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中的姿勢

安多尼神父

「禮儀之旅」歡迎讀者來函投石問路,作者將擔任嚮導,引領我們一窺禮儀堂奧。

Q:我在不同的教堂參與彌撒,發現信眾立姿和跪姿不一,尤其在聖祭禮儀的感恩經中,到底該如何是好?好像只要我喜歡都可以,是嗎?

A:的確,這是一個禮儀中常見的困擾。從牧靈的角度來看,我們不妨先問自己,我所採取的姿勢在此時象徵什麼?其次,才問這種姿勢是否符合禮儀當時的需求?

有時,我們可能會將禮儀中的姿勢作「等級」區分,譬如認為跪姿優於立姿。其實,人與天主本非對等的關係,如果非要將禮儀姿勢作「等級」區分,恐怕只有五體投地的俯伏朝拜才能符合人的身分。況且,在禮儀中,立姿、跪姿和所有其他姿勢都是高尚的,因此我們最好避免以「對或錯」,「是或非」的二分法來看待它們。

宗教儀式採用了許多人類的象徵:包括語言和行動,姿勢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象徵。中國人講究「誠於中,形於外」,因此非常重視姿勢所代表的意義。我們以禮儀的立姿、坐姿和跪姿為例,立姿表示慎重、尊敬,出現在宣報、歡呼、祈求,以及主禮與信眾的致候對話中;坐姿表示意念集中,出現在聆聽讀經、答唱詠和謝聖體的默想當中;而跪姿則表示崇拜景仰,出現在感恩經的核心─最後晚餐的宣報故事(或祝聖餅酒)中。

禮規的訂定通常屬指導性質,而不似禮儀法那麼具有決定性。譬如,2003年修訂版《彌撒經書總論》,只規定聖祭禮儀中宣報最後晚餐故事(或祝聖餅酒)時,信眾採跪姿。然而,禮規並非不通人情,對於某些傳統在「聖聖聖」和「聖三頌」之間採跪姿亦予以讚揚,並允許領聖體前,可在「請看天主的羔羊」歡呼時跪下。

以文學格式來看,感恩經是一種信封格式,有如三角形金字塔或洋蔥表裡,先由外而內,再由內而外。最後晚餐的紀念宣報(祝聖餅酒)落在整個感恩經中央高峰或核心的位置,為表示對這整個事件神聖時刻的尊崇,因此羅馬禮規雖採跪姿,卻又因地制宜。至於「請看天主的羔羊…」,在文學格式上,是主禮與信眾之間的「歡呼」與「回應」,而非舉揚聖體聖血禮,因此羅馬禮採立姿,但亦未反對跪姿。

此外,我們或可從表演藝術的角度來檢視姿勢的象徵意義,以了解其背後動機為何。譬如,求婚儀式當中,訂婚戒固然價值不斐,收受者才是主角。或人類彼此交換禮物時,重點其實不是禮物,而是贈禮者。如果向禮物行跪禮,未免本末倒置。

同樣,聖祭禮儀中感恩經從「頌謝詞」至「聖三頌」的真正對象是天主聖父,而不是基督的聖體聖血。天主父將耶穌給予人類,人類將基督奉獻於天主父,耶穌基督是天主父與人類之間交換的禮物。當我們採跪姿時,是表達呈上至高的敬意?抑或不知不覺地已將禮儀對象從天主聖父轉移到天主聖子耶穌基督身上?這一點值得在牧靈禮儀中加以探討,或許還有其他看法。

談到這裡,可能很多人還是會質疑該採何種姿勢為妥?「見仁見智」的說法恐難令人滿足,所以最後仍得分享一些個人的看法。基本上,我認為感恩經從「聖聖聖」開始直到「聖三頌」,全程採立姿或全程採跪姿,比較能避免因姿勢的改變,造成對象的混淆。同時,也可避免暗示跪姿比較尊重,而顯得感恩經其他部份僅為陪襯。?其實,最後晚餐的宣報故事(或祝聖餅酒)在禮儀中有其尊崇的角色,並不會因為不採取跪姿而失去光芒。其次,「請看天主的羔羊…」為共融前的歡呼,既然不是舉揚聖體聖血禮,若採跪姿,反而可能讓人誤以為此時是朝拜聖體的崇拜時刻。

另一方面,在牧靈上如果一定要有所謂的標準答案,就是遵從禮規,信眾保持姿勢一致。譬如,我個人雖然願意在禮儀中採取立姿,但仍尊重禮規指導在最後晚餐的宣報故事(或祝聖餅酒)中行跪姿禮;然在「請看天主的羔羊…」時,依禮規的指導保持立姿。

由於禮儀是象徵行為,可有諸多不同的解釋。牧靈上,不妨從象徵意義和藝術表達的面向來思考,或可豐富我們參禮的行為。當我們發現不同的姿勢出現時,亦可從更廣的人類關係行為來看,而不需以「二分法」或「等級區分」來看待。誠然,或立,或坐,或跪都在天主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