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耶穌與神性的基督

安德

耶穌是誰?耶穌和天主有甚麼關係?耶穌是受造物還是神?承認耶穌為默西亞,本不違背猶太信仰,因為猶太傳統的默西亞至多是雅威撿選的超人,在天主之下、萬民之上的民族英雄,拯救選民於水火,也是精神的救主(依十一2;二2-4)。而保祿所談的耶穌,絕不只限於超人,並肯定萬物都是藉祂而受造。這個觀念不存於猶太傳統。保祿常將耶穌和天主並列:「願恩寵與平安,由我們的天父和主耶穌基督賜給你們」(格一3)。

耶穌和天主的關係,成為基督信仰的神學基礎,包括三位一體、天主降生、瑪利亞學,而其他教會學、聖事論、萬民四末…也都以耶穌的神性為樞紐。初期教會也曾發生耶穌的人性和天主性問題,伯鐸肯定耶穌為天主之子,究竟是指的甚麼?

保祿的基督是神性的,宇宙有神性與物質。天主是最高的神性。基督的神性與天主的神性有密切的關係。聖言降生的目的是為救贖人類,因為魔鬼囚禁了人靈,使人喪失奔向天主的自由。

保祿的默西亞是天主之子,是人類的救主。皈依救主,就是獲得生命。「祂雖具有天主的形象,並沒有以自己與天主同等,為應把持不捨的,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與人相似,形狀也一見如人」(斐二5-8)。

歷史的耶穌與神性的基督有甚麼關係?保祿集中宣講耶穌的死亡與復活。天主聖子降生成人,是為了流血死亡,救贖人類。歷史的耶穌的重要性在乎祂的死亡與復活。十字架已不再是羞恥的刑具,而成為天主無限慈愛的標記。

保祿的默西亞超乎時空,先天地而永存。把默西亞的名銜加給歷史的耶穌,那就是基督(默西亞)耶穌。保祿慣用基督耶穌,少用耶穌基督,用意是永存的基督就是歷史的耶穌。後代習用,耶穌和基督成為一詞。後人一提基督,就是指的耶穌。時至今日,連否認耶穌為基督的猶太人,也不得不稱耶穌為基督。抱持無神的個人和團體也用(耶穌的生日)公曆紀元(B.C;A.D),不得不稱耶穌基督!保祿把基督放在耶穌之前,顯然是強調神性的基督就是歷史的耶穌。後期慣用的耶穌基督又加上了一個「主」字,就更清楚地尊崇耶穌為永生的天主了。這個觀念正是保祿基督神學的中心思想:耶穌是天主子(格前一24)。

保祿從未用人子的稱呼稱基督耶穌,因為他的基督是神子,與人子對立;神子來自天上,存於永遠;而人子出於人間,生於歷史。保祿的基督與天主平列:「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無不明認基督是主」(斐二10-11)。保祿將審判權交於基督:「那時基督將消滅一切率領者、掌權者、大能者,把自己的王權交於天父,因為基督必須為王,直到把一切仇敵,屈服在祂的腳下」(格前十五24-25)。保祿似乎把天主造化審判救贖的一切權柄都交給耶穌基督了,地位與天主並列,天主好像是一位退休到第二線的長者。

保祿的神修奠基於精神肉體的對立關係:精神戰勝肉慾。基督既是天主聖子,為什麼取了罪惡的肉體呢?答案是:為戰勝罪惡的肉體,把肉體釘於十字架上,洗淨肉體的罪污:凡屬於耶穌基督的人,已把肉身同邪情私慾釘在十字架上了」(迦五24)。

中國人的天人合一,不是生活的指南,只是肯定天地人物,同屬大一。而保祿的天人合一則指人與基督合為一體,是神秘的結合(Communio mystica)。在具體的生活上,克制肉體的七情六慾,生活於基督內,時時處處,以基督的聖愛為言行的準則和推動力(格後五14)。基督耶穌死而復活,因此現在還活著,是神性神體,不受物質的阻隔,能進入愛祂的人的心靈中。一個追隨聖神而生活的信徒,也生活在基督內,因現在生活的基督是神體,能生存於善人的心中,善人也能生活在祂的神體中。耶穌的死亡消除了肉體的罪惡。基督徒把自己的肉慾與基督一同釘在十字架上,他的生活便是神性的生活,也就是生活於主內,「就如在亞當內眾人都死了,在基督內,眾人都要復活」(格前十五21-22)。

信徒等待耶穌再來,「改變卑賤的身體,相似祂光榮的身體」(斐三20-21)。信奉耶穌的人,已不屬於這個世界,就像耶穌一樣,在這個世界上度精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