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的傳教使命

張春申

梵二大公會議有二個彼此相關的法令,依次是「教會傳教工作法令」與「教友傳教法令」;中文翻譯的名稱都有「傳教」二字,但若自拉丁原文按字而譯,後者該是「宗徒事工」,前者則是「使命活動」,中文的翻譯也無錯誤,因為我們這裡早已把「傳教」用得非常廣泛,基本上它包括教會向外的所有行動,偶而連牧靈也拉在其內。大概除了「靈修」之外,其他都成了「傳教」。不過本文則限於討論教友的使命,這與曾經發表過的「教友的定義」相連。(見恆毅522)

至於「傳教使命」的具體內容,我們更是根據當代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救主使命通諭」,分為三大領域:一、向外福傳,二、教會共融,三、社會服務。在這些領域中,我們討論教友的使命。當然有關教友,我們仍是根據固定的定義,他們在教會中具有固定的身分。現在根據以上的說明,分為三個領域,提出教友的使命。

一、向外福傳:它包括的工作是宣講,使聽者悔改、受洗、進入教會。我們可說在此領域中,今日台灣,甚至其他地域的教友,直接能做的很少,因為他們準備不夠。事實上這已是傳教士的工作。的確,教友中不乏受過傳道培育者,但不能要求教友都受這種專職訓練。不過教友尚能成為向外福傳的橋樑。最為簡單的則是注意自己身旁的親朋好友,如果他們尚未接觸教會,在適當的時候向他們分享自己的信仰。信仰是力量,應該為我們自己的生活之意義有所肯定。這類分享可說是一種向外福傳的橋樑工作。介紹教外的親友接近教會,具體即是走向堂區。一般而論,每個堂區該有慕道班那樣的組織。

自這個方向而論,作為基督徒都應如同耶穌山中聖訓所說的,成為光?,引人注意教會。但以上所說,尚限於個人方面。事實上,為了向外福傳,堂區的教友尚能團結起來在社區中做些善工,它並不在於宣講福音,更加是與社區溝通,因著教友的善工,自然引起社區其他尚未信主的居民的注意,甚至願意對教會進一步的認識。

總之,這個領域的向外福傳,教友即使由於準備不夠而無法參與,但是仍能擔任搭橋工作,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教友人數眾多,接觸面大,他們傳教的使命,也能發揮。退一步說,假使教友不實行榙橋工作,怎樣有人會來聆聽福音的宣講呢?

另一方面,有責向外福傳的堂區,也得主動向教友提出他們的傳教使命;向外福傳也是教友根據自己的身分,應當重視的。

二、教會共融:這個領域即是台灣天主教過去常說的「建立地方教會」,基本上是教會團體茁壯,發揚廣大,甚至所有基督徒團體合而為一。所謂共融即是彼此連結,融合在基督信仰之中。這是每位教友都有的經驗。因此共融經驗的發揚光大,每個教友都有參與的責任。所以建立共融是每個教友的傳教使命。

也許為了容易了解,我們自堂區,以及堂區中的各種善會講起。堂區是教友在固定地域內的共融,雖然不一定所有教友常常集合在一起,但是根據教會的規定,每位教友屬於一個堂區。當然堂區有大小之別。在台灣(有些)甚至不少的堂區,由於人數不多,原則上每主日,所有教友能夠共融在感恩祭中,顯揚彼此互為兄弟姐妹的福音精神。這也是在實行傳教使命,向外彰揚天國來臨,內部共融使教友經驗主的臨在,尤其在感恩祭中。教友在這方面的傳教使命是顯然的。不過堂區共融不止於此,它一方面屬於教區的大共融,另一方面在堂區內,普通都有一些善會組織。因此堂區共融內尚有善會共融,因為信者也是教友為了固定目標而聚集的信仰的共融。

也許我們想不到,所謂共融包括那些非天主教徒;他們同我們一樣信仰耶穌基督,但屬於不同基督教派。雖然因為他們在一些道理上與我們不同,很早以來便與天主教分裂。但是究竟我們還是相信同一的主,於是遵照基督合而為一的命令,大家發起了合一運動。目的為了重新構成教會大共融。教友傳教使命也與此有關。實際上也許只限於彼此友善的關係。

三、社會服務:這個領域該是特別切合教友的傳教使命,自從教宗良十三世以來,日益受到注意。我們把梵二大公會議牧職憲章中的一、二個相當嚴肅的思想在下面指出,即已足夠反省了。

教友如果忽略在這世界中的社會服務,便是忽視愛主愛人的誡命。基督信徒追隨曾作勞工的耶穌芳表,應當為自身參與社會服務而慶幸。他們應把自己所有的努力,無論屬於個人與社會,因宗教價值綜合為一個整體,並在信仰的最高原則下,將一切指向基督。

其次,教友為了社會服務,應該如同其他同一行業的人,擁有專門的知識、真正的技能,同時依循各行各業的規則。另一方面,他們當然也應該具有信仰生活的培育,按照自己正確的良心,根據福音原則來判斷與行動。最後,教友參與社會服務,亦應自教會聖統求取光明與支持。當然對於有些難以掌握的具體問題,他們往往只能在天主聖神光照之下,自己負責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