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對教宗的讚頌與觀感

楊鍾祥

美國時代週刊(TIME)於不久前發表「100特?」,內容包括世上最有影響力之人物100員。並不僅限政治,含領袖及革命人物,建築家及巨人,藝術家及表演家,英雄及應受崇拜者,科學家及思想家。

其內容,除布希總統佔二頁,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佔一頁外,其餘每頁至少二人。布希之二頁為其本人及有關肖像,文字僅2/3,教宗雖僅一頁,除玉照外,文字介紹較布希稍長。

介紹教宗者係猶太人Elie Wiesel,其內容以欽佩及感謝教宗改變基督被釘死後,教會憎恨及鄙視猶太人之觀感為主,其重要內容如下:

鄙人係一猶太人,最初雖具某種憂懼,但最後只有讚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讚頌之原因係基於他繼續教宗若望廿三世之觀點與措施。然在規模上,若望開啟了教會之「窗」,而若望保祿則開啟了教會之「門」。我們感謝兩位教宗,因為基督徒與猶太人間的關係,從未如此良好及具有成果。目前已經有了全基督教會的會議、拉彼和神父們的交談,及採反種族主義及反「反閃族主義」。因此我們對這二位偉大的精神領袖是有虧欠和應感激的。同時我們亦感激若望保祿採取的措施,使鐵幕後之波蘭及其他地區之共產主義在歷史上消失。他對天主的崇信並未降低其對世界應有的責任感。換言之,如果沒有這位教宗──沒有他的政治介入,廿世紀的結束可能不同。

我必須承認,在他充任教宗的初期,我曾有過懷疑,若望保祿就任教宗不久,決定訪問奧斯奇維茲(Auschwitz),這是一個肯定接觸生還或殘存者的姿態,但在那一莊嚴的場合,他決定在對犧牲者悲劇命運仍經常記憶的?眾中,為亡者舉行彌撒。問題是在整個被佔領的歐洲,如非接近全體,亦幾乎大多數被殘殺者係猶太人,然教宗的祈禱,幾乎純粹是著重基督徒的憂患。但他為何不邀請一位拉彼及九位猶人,組成一猶人祈禱班,來為沒有墳墓、被殺及被焚者,朗頌珈底什(按係猶人為亡者祈禱時所唱的讚美詩)?難道他並未想到,在那禮儀的現場,甚多極具宗教性的猶人,亦曾被施毒與殺害?這是一個足以表明真理和正義的機會。我也發現了他和克爾特瓦代穆(Kurt Waldheim)的溫文融洽的錯誤,因為這位人士對巴利斯坦人有強度的友誼,但對經常處於恐懼及煩惱的猶太人並未理會。

雖如是,教宗指出了與其他宗教和解的途徑,但最重要、最古老,也是基督教會對積欠甚多的猶太人為然,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承認了以色列國,訪問了耶路撒冷,在西牆作了祈禱,在雅德瓦什穆博物館作了衷心的致詞,也在羅馬猶太人教堂作了講述,在梵諦岡主持了一個紀念對猶人大屠殺的典禮,並且接見了來自全球各地眾多的猶太代表。有一次,梵諦岡提出了本人與教宗私會的計劃,我們準備作較長而坦率的討論,我所作的準備儼然像是中古時代的哲學辯論,非常遺憾的是新聞界獲得了這個消息;深恐此一事件會形成媒體的喧鬧,因此本人寧願退出。

最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和若望廿三世,被許多猶太人公認是永遠偉大的教宗,他對此稱呼是否會感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