因此不同派別的靈修僅是發揚祂圓滿的部份或一面;或者可說所有靈修派別都是由圓滿發射出的不同光彩而已。它們在教會生活中,各以個別的方式度基督靈修,所有教友卻互相結合與彰揚,「使天上和地上的萬有,總歸於基督。」(弗一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