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敢說

楊鍾祥

在彌撒中,天主經之前,主祭先念 / 唱「我們既遵從救主的訓示,又承受祂的教導,才敢說…」,然後大眾齊答「我們的天父…」。大家都習以為常。

信徒私下討論時,有人不只一次提及,我們一般信徒瞭解的,讚頌天主聖父的經文只知一端「天主經」,早晚禱堙B車上、路上、或任何其他時機,開口就頌禱,怎麼在彌撒堙A反有「才敢說」,是否因為經文內稱天主為天父,更有「求禰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的句子,好像是要聖父效法我們。但這句子也是基督訓導的,所以才敢說。讀過聖經的人,都在瑪竇福音內(六14-15)見有基督訓示:「因為你們要寬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寬免你們的,但你們如不寬免他人的,你們的父也必不寬免你們的過犯。」有人說,既是基督如是訓導了,同時這二句在全文內也並非重點,何必要加這麼一句不易瞭解、反令人感覺困惑的語句?至於稱天主為天父,已是許多世紀的慣例,早已認為當然。

查信徒們私讀「天主經」時,並無前數句之序言。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彌撒都是用拉丁文,那幾句序言亦非一般信徒能探索。至於其翻譯,我國神職人員大小修院都讀拉丁文,可能也是經由曾在羅馬留學的神職主持,應吻合梵諦岡的原意。再查當年的拉丁文彌撒本,序言最後一句是audemus dicere,繼翻閱拉英及英拉小字典,見audemus -- audere,其主要意意涵:a.有一觀念、願;b.敢、使遇險、使冒險、冒眛提出、敢陳述;c.險、明知亦作。再查早年的英文彌撒經本,將此序言譯為We presume to say。關鍵字係presume,其主要意義,用於及物動詞(vt.)時指:假定、推定、想、認為;用於不及物動詞(vi.)時指:假定、推測、放肆、膽敢、利用等。拉丁英文雖均含有「敢」意,但如採用其中「認為」、「願」等,似更簡明文雅。因為一般信徒未能深入瞭解,感覺有點怪異。尤其目前此一序言似已廢除(見下一段),是否將「才敢說」改為「謹恭頌」或「謹虔敬的恭頌」類語句較宜?

一九七0後香港採用的英文本彌撒已改用美國新版本內序言(四項表達法)之第一項:「讓我們遵照救主給予我們的語句,有信心的向父祈禱(直譯、無修飾)。美國每年出版數厚本彌撒經書,目錄內依月、日註明各主日及膽禮日之頁數。每本最前部份係彌撒之固定內容,爾後則依月、日順序刊載其讀經及福音。在膽禮或其他節日,亦含其他有關之閱讀項目(每年如此繁雜,小國家、教友少、或經濟困難者,均難作到)。至新版內天主經前主祭念 / 唱之序言,則如往常,仍有四項,任選其一。其文如下(直譯、未修飾):

讓我們遵照救主給予我們的語句,有信心的向父祈禱。(香港英文彌撒採此項)。

耶穌教導了我們稱天主我們的父,因此我們有勇氣的說:(此處勇氣係courage,非presume。此項不似「才敢說」那麼令人訝異。)

讓我們要求我們的天父寬恕我們的罪,也使我們寬恕得罪我們的人(與天主經原文稍有不同)。

讓我們一如耶穌對我們的教導,祈求其王國的來臨。

該四項的第一項係一般敘述,後三項則選經文內之一要項為基礎敘述。不知美國之該四項係遵照梵諦岡的新版,或自撰(可能性小),均已無presume一字,亦即不再有「才敢說」的字語,同時亦完全刪除了我們常用的序言(雖其前二句意義結構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