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勝的北京城

剛恆毅

韃靼城、中國城

北京是遠東的羅馬。正像拉丁文化從羅馬四射到歐洲大陸,同樣,東方文化以北京為中心傳佈到中國的廣大地區,甚至傳到韓國、日本、東南亞。這可從儒家的經書中發現,大約在基督降生前五世紀。

中國缺乏像君士坦定般的(基督徒)大帝,假如中國有位像康熙、乾隆那樣偉大皇帝皈依的話,我相信中國早已成為教會的國家了。

北京所以引人入勝是由於一千年來的歷史,以及歷史所反映的古蹟。現代的生活與其他都市沒有什麼不同。生活很平靜,不過人們為了生活整日地忙忙碌碌。一張張生動的畫面從北京的街頭不時地掠過:一頂刺繡艷麗的紅轎,裡面坐著新娘子,是要送到新郎的家中;有時也碰到一隊出殯的遊行隊伍,棺木放在紅色刺繡堂皇的棺罩裡,送殯的人穿著白色的孝服;此外,還有一連串的駱駝馱著食糧、日用品進到城中。

北京城分為兩個城,北邊是滿人城,也叫皇城,南邊是中國城;中國城與其他城市沒有什麼區別,皇城住有貴族,他們也叫旗人,是在一六四四年隨著滿清皇帝一齊來到北京的,他們對皇帝非常忠誠,都會說中國話,他們與漢人不同之處是身體高大,皮膚比較白。旗人婦人頭上特別梳著高髻,在高髻上面帶著不少的首飾。

滿州城,實際上就是雄壯的皇宮,在中央有城牆包圍的紫禁城,裡面有皇上住的華麗宮殿,因為用黃色的牆圈著,所以稱為黃城,這個城裡駐有侍衛軍,從皇城外直到皇城內,住有親王、大臣以及少數在宮裡作聽差的平民,這座城非常廣大∼包括一座壯麗的皇宮。世界沒有其他的皇宮,像中國皇宮那樣的雄壯、華麗。

從寬廣原野上之篷帳所啟示的藝術,而演變為一座雄壯美麗的皇宮,陽光照耀在蓋著琉璃瓦的皇宮頂上,真是燦爛奪目。整個皇宮的方向朝正南,中心點在午線上,把城劃成東西二面,由其他平行的街道劃成整整齊齊的區域。

皇城築有四方形城牆,周圍約有一萬四千尺左右,實在是一座遺跡,聳高、寬厚、堅固,有城垛,質樸而雄壯,完全表現出威力與嚴肅美的觀念。在城的四角及大門上都建有閣樓。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城牆;在城牆東面尚存有十七世紀耶穌會士設置的觀象台上的精緻儀器。

城牆外邊是一片原野,散佈著陵墓、砲台、別墅、遺跡等等,還有幾株活生生的樹木,真像似羅馬的原野,北京西邊的小丘也像古羅馬的堡壘。

御花園裡的小湖內,夏天盛開著各色的蓮花,路旁華麗的大街、小山、寶塔、涼亭,形形色色,構成了東方美的景色,皇帝時代的奢華、高雅已失去了現代的真實性。

還有些暗淡紀念物,就如一六四四年明朝最末位皇帝吊死的那棵樹,一九○八年光緒皇帝被可怕的慈禧太后放逐,並死在那裡的瀛台。這些地方也引起人的興趣。但是直到最近才開放。

歷史

中國歷史的變遷背負著一套完美的理論:皇帝是天的兒子,從天接受了統治中國人民的職權;有時天對不堪勝任的皇帝會收回成命而給另一位皇帝。

在尚書上記載了西元前二○○二年舜與他的朝臣的一篇談話,禹說:「安汝止,惟幾,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這種思想正與聖保祿宗徒思想相吻合:「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從天主來的,所有的權柄都是由天主規定的。」(羅十1)

現在皇宮是空洞的,民國薄弱的命運顯然地與以往的榮耀不相比擬。軍閥盤據時代,為了謀財,拆除皇城的材料賣掉,就如中世紀,把羅馬的古跡拆毀而取其材料一樣。

民國成立以來,為軍閥統治,對古跡一點也沒有惋惜,房頂開始破裂了,真是一件傷痛的事,實在為這種高貴古蹟的毀壞而傷心!

中國人看到祖傳的光榮藝術品受到損害,只不過低聲地惋惜而已。然而有一件更為罪大惡極的破壞藝術品的暴行,那就是一八六○年英法聯軍燒毀了距離北京數里的皇帝行宮圓明園。即便英法聯軍為報復中國人不讓他們的公使到北京,並沒有權利毀壞古蹟。這些雖然屬於中國的,但也是人類的。這種暴行是西方文明在中國及世界前永久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