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難記」傳奇

吉羊編輯

◎前言

今年的四旬期,全球都上演梅爾˙吉柏遜(Mel Gibson)導演的「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是一部令人不安和震撼的電影,反應熱烈。

導演給世人上了血腥的一課(展現了美國好萊塢的暴力文化?),全片在信任、背叛與寬恕不斷交替中,顯露出耶穌為愛世人所做的奉獻與犧牲,以求天父與世人和好。用兩小時的時間,描述耶穌死前十二小時所遭遇的苦難。看過的人心情都蠻沈重的,難怪影評並非相當正面。美國自911後,一般輿論痛恨血腥暴力,而猶太人也擔心會使反猶運動復甦。美國和法國的一些主教表達了保留態度,因為新約對暴力的描述向來審慎而含蓄。

該片難道一無是處嗎?倒也未必,若從福傳角度來看,難得有這麼一部影片,讓世人更認識耶穌。在台灣,基督教論壇報在第一時間(三月)出版了五萬冊《受難記》──最後的激情,免費贈閱,同時麥種傳道會也出版了《耶穌的受難──基督受死的50個理由》廉價出售。台灣主教團鼓勵教友包場欣賞(發稿時仍在上演);而真理電台、教友生活、善導報等以及香港的公教報都曾報導(褒多於貶)。我們從上述的資料,試圖從福傳的角度,透視該片。

◎梅爾身兼製片、導演、編劇

梅爾是天主教徒,在電影界創下一片天地,曾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導演獎。如果從他童年的遭遇上看來,很難想像他會有今天的成就。

故事發生在澳洲:某一天,少年梅爾從船塢工作完畢,在歸家途中,突然被五名壯漢搶劫,他不甘損失而頑抗,暴徒惱羞成怒,用球棒將他毒打一頓;他不支倒地,等警察發現時,認為他斷了氣,就把他送往殯儀館;途中,一名警察發現他還有微弱的呼吸,馬上轉送到醫院急救。他的臉面已失去人形:雙眼、鼻子、下顎、牙齒都嚴重受創。治療一年後,他雖然保住性命,但因「面目全非」,奇醜無比,只得在馬戲團擔當一諧角,取樂觀眾。五年下來,他承受了深深創痛,因而有輕生的念頭。一天,他來聖堂祈禱,神父見他哭泣,請他到客廳詳談後,為他加油打氣,領他見一位好友──澳洲有名的整容醫師,免費為他整容。經過多次的矯正後,梅爾的臉孔竟奇績般恢復到原來的俊美,因而得以在電影事業上一帆風順,甚至被譽為世界十大俊男人之一。(節自陳滿鴻/公教報)

梅爾說:「這部影片講述的是信念、希望、愛與原諒,因為這些,我才留有希望,才能繼續生活下去。」原來,十三年前,梅爾曾染上要命的毒癮和酒癮,苦不堪言;在治療期間,他向聖經求助,重新認真讀了全部福音,透過默想耶穌的苦難,終於改過自新。他為了感恩,決定拍攝這部「受難記」。他先用了十二年的時間研究聖經和歷史,為的是,盡可能還原故事的真相,用創意來表達。他承認該片在視覺上非常暴力(失真?)──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不要去看。他希望透過「震撼性的效果,讓觀眾超越極限」,這樣才能看到耶穌作了「多麼大的犧牲」,基督在忍受了如此苦痛之後,仍然愛著世人、原諒世人(節自《受難記》──最後的激情)。

因為無人投資,梅爾只好獨資(以2600萬美元)拍攝。旁人認為這部作品將葬送他的前途。現在看來,捧場的人很多(也包括一部分對暴力著迷的觀眾),為冷漠的教會注入了一針強心劑。梅爾也因此登上今年富比士名人榜首,兩億多美元入袋。

梅爾唯一出現在鏡頭的畫面是:手拿鐵鎚,釘耶穌的手。因為他強調,殺死耶穌的兇手,不單是羅馬人、猶太人…而是所有的世人,因為耶穌為了我們的罪才被釘在十字架上。

◎詹姆斯飾演主角:

