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天災,只有人禍

二水心台

水災、風災、旱災、蟲災、地震等造成人類社會秩序混亂,或人員傷亡的自然現象,一般都稱為「天災」;像車禍、工程意外、瓦斯漏氣、電線走火等因人的疏忽或故意所造成的失序現象或人員傷亡,一般就叫「人禍」。所以,天災與人禍的區別,一般而言,就看是否有「人」的介入;有人為因素就是人禍,否則是天災。不過如果認真想來,這樣的分法對天是不公平的。

易經上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可見古時候的中國,已經知道天有天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不能使性子,不能任性,也不能偷懶、裝糊塗。人要不停地效法天,才叫做君子。老子也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的準則是最高的準則,而最高的準則豈不是要天人合一,萬物和諧嗎?天怎麼跟人或萬物作對呢?因此,天是不會製造災難的。那麼,所謂的「天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自古以來,世界上就不斷地發生所謂的水災、風災、旱災或地震等嚴重影響人類生活的事件,就連聖經的故事裡,也有洪水滅世及天火焚城的記載。最近幾年,台灣這個小島上也「災難」頻傳。每次「災難」之後,總有許多人彼此怪罪,似乎「尤人」的現象多,而「怨天」的情況少,似乎暗示著「天意不可違,人禍應避免」的人生哲學。人雖稱「橫禍」為災難,卻似乎還能接受沒有人為因素的自然現象。這樣看來,「災」這個字比較是描述「不順利」現象的中性名詞,而比較沒有「怪罪」的意思在裡頭。但畢竟被人稱為「災」的事情在人的心裡面,應該被歸類為「壞」事吧!

基督宗教的信仰以「天主所造的樣樣都美好」作為根基,佛教以「姻緣合和」看待萬象的形成與變化,二者不論主觀或客觀,不曾看壞萬物或萬物的現象。本來不壞之事,人因沒有信仰或不會自省而怨天尤人,其實是該當檢討改進的。人的短視及自私,不只影響了對事物真相的判斷,也左右著人的情緒。隨意拿任何所謂的「天災」來做例子,我們就能發現人判斷的膚淺及情緒不當。以這次七二土石流為例,我們可以看見怨天尤人是極其錯誤的行為。土石流造成的原因,除了上天降下的大雨以外,大體歸咎的對象包括:濫墾、濫建、濫伐及水利工程疏失或不正確。可是誰該負責呢?許多木造家具哪裡來的?我們對木材的需求是否貪得無厭而沒有節制?我們對木頭的需求是否越來越多,且越來越要求稀奇?對於石頭,對於泥土,對於菜餚,對於草藥,對於房屋的地點,我們的期待是否真的恰到好處?有人貪求,必也有人想辦法提供!再說,當許多人居住在窮鄉僻壤,過著物質條件極差的生活時,富裕者可曾分享所有,而讓他人舒服一點兒,或不那麼眼紅?對於觀光的要求,我們的心是否越來越大?對於水路及陸路的交通,我們是否過度要求便捷,而不顧水性或土性?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是否一再要求大地無限度地提供材料?而且期待從濫墾、濫建、濫伐、不當水利工程,直接或間接獲得好處的人,難道沒有我?難道住在平地或不從事水利開發的人,真的可以辭其咎嗎?再深追究,這些災害難道與空氣污染、泥土污染、河川污染、輻射污染,甚至於噪音污染沒有直接或間接關係嗎?而我又真能不在製造污染者之列嗎?「應人」之前先要「順天」,「盡人事」之前先要「聽天命」,而我是否常常顛倒順序而自食其果呢?問完以上的問題,我們還繼續怨天尤人,就實在缺德了!

天其實不曾降災,自然現象週而復始,陰晴圓缺無所謂的好壞,但人心不正或貪得無厭,就必然帶給自己與別人無限的禍害,不可不慎!沒有天災,只有人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