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國際書展的意義與牧靈

聖保祿孝女會余寶麗修女

每年一度的國際書展對我來說是一個充滿喜樂、興奮與等待的日子,因為它使教會暫時離開自己的圈子,接觸無數的民眾的好機會。

書展之前,我常常自問我會遇到誰呢?我會遇到哪些牧靈需要和情況呢?自然地我會想起一些往年的特殊寶貴經驗,今年亦然。首先,我要為那些所遇到的人感謝天主,特別是那些在尋找真理、很久離開教會,並願意重新回到天主的懷抱的人而感恩,也感激應允陪伴他們的神職人員與教友願持續並樂意的伴隨他們。國際書展無疑是一個撒種的機會,需要大家的合作才能結果。同樣地,國際書展也考驗我們信仰和出版品的普遍性。絡繹不絕的人問我們許多問題,正好可藉此澄清一般人對教會、信仰的疑問;並在一個越來越浮淺的社會,我卻聽到許多有深度的問題:一位熱心的佛教徒問我基督宗教如何做默想,「空」和「虛」的意義,對補贖、痛苦、修心養性、輪迴的看法。一位正在讀大學的非基督徒,問我有沒有簡單的一本書解釋七件聖事,我頓時感到自己的貧乏:如何向一位不同宗教的人解釋?能向他提供什麼?在這同時,我體會到自己和教會在福傳工具方面的缺乏;我和這位年輕人幾乎談了一個鐘頭,他的深度提問感動了我,我一面聽一面想:怎麼能說今日的年輕人沒有理想呢?

國際書展也是與其他宗教交流的好機會,有許多非基督徒來買我們的書,特別是聖樂、聖歌,它是不同宗教間的橋樑。有些人則是為尋找心靈的平安來買CD,這使我深刻的意識到人類心靈對天主的尋求。

我也體會了唯一至公教會美好的一面。有一天,一對年輕的外國夫婦經過我們的展覽場地,我們正播放國語的慈悲串經,那位年輕的太太問我在播放什麼?我問她聽過傅天娜修女和慈悲串經的故事嗎?她說每天都用英文唸慈悲串經,於是她很高興地買了這張CD。這時我體會到我們的教會在世界各地以信仰與祈禱合而為一。特別讓我感動的是佛教徒對德蕾莎姆姆的仰慕,年輕人對價值的需求,基督教對神秘學家(如大德蘭、聖十字若望)作品的興趣,真令我驚訝!

在此,我感謝參展的其他天主教出版社彼此合作無間,讓我們參展的空間更大、更突顯。我也謝謝聖保祿孝女會贊助會員的參與熱誠、充滿活力的協助,使這次書展的成果更有效力;也謝謝來訪的人給予無比的鼓勵、支持。最後我要為所遇到的男女老少及不同文化、宗教人士特別祈禱和感謝天主!他們的面孔、他們的故事深深的寫在我的心崁裡。雖然國際書展已經結束,我還是天天將他們的需要託付給天主,並不時的回應聖保祿會的會祖真福雅培理神父的一句話:「人類往哪裡去?!」

這些豐富的牧靈經驗引發我強烈的願望:或許明年國際書展前後有一台彌撒,為加強我們牧靈的意識與效果,祈求天主對我們所遇到的人給予豐厚的恩寵與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