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和色情的嚴重性

李家同

教會不能再忽視暴力和色情問題的嚴重性了。

最近美國一連串的虐待犯人的照片公佈以後,使世人對於美國的印象大壞。可是對於我來講,這件事情不僅關係於美國的形象問題,最嚴重的是,這件事情,顯示了我們世界上的暴力和色情,已經越來越氾濫,越來越變成人類文明的一部份。

就以耶穌受難記這部電影來說,我的一位學生看了這部電影的一開始,就看不下去了,因為他完全不能接受這部電影的血腥暴力鏡頭。他不是基督徒,但是卻對於好萊塢拍這種電影大起反感。他認為世人允許這種充滿暴力的電影存在,實在不可思議。

至於色情,那就更加嚴重了,伊拉克的海珊政權垮台以後,街上出現專門出賣美國色情雜誌的小販,誰也不敢管他,因為他已享有言論自由。只要美軍在,他就可以有恃無恐地販賣色情。

最令我感到失望的是,我們教會對於充滿暴力和色情的媒體,卻顯得非常地無所謂,這才是最不可思議的一點,天主教會對這些事視若無睹,基督教的各支派也假裝這些現象是不存在的。

可是暴力和色情對於社會絕對是有害的。好萊塢曾經拍過一部叫做「驚聲尖叫」的電影,有一個法國年輕人覺得他一定要學一下這部電影的謀殺情節,才過癮。他真的做了,他披上了一件斗篷,戴上了恐怖的面具,將一位女孩子刺殺了四十幾刀。

充滿暴力和色情的電影,是最近西方世界的產物。在過去,以美國為例,美國人雖然比我們東方人在性方面開放得多,但是比起現在來,他們仍然是相當保守的。

六零年代開始,美國開始了一個叫做〝free speech movement〞,這個運動,是為了爭取更多的言論自由,可是這個運動,很快地變成了〝free sex movement〞,嬉皮從此開始。從此以後,沒有人敢再譴責性自由的運動,因為誰也不願意被人認為是一個趕不上潮流的人。

我想當時那批提倡性自由的人士也只是看不慣當時社會的偽善風氣,他們一定也想不到所謂的性解放運動已經變成了和暴力和下流結合的現象。最可怕的是商人趁機將色情公開地變成了龐大的商機,「花花公子」和「閣樓」這些雜誌就是這樣產生的。

我要在此呼籲教會的神長們注意暴力和色情的可怕,最近陸陸續續在報紙上看到的虐囚照片,真使我們感到地獄的門已經打開了,魔鬼一定在得意的笑。不是嗎?這些照片不是魔鬼的得意之作嗎?

對於這類事情,教會一定要有非常堅定而明顯的立場,因為暴力和色情,明顯地是魔鬼的傑作,我們如何能視而不見。我們不必對於個人的行為大作文章,因為我們仍然要以愛德來看待一個人,但是我們不能不譴責推廣暴力和色情的商業行為。

我相信教會的神長們都不願意被世人認為太過保守。其實我們應該靜下心來想想,我們能夠讓這種不道德的思想變成人類文明的一部份嗎?說實話,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真有無比的無可奈何之感覺。打開電視,看到那些可怕的電影,我只有說,地獄的門已經打開了,而我們呢?我們仍然若無其事地一切照常。

神長們,總該對暴力和色情說幾句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