詹姆斯˙卡維澤(James Caviezel)飾演耶穌,他那具有穿透力的眼睛和明澈的表情打動了導演,他剛好33歲──與耶穌臨終前一樣。

為了逼真,詹姆斯在拍攝過程中全身上下都是傷痕,一隻肩膀脫臼,因為過度勞累而得了肺炎。他所戴的荊冠,是用鐵蒺藜做的,鐵刺刺入皮肉,鮮血真的留下來,他的慘叫確實有真實感。電影後半段拍攝之前,每天要接受長達七小時的上裝。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詹姆斯,為能演出這個角色而感恩。身體上雖飽受折磨,但心靈上卻收益良多,他表示:「這角色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現在再也不害怕做正確的事,我害怕的是我不做正確的事」。他在片場曾被閃電擊中,他卻說:「感謝天主讓我受傷,得以分享祂在世的苦難」。

該片在羅馬首映時,教宗曾親自接見他全家,似可間接證明該片並無不妥。

◎米亞飾演聖母

導演從一部影片中,被羅馬尼亞猶太裔演員米亞˙莫根史登(Maia Moegenstern)臉上的溫柔所打動,因而請她飾演聖母瑪利亞。耶穌由被捕到十字架行刑,聖母都在旁觀看,柔腸寸斷,無助又無奈。有幾個動作,譬如聖母趴在地上用布巾吸拭耶穌被鞭打時留下的血水;在十字架下,親吻耶穌被釘的雙足,讓血漬沾滿了她的嘴唇和面頰…刻畫得十分深刻、沈痛、貼切而細膩,也賺取了許多觀眾的眼淚。無形之中,基督教的朋友們對聖母瑪利亞在救恩史上的傑出角色,有了某種程度的改善。

◎場景

該片在義大利的馬特拉(Matera)和辛奈西塔攝影棚(Cinecitta Studios)拍攝。 馬特拉位於義大利南部一個神秘古典的洞穴石屋區。十年前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名單。狹窄蜿蜒的街道,很像兩千年前的耶路撒冷,正好提供耶穌背十字架走「苦路」的絕佳場景。該地也因而成了觀光勝地。辛奈西塔攝影棚位於羅馬市郊,由知名場景設計師打造,是一個龐大而出名的攝影棚。耶穌受審的法庭、受鞭打的刑場都在該地拍攝。

該片的服裝,經過細緻的研究,在金像獎設計師的策劃下,一件件手工製成。

該片所使用的語言,是當時耶穌所使用的阿拉美語,由知名專家佛寇神父現場指導。羅馬人彼此談話則用拉丁文。

◎迴響

耶穌受難只是一個過程,而復活才是結局,可惜影片中誇張暴力之餘,卻只用屍布、荊棘、空十字架、一張光輝的新面孔,輕描淡寫地帶過,殊為可惜。

香港聖神學院院長蔡惠民觀後的第一個感覺很血腥,但同時深受感動,為耶穌被釘十字架得到反思:基督在苦難中仍堅持對愛的忠信,讓世人與天主的關係得到修和;人拒絕天主有多深,復活與救贖效果就有多深。大嶼山李達修院長認為,把對影片的感動,作為靈修工具,可以進一步認識耶穌(公教報)。鄭玉英教授認為該片不失為一份有助福傳、靈修的媒體(教友生活)。

本片在全球放映時,許多基督徒當作四旬期的默想體材。美國德州有一人,因看了本片而自行招供他殺了女友;歐洲也有一人為了多年前的兩個縱火懸案而自首。台灣的很多教外的朋友看了本片後,對耶穌的苦難深為感動,甚至一位墮過胎的母親,馬上為死嬰獻祭祈禱(教友生活/善導報)。

身為基督徒,每天不知要劃多少十字聖號,也經常拜苦路…。可能是習以為常的關係,對耶穌所受的苦刑,似乎有些無動於衷。若能藉本片認真地默想耶穌的苦難而有所改善的話,似乎足以抵銷該片負面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