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面對死亡,精明管理世物

徐錦堯

小小的羊群,你們不要害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天國賜給你們。該變賣你們所有的去賙濟窮人,為自己預備永不損壞的錢囊,在天上積蓄用不盡的寶藏;在那裡,沒有賊偷,沒有蟲蛀。你們要束上腰,點著燈,好像僕人等候主人由婚宴回來,主人一敲門,就立刻給他開門。主人進來,看見那些僕人還醒著,他們真有福了。究竟誰是那忠信而精明的管家呢?主人來到時,看見他這樣行事,那僕人真有福了。(路十二32-43節錄)

今天福音說了兩次「真有福了」。但誰才是真有福的呢?是那些懂得「投資」、在天上積蓄寶藏、生活清醒、辦事精明的人,他們才是真有福的。

生活清醒,就是一生保持高度的警覺,直到主召回我們的時刻;辦事精明,就是做好一切事情,盡忠職守,謹小慎微,做個好管家。

在農業社會中,人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晚上都把腰帶解開而把燈點亮。第二天,他們起床,束起腰,準備去田間工作,才把燈關上。

束腰是白天的警醒,點燈是黑夜的警醒。束腰、點燈,就是指一個人在白天或黑夜,都同樣保持高度的警醒。

警醒,因為要等待,等待主人的到來,即等待死亡時天主對我們的召叫。

有一個墳場,門口有一副這樣的對聯:天詔須來,咸返其本;靈魂歸去,長依厥親。

但「天詔」何時來呢?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主人什麼時候要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從人間把我們召回到他身邊。他隨時都可能來。我們做僕人的,必須在主人來時仍然醒著。「無論他深夜回來或黎明回來,如果看見他們仍然醒著,那些僕人真有福了……你們也應當準備好,因為在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路十二38-40)

在今天的福音中,似乎很強調這個「想不到」的因素,所以耶穌後來又再重複的說:「如果那個僕人心裡想:『我的主人不會很快回來』,便動手毆打男女僕人,只顧吃喝酗酒。在他料想不到的日子,也不知道的時刻,主人就回來了。」(路十二45-46)

我自九八年起,便每個月都往中國大陸,為那裡的教會作點事。我每次坐長途汽車,都會看到車禍;真不知哪一次的禍事會臨到我身上。因此我每次去大陸,都想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所以,我也要每次都準備好,不讓我在遇到意外時,留下一些應完成而未完成的事。

傳說有一天,年輕的聖類斯在打球時,有人給他開玩笑:「類斯,假如天主今天晚上就要收回你的靈魂,你現在要做什麼呢?」「我要繼續打球!」類斯平靜地說。

是的,要繼續打球!因為我們應該在天主內完成所有應該做的事,無論是吃飯、睡覺、祈禱、工作、遊戲,無論是家庭的瑣事,或者是社會的責任,都要在天主內完成。這一切都是準備我們去見天主的工作。

作為一個好管家,我們就要做好每一件事、吃好每一口飯、唸好每一句經、睡好每一個覺,而且要專注、投入、用心、付出感情,還要快快樂樂的去作。這樣,我們就可以隨時而無憾地去見天主。

有人說,我們人生好像是走在一條單行道上,這條路的盡頭就是死亡。我們愈老,身體就愈衰退;我們正在面對著生命的、尤其是肉體的「解體」!但我們除肉身以外,還有一個更寶貴的靈魂!這個靈魂不是肉體所能完全規範的。即使到了生命的盡頭,我們的肉體已經油盡燈枯了,但我們的心靈仍然可以十分清醒,並能以平靜、欣悅、無愧的心,去接受天主的安排。這就是「善終」。

人生的盡頭,也應是生命的頂峰。這時我們特別需要天主與我們同在。病人傅油聖事,就是基督陪我們走過人生最後一程的時刻。只要我們一生清醒地走過,忠信地作過好管家,我們將會在生命的盡頭,看到和進入那永恆的光明、真福之境。

那時,我們還會帶著我們一生的「投資」,去向天主交代。在那個天主的國裡,我們將獲得的是「永不損壞的錢囊,用之不盡的寶藏」,而且,在那裡我們的寶藏十分安全,「沒有賊偷,沒有蟲蛀」。(主日八分半/丙年常年期第十九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