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動盪與內戰

剛恆毅

我正遇到中國軍政動盪的時期。

我無意去研究這件不可輕視的悲劇,它不僅代表著一個體制的改變,而是代表著中國數千年來文化的劇變:就是腐舊的世界傾倒與新的世界誕生。在這種潰爛與復興的激動中,許多方面,與羅馬帝國傾倒混亂時期及基督文化的復興,有極其相似的地方。

中國的劇變因為受到來自基督教會的西方文化的影響,而摧毀了中國文化上腐化了的巨大牆壁。

中國革命是由基督教徒孫逸仙博士及少數人所倡導。他們以為把舊社會改變為西方民主式的體制,就好像把舊體制穿上一件不同的服裝一樣。

有不少的人還有忠於皇帝的觀念,因此形成了相當大的家族。這些家族建築在孝道上,也形成了中國人保守的因素。儒家的倫理在中國人生活中仍然是個塑像。

一個平庸的人慢慢也會成為出奇的人,就如一個小小的演員,可能為了群眾的需求在一個巨型的舞台上扮演出一個重要的角色。

中國的劇變可以分為兩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清朝滅亡後(一九一二年),暗暗地流行著西方式的共和、民主的思潮。一些軍閥穿著西方的各種軍裝,互相爭奪已經死了的帝國屍體;各省的督軍彼此搶掠地盤,其中不少出身於綠林。

當某軍閥戰敗後,軍隊失去指揮及補給,於是到四面八方去搶劫,仍然號稱為正規軍。警察也失去了維護治安的能力。於是強盜叢生,有的與共產黨勾結,所以,除少數在蘇俄受過訓的頭目外,他們的學說只是鬥爭別人的財物、殺害舊官僚紳士、燒燬房屋地契。

無數愛好和平、勤勞、樸實的善良中國人民,忍受著令人難以置信、驚人的戰爭浩劫,以及強盜所帶來的痛苦。

中國的強盜暴行給與西方人的印象,好像中國人民都是土匪型的人民,這真是個錯誤的觀念;正如一滴墨水滴在一張白紙上,人們立刻注意到黑點而沒有想到其他。報章載滿了土匪的暴行,卻沒有提到可憐人民──那些無辜的犧牲者。人們只提到一二百萬土匪就議論紛紛,但是應該看到四億四干八百萬愛好和平的中國人民。

與人民站在一齊的天主教傳教士,充滿了英勇與愛心,他們是基督前線上的哨兵,是無名英雄,有時忍受著比死亡更痛苦的煎熬。

第二個時期──軍閥盤據的尖峰時期:一九二四年民國總統曹琨被黜,民族自覺的興起;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上海事件的發生,無辜的學生被殺害。廣州方面,召集軍隊,以武力擁護、維護民國之創始人孫逸仙博士所倡導的民主共和的政綱,揚言廢除不平等條約。他的原則收集在一本書中──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民有,民治,民享)。

一九二六年國民革命軍從廣州北伐,在短短的時期內統一了中國,特別得到青年人的擁護。同時,蘇聯用愛國主義的口號,擴散共產主義。

國民革命的領導人是位卓越偉大人物蔣中正先生。共產主義也由廣州而起。但是不久理會到中國一句格言的真理:「騎虎難下」。他發覺這種危機後,立即與共產主義斷絕關係,著手重振中國的巨大工作。

蔣中正先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對天主教會也非常尊重。看來,為在中國的基督教會,是一顆新生命的優良酵母。

不幸地,正當中國統一的關鍵時刻,卻受到日本的侵略。

在一開始,外國人並不信任孫逸仙博士,因為在中國醞釀革命時期只看到各省的軍閥互相爭奪地盤;等到蔣中正先生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以後,才承認在中國發生了嶄新、重大的事件。一九二八年,外國公使紛紛到南京締結和約。一九二五年我也正式的參加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奉安禮,那是安葬在南京的宏壯陵墓中,這座陵墓帶有中國古典美以及文藝復興的高尚精神。

我簡單寫了上面幾點,為了在革命醞釀時期使傳教士們更能瞭解傳教的工作。我不參與中國的政治,這也不是我的職務。我只不過談談戰爭的慘狀、戰後復元、土匪的暴行,更能顯示出傳教士們的偉大的操守與無限的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