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冷方濟會士的作為

韓承良

聖地唯一不斷有方濟會士居住的地方,是耶穌誕生的白冷城。他們自從1347年開始便住進了白冷,直到今天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塊聖地。離開聖地容易,但回來就困難了,因此他們死也不願離開這塊得之不易的地方。究竟一大批會士在作什麼呢?他們主要的目的是維修耶穌誕生的白冷聖殿──最古老的天主教大殿,自從它於336年被皈依進教的君士坦丁皇帝修建之後,於公元529年毀於撒瑪黎雅人之手。但十餘年後,又被信奉天主教的國王猶斯提尼雅諾(Justiniano),重新在原址上修建起來。這就我們今天仍能見到的大殿。它長六十公尺,二十六公尺,十字型的橫貫部份三十六公尺。在當時算是十分雄偉壯觀的大殿,也一直被保存到今天。

這座十分古老的聖殿,經過了一千四百多年的歷史。在這個漫長的歲月中,它不知接受了多少滄桑的變化,以及軍事炮火的洗禮,還有數個教派不斷的爭奪,更有多次被人放火焚燒的企圖。但是它仍然沒有倒下來,仍然巍峨地站立在那裡,真不能不算是莫大的奇蹟了!

十字軍東征勝利後,雖然修建了許多偉大的聖殿,但是白冷聖殿卻沒有被重建過,而只是加以修飾而已。歐洲的天主教國家在這裡成立了天主教王國,第一位國王巴杜恩就是在這個聖殿中加冕登基的。這位國王也要求教宗將白冷立為正式的教區,於是白冷大殿就成了主教座堂。十字軍對聖殿的修繕工作,主要是將聖殿周圍的牆壁用白色的大理石加以舖蓋起來。可惜這些美麗的白色大理石,後來皆被土耳其人運往耶京修蓋他們的奧瑪爾大殿去了!這裡原來由奧斯定會士們主管和保護,如同聖母聖墓大殿一樣。可惜在十字軍失敗西歸之後,再也沒有人回來打理和照管了。其後由方濟會士自動地保護和照顧。可惜由於時代的變遷,政教不斷的糾紛,聖地被土耳其人佔領,於是東方教會也就乘機得到白冷大殿的管理權。在方濟會神父們不斷地據理力爭之下,只許可天主教的神父們在一定的時間內,可以前住主持彌撒聖祭而已。此時西方的勢力已從聖地撤走,方濟會士成了獨立無援的人,只好盡力孤軍奮戰,旨在為我天主教會多爭取一點更大的權利而已。他們所受的痛苦災難是可想而知的。

為了彌補這種遺憾,方濟會士們只好將聖誕大殿旁邊一座中古世紀小堂,建成(加大利納)聖殿,作為白冷的本堂,並在那裡慶祝聖誕節,一直維持到今天。方濟會士們自從1374年至今天,在聖地都作了些什麼呢?我們不妨來看看:

首先他們見到聖誕大殿無人管理,已是破舊不堪。他們便從事聖殿修繕的工作。雖仍處在單槍匹馬境遇之下,仍然作了三次大力維修的工作。其次是維持聖殿中的禮儀,並舉行一些紀念耶穌誕生的宗教活動,照顧一些比較大膽、絡繹不絕的西方朝聖人士。

方濟會的會院:

由古代的照片上可以看出來,方濟會會院的形式好似一個堡壘。這是必需的自衛措施。在1340年上魯道耳福生先曾在拜訪白冷之後寫道:「白冷聖堂和會院有堅固的保護設施。」曾經兩次作過聖地「監護人」(教宗賜給的頭銜)的穌利雅諾神父說:「會士們生活的會院和聖堂,必須要有堡壘和圍牆保謢著」。不然他們將一點保障也沒有。敵人主要是來自曠野中的伯杜音人,和周圍非天主教的土耳其人。1817年間「監護人」安多尼向羅馬聖部報告說:「土耳其人不但包圍,而且佔據了會院的一部份,會士們只得乘機逃出會院以保性命。兩位會士留在會院,企圖同土耳其人交涉一番,保護會院的財產。但也不得不於夜間爬牆逃了出來,因為土耳其人竟然決意要殺害他們。」的確,會士們有一個堅固的會院是必須的。因為有時周圍的教友們也要逃入院中以求自保。不但古代如此,就是在我們的時代亦何嘗不然呢?前年當以色列人包圍白冷時,約一百位阿拉伯游擊隊員逃入會院內,以求自保,又不肯投降,只好由會士們出來解圍,才解決了問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