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的特殊使命

張春申

六月523期:「教友的傳教使命」尚未根據梵二大公會的思想,指出教友使命的特質。其實該文所指的三大福傳領域:一、向外福傳,二、教會共融,三、社會服務,幾乎是所有天主子民都能踏入的。所以我們尚須討論教友的特殊使命,它與教會中其他兩種身份,即聖職人士與修會會士的使命,應有不同。本文旨在為此澄清,且積極指出教友的角色。

首先我們再次根據為教友特著的定義,認定教友是教會的主體。所謂「主體」,意謂他們是教會成員中的絕大多數,遠超過其他二種成員。教會實際與世界接觸是藉著教友,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因此在「教友的傳教法令」中大公會議表示他們的特殊使命,即是以基督精神革新現世的次序。這是我們需要詳細解釋的。我們先自「現世次序」開始說明。現世即是我們人類生存與行動的世界,它包括人類與他們個人,家庭與國家,也包括人類的財富、文化、經濟、藝術、職業、國家政治、國際關係。現世即是人類生活的各種彼此有關係的領域,以及各式各樣的活動。然而根據天主創世的目標,現世中的一切有一個次序。正如保祿所說:「一切都是你們的;…或是世界,或是生命,或是死亡,或是現在,或是將來,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卻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格前三22-23)這段話中已經含有現世次序,以及由基督精神革新的現世次序;基本上,它說出了基督信仰中的世界觀。

天主創造的世界,本身含有美好的次序:「天主看了祂所造的,樣樣都很美好。」(創一31)然而由於人類犯罪,原來的世界次序已經破壞,但是在天主救恩計劃中,根據聖經的記載,可以見出祂一再干預,為了保衛世界的次序。至於耶穌基督的使命,便是宣講天國來臨,表示天主的救恩重整一切。此即保祿所說:「並藉著他使萬有,無論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與自己重歸於好,因著祂十字架的血立定了和平。」(哥一20)

由此可見,梵二大公會議宣告的以基督精神重整現世,都是聖經啟示的道理。不過也得承認這樣的道理具體落實在教會的訓導中,還是在近代教會中更為強調。首先可以提出一八九一年五月十五日,教宗良十三世公佈的:「新事」勞工通諭,作為教會社會訓導出發文件。此通諭基本上是在維持當時社會中資本家與勞動者之間的次序。也等於說,鑒於人類基本平等,皆是天主子女的信念,教導資本家給與勞工合理的待遇與公平的酬報。其實也是由於勞工受到不平等,甚至被壓迫的原因,導致後來的共產主義開始發揮其所謂打倒資本家理論。至於教會卻根據自己導師任務針對當代社會現象開始發言。雖然教會過去並非不關懷社會,然而由於後者的變化多端,於是教會的社會訓導開始持續頒佈。「新事」通諭頒發在一八九一年五月十五日。百年之後,當代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隨著此一傳統,於公元一九九一年發表了「百年」通諭,並宣佈該年為「社會訓導年」以此誌慶。此一簡短歷史,基本上在於指出教會關懷社會,注意現世的次序或社會次序。

其實梵二大公會議中最為重要的四個憲章之一,即是「教會在現世中」的牧職憲章,幾乎集合了教會自古以來,尤其從教宗良十三世頒佈的「勞工通諭」以後,所有的社會訓導,繼續表達今日教會的社會關懷、維護世界次序。不只如此,大公會議,鑒於人類歷史中,尤其二次世界大戰的慘痛經驗,肯定世界需要耶穌基督宣報的天國來臨,構成一個新的次序,我們稱之為基督的次序。此一思想實在與保祿的兩封書信(弗、哥)非常吻合,所謂:「萬有總歸於基督!」(弗一10)我們稱之為基督的次序。

根據以上的重要闡述,我們回到教友的特殊使命,即可清楚了解梵二大公會議對此的教導,且非常清楚地在「教會傳教法令」中表示出來。首先,根據原文,此法令的中譯更應譯為「教友的使徒工作」,即傳統所說的宗徒事業;因此更在於教友在自己所處的社會環境之中,以生活、以言行,尤其以個人的事業,根據基督愛主愛人的誡命,以及山中聖訓(瑪五-七)的真福精神,保衛優良的社會次序,同時又以批判的態度進行改造的工程。此即宗徒事業。它並非一套抽象的神學理論,更是身體力行。具體而論即是教友的行動以及言論,落實在自己社會生活的事業中。原則上它該與非基督徒有所不同。至少藉此彰顯出福音精神。此即將世界次序提升為基督的次序。

梵二大公會議在「教會傳教法令」中,以及其他法令文件中,基本上肯定教友的特殊使命便在於以基督的精神改革現世次序,其原因之一乃是教友是教會的主體,他們分佈在世界各地;其次該是由於教友在社會各行各業,各種領域中活動,唯有他們與世界全面接觸。至於教會中其它職務,則更在於為教友服務,使他們以基督精神進入世界。這已在我們為教友所作的定義中表達出來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