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靈三合一靈修(下)

呂漁亭

上文所提及的幾位人文心理學家,他們雖然也強調虔誠的宗教信仰,對心理成熟及人生價值有莫大的助益;但他們畢竟是研究心理學的學者,因此往往不敢明目張膽地討論信仰問題。即使不得已提及,也只談一些一般性的信仰而已,根本不敢涉及某特定信仰。我們是基督徒,當我們討論身、心、靈問題時,當然沒有避談自己信仰的必要了。

前不久閱讀一本有關禪的小冊子,其中曾介紹大肚子布袋和尚,尤其那兩句格言,讀後簡直令人噴飯:「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常笑,笑世間可笑之人。」世間什麼樣的人令他可笑?可能是那些一生求功名、金錢、地位、權勢的人,或是那些一心求青春、美貌、聰明、才氣之徒。他/她們畢生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及精神,只為了追求今日在明日就不在的幻想,難道這不可笑嗎?人生原如戲,你我演完此戲離開舞台時,一切的一切都將變成空中樓閣。這樣天天忙進忙出捕風捉影,你怎能叫布袋和尚不笑!

禪僧無門的一首偈也令人深思:「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春花秋月,夏風冬雪,人間原來處處都是好時節,只可惜我們常有閒事在身,無心去欣賞吧了。這裡所說的無閒事,即指無執著、無所謂,指提得起放得下、一切聽天由命任其自然,如此而已。人一旦修行到這個地步,怎能不感覺時時都是好時節?但你知否,布袋和尚最後能看破紅塵,開始笑那些可笑之人,不知經過了多少年的沉思與修行才能成功。同樣地,禪僧無門能道出如此優美的詩句,也是在多年苦學中得來的。我們若希望身、心、靈合一,與耶穌基督為友,背著自己的十字架去跟隨祂,我們也必須付出代價,因為這裡已進入了靈魂永生的問題。

馬斯洛一生強調自我實現的人生理想,人人必須去實現那些天生的潛能。當他以這種理念去調查古今的偉大人物時,他發現在這些成功者身上,都有一種特徵,即他們往往經驗某種「Peak Experience」(顛峰經驗),這是一種情緒性的、出神性的、無可言喻的神秘感覺,因此可遇而不可求,千萬不能勉強!到了晚年,馬斯洛更進一步提供了另一種經驗,那是一種與顛峰經驗相對立,因此不是突如其來的、可長期擁有的感覺,他稱這種自我實現者的經驗為Plateau ExperiencePlateau指高原高地,它的涵蓋面遠比顛峰經驗更廣更大,因為這種經驗及感覺較持久,是那種「心平氣和怡然自得」的心理狀態。

這種怡然自得與世無爭的感覺,我們在信仰虔誠的人身上最容易找到。他們雖然並不富裕,但常樂意助人;他們雖無任何社經地位,可能也缺乏某種專長,可能只是一群極平凡的工人或默默無聞的家庭主婦,但他/她們的信仰卻使自己活得很快樂,身在此世,心卻已在天上了,他們是一群真正有福的人!

但問題是,這種近乎仙人的無憂無慮的生活,絕非一蹴即成的。因此馬斯洛強調「必須時時學習、常常自我控制、並長期勤勞耕耘才成。」這就是靈修,這就是得了全世界而丟了靈魂,對你何益可言的覺悟,這就是有些人為什麼心甘情願地背著十字架,去跟隨耶穌的原由。真是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無疑的,近代有許多心理學家也在強調這類修養工夫,他們認為希望成功、心理成熟,除了時時自我控制外,別無其它更好的方法。人必須學習控制慾情,非其地勿去、非其時不作、非其人勿合;所謂適時、適地、適人地去滿足物慾的需求,這是學習做人的基本原則。乍聽之下,好像心理學也開始談論與其無關的靈修學了!沒有錯,心理學不想探討人之真面目則已,否則它也必須研究身、心、靈之中的靈的問題,因為對人來說,這三者是無法分離的。身影響心與靈、心影響身與靈,靈又如何不影響身與心?對一個健康的人來說,身心靈三者缺一不可。

記得三年前我曾對故鄉的年輕修女們,舉行了一次避靜。第一天我就強調,神父修女們的神貧、服從、貞潔三聖願,好像只有發願的人才當遵守。其實進一步思考,我們發現,一切虔誠的信徒、甚至一切真正學做人的人,也都必須遵守這三願。遵守的方式雖不同,但不可「太貪財、太自私、太放縱」的人生原則則是相同的。

身、心、靈三合一,對醫生們很重要。醫生的首要任務當然是治病;但人醫非獸醫,一位好的醫生也應該知道人的感情,身心互動原則,知道許多疾病來自心理問題等等。心理問題若不解決,頭痛治頭腳痛治腳,可能效果不大。尤其遇到患絕症的病人,一位良醫是否也該與病人談談人生的終極關懷問題?畢竟人非禽獸,並非一死百了,他還當面臨死後的永生問題。我認為這樣的醫生才是身心靈三者兼顧的良醫。

同樣地,一位心理學者,除了研究心理問題外,也該知道身心互動原理,人的許多心理問題可能來自生理問題,希望心理健康必須先設法使身體健康。因此勸病人不暴飲不暴食,作息有規律,畢竟身體舒適了,精神也會跟著愉快。當然,他也應該知道,身心之外還有靈的問題;一個人想活得與世無爭怡然自得,有點虔誠的宗教信仰會有很大的幫助。更何況心理學所強調的自我滿足、自我實現,以及成就感等等,若缺少信仰的基礎,也往往頗難獲得圓滿的結果。

最後當然是那些專門談論靈魂的神學家及靈修學者了。他們的主要任務當然是討論靈魂及宗教,但他們也不要忘記,健康的靈魂若沒有健康的身體及心理做基礎,可能會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耶穌是一位真正的靈修學家,但祂還是對我們不要為明天擔憂,因為明天有明日的焦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吃的了!活在當下,不必為那不可捉摸的明天擔憂,這可能正是耶穌要我們做的。但耶穌為什麼叫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答案是:祂希望我們只要一心一意地去事奉天主就夠了,其他一切天主自有妥善的安排。但一心一意事奉天主是一個信仰問題,因此當耶穌說:你們不要擔憂明天吃什麼或穿什麼,這裡已涉及了身、心、靈的問題:因為吃什麼穿什麼是身之問題,不必擔心憂愁是心之問題,為什麼不必擔心則是靈之問題。因此不談身心靈則已,要談一定需強調這個「事奉上主」的永生問題。談身心靈不談終極關懷以及身後的人生大事,那等於失了一隻腳,且是很重要的一隻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