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有涯的生命,追尋無涯的基督

徐錦堯

人們說我是誰呢?…你們說我是誰呢?…凡願意跟隨我的,就該捨棄自己,天天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因為,誰要保全自己的生命,必會喪失生命;但是,誰為我的緣故犧牲自己的生命,必能保全生命。(路九18-24節錄)

耶穌的問題有兩個:祂要門徒知道別人怎樣看祂或說祂,祂更想知道門徒自己又是怎樣看祂。

要傳教、要為耶穌作見證,我們不能不認識我們要傳的對象,尤其是我們周圍的大氣候、大環境。我們更不能不意識和醒覺到別人的所思、所感,他們所看到的、所觀察到的、所感受到的和所領會到的。

福傳,不單是我們要傳什麼、講什麼的問題,也是別人能夠明白到什麼、理解到什麼的問題。不單是我們怎樣生活、怎樣工作的問題,也是別人看到、觀察到我們在生活什麼、作什麼,或者是我們如何把所說的,變成所行的問題。

門徒給耶穌的回答很正面,他們告訴耶穌:有人說祂是洗者若翰,有人說祂是厄里亞,也有人認為祂可能是「古代的一位先知復活了」(路九19)

其實門徒沒有告訴耶穌的是:也有人說祂不過是木匠的兒子;是貪吃、貪喝的人;是靠魔王去驅魔的…。連有一位門徒(納塔乃耳),在跟隨耶穌之前,還是瞧不起耶穌出身的地方,因此他語帶輕蔑地對斐理說:「從納匝肋還能出什麼好事嗎?(若一46)

但無論別人說什麼,耶穌更關心的,是門徒們怎樣看祂。於是伯鐸代表其他門徒回答說:「你是天主的受傅者。」(路九20)

受傅者就是受過傅油禮的人。猶太人古時的先知、司祭、君王等有崇高地位的人,便是受過傅油禮的人。承認耶穌是受傅者,就是承認耶穌有崇高的身分和地位。事實上,希臘文的「基督」,或希伯來文的「默西亞」,原來的意義就是指「受傅者」。

認識耶穌,認出祂就是尊貴的受傅者、是我們的救世主,並不是容易事;從前不容易,今天也不容易。

例如,從耶穌驅魔這個事件來看,就有人看得出耶穌是從天主來的,卻也有人看到祂和魔王是一夥的!

生命十分複雜,真真假假有時也極難分辨。我們很多時都會把真當假,把假當真;把天使當魔鬼,把魔鬼當天使。我們自己會犯錯,我們的朋友、家人、團體會犯錯,我們的國家、民族、教會,甚至整個人類,都一樣會犯錯,都曾經犯過錯。

要避免犯錯,或更好說,要能夠從錯誤中走出來,只有靠耶穌。今天福音給我們一個題示就是:捨棄自己,天天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耶穌。

捨棄自己,就是不要把自己絕對化,而要對耶穌全部開放。只有耶穌是真理、道路、生命;我們不是,我們的國家、民族、文化、教會都不是。無論誰,若自以為擁有全部真理,就注定要自絕於真理。何況,即使我們真的擁有全部的真理,我們對這些真理的了解,也未必是全面的。

在捨棄自己和對耶穌全面開放的生活態度中,我們要透過四個途徑去獲得真理:第一、我們自己會努力找尋真理,藉著思考和默想,也透過生活和行動;第二、我們也會聆聽別人的經驗,相信別人也在找尋真理,而且也可能找到真理;第三、我們會服從教會的訓導,因為教會是耶穌授權去捍衛真理的信仰團體,這個教會也在誠懇地、不斷地找尋真理;第四、參考世界的智慧,因為天主也會把真理啟示給世界。

上述四個因素──即個人、他人、教會、世界──並不是互不關聯的,他們還該彼此互動,互相肯定、互相提昇,也互相批判。我們更要不斷的回顧我們所走過的追尋真理之路,以期在我們個人及團體生活的歷史軌跡中,追尋那逐漸顯露出來的耶穌和祂的真理。

我們堅信耶穌──天主的受傅者,我們也堅信能走到生命的終極美善境界。但我們也懷著謙虛的心,以開放的態度,去和一切「懷善意的人們」,找尋這位天主的受傅者。

雖然我們認同莊子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的觀點,但我們仍願以有涯的生命,去追尋那無涯的基督,並相信只要有基督與我們同在,那麼,在這個追尋的盡頭,就一定是幸福無涯的永生。(主日八分半/丙年常年期第十二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