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聖母獻身的聖高柏神父

聖高柏神父(St. Maxillian Maria Kolbe)於189417日,生於波蘭南部克拉科市的一個貧窮、但熱心事主的家庭中。父母生育三個兒子,高柏為次子,原名瑞孟。十二歲初領聖體時看見聖母顯現,他問聖母要自己將來做什麼事?聖母拿出兩頂花冠,一白一紅,白冠表示要守貞如玉,紅冠則指為主殉道。問高柏要那一頂?他立刻答說:「兩個都要!」,高柏後來果然皆作到了。十六歲加入方濟住院會(Conventuals),會名米良.瑪利。由於天質聰明,上司遣發他赴羅馬深造,獲得哲學和神學博士。晉鐸前基於用功過度,因而罹患肺癆症,終身體弱。他於1917年同一夥神職成立了「無玷聖母藍軍」,獻身於無染原罪聖母,每人佩帶顯靈聖牌,每日唸短誦:「吁!瑪利亞無原罪自始胎,我等奔爾台前為我等祈!」三遍,然後為那些不依靠聖母的人,尤其反天主教份子代禱,推行孝愛聖母的運動。1918428日在羅馬晉鐸。

推廣「無玷聖母藍軍」

高柏晉鐸後回到克拉科城,繼續推廣推行孝愛聖母的運動,許多神父及教友加入。1921年編撰「無原罪聖母騎士」雜誌,鼓勵教友作虔誠的信徒,募捐成立印刷廠,編印「無原罪聖母騎士」日報,影響卓著。1927年有人在華沙獻地,他便建立「無染原罪聖母城」,作他事業的中心,日報每日發行達一百萬份。

1930年,高柏和四位會士到日本傳教,把這個運動傳到長崎,成立第二座無染原罪聖母城」和修道院,培養日本神職,這些機構繼續存在直到今天。1936年肺癆症逼他返回波蘭,1938年再成立電台,為基督服務無遠弗屆。

生活開始坎坷

193991日,納粹入侵波蘭,高柏神父把「無染原罪聖母城」變為難民及傷患者收容所。919日,高柏和多位會士首次被囚在集中營,不久獲釋。高柏又為三千多難民服務。19415月高柏和四位會士第二次被捕,因他們不願更換德國籍,納粹便無情地將他們送入可怕的「奧斯威茲」(Auschwitz)集中營,四位同伴先被處死。這裡只給囚者一個號碼作為識別,高柏的號碼是「16670」。他常把自己有限的食物分給饑餓的同伴。他的工作,是送被毒死者的屍體進入焚化爐銷毀。還利用私送來的酒和麵餅為同伴們舉行彌撒,聽他們的告解,也勸大家不要恨那些壓迫他們的人,自己的痛苦會為後人帶來幸福。由於高柏神父的態度良好,獄方把他從十二號囚倉遷到待遇較好的十四號囚倉。想不到這樣反而給神父帶來致命的厄運。但以信仰而言,卻使他實現了為愛捨身的壯志。

愛的「全燔祭」

19417月末,高柏一夥人被移到農場收割莊稼。一位同伴趁機逃跑。全倉的囚犯在烈日下曬一整天,晚上逃亡者並未歸來。根據納粹的規定,一人罪須以十人償命。他們把囚犯列隊,以報數找出倒楣的十位,送入「死亡之窟」──不給吃喝直到餓死作為報復。其中一位中士大哭,因為家中尚有妻子和子女需要養活。就在這個當兒,高柏神父挺身而出,站在獄長面前,手指著中士說:「我是一位神父,願替他接受死刑」。獄長沉默了一剎那,答應了高柏的請求。他的慷慨犧牲感動了監獄的秘書,從此他非常注意高柏神父,也常去探望他。這十位囚徒被關在「死亡之窟」中,等候痛苦而漫長死亡的來臨。由於高柏神父的關係,死亡之窟變成了「祈禱之殿堂」,他們一起唸玫瑰經唱聖歌。十四天後,十人中六人餓死,只有高柏神父等四人尚生存。由於饑餓,高柏神父只能低聲唸經。到第三週高柏仍活著,納粹要把高柏除掉,免得他佔地方,給他注射石碳酸。在注射前,高柏伸出雙手,勉強地說了最後一句話:「萬福瑪利亞(Ave Maria)」,然後斷了氣。這天是八月十四日──聖母升天節前夕,他完成了愛的全燔祭,他的屍體次日被火化,骨灰被拋棄。19711017日教宗保祿六世封他為真福,19821010日聖人的同鄉若望保祿二世再宣佈他為聖人:這天,那位劫後餘生的中士穿著集中營的囚衣,出現在聖伯鐸大殿內。教宗又封聖高柏神父為「受壓迫及坐牢者等不幸之人的主保」。八月十四日高柏殉道的日子也是他的慶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