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書展簡介

辣黑耳

第十二屆台北國際書展,從今年一月廿八日到二月二日,在台北世貿中心展覽館舉行,共有來自51個國家及台灣925個出版者,以2078個攤位的規模展出,提供25萬種出版品,參觀人數更高達43萬人次,約莫平均每50個台灣人,就有一個來過書展。電視上,參觀人潮萬頭鑽動,這次書展不同於以前十一屆,以前是由官方扶植成立、籌辦書展多年的圖書出版基金會承辦,今年為新聞局出面主辦的最後一屆,承辦單位則為出版商城邦出版集團。城邦把書展定位在「出版設計中心」,要以台灣在出版技藝及藝術上的優勢,規畫「出版藝術大展」,且舉辦年度出版設計「金蝶獎」及「國際圖書藝術研習營」等活動,邀請國際出版專業人士、插畫家及設計家來台,主辦單位要為十二歲的台北國際書展打造嶄新面貌。

書展區分為展覽一館國際區、綜合書區、童書區、二樓綜合心靈書區,展覽二館漫畫書區、雜誌書區。書展開幕時,邀請到法國電影「蝴蝶」中的小女孩柯萊流布翁尼來台,造成話題。現場除了書的攤位,還設置主題廣場及文學咖啡廣場,安排多場講座,國際聖經協會有二場講座,講述「聖經閱讀始末」及「聖經原文工具書使用簡介」,天主教和基督教,各設聯合攤位,都在二樓心靈書區內。

第一次民間承辦書展,出版界對自己人期待頗深,中國時報開卷周報,以「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書展?」為題,對書展有頗多反省:開展首日,大軍壓境的推銷員,駐守各通道,擺明賣書架勢,雖是經年老問題,但今年更嚴重;各出版社裝璜布置,完全以賣書為考量,取消專業人士參觀日的作法,從版權交易改為直接與消費者交易,賣場式的書展,令出版社感嘆「完全拋下專業書展的理想」;而攤位的抽籤制度,未就文化屬性區隔及安排動線,在一片吵雜聲中,只能以折扣吸引消費者,淪為買書的庸俗市場,無法晉身國際文化交流的場所;而攤位分配不理想,使今年一些出版社例如皇冠、和英等未參加書展。

明年國際書展邁入第十三屆,城邦出版集團宣布將加入由大塊文化公司董事長郝明義發起的「台北書展基金會」,希望明年能由常設基金會運作書展,集思廣益地使書展定位調整更符合期待。

【天主教聯合書展】

辣黑耳

一月底,台北市天氣還是冷颼颼,世貿中心展覽一館及二館內,卻是人頭鑽動,熱呼呼。第十二屆台北國際書展登場,主辦單位城邦集團負責人詹宏志揭開書展序幕,金蝶獎頒獎典禮及開幕片法國電影「蝴蝶」,在第一天抓住所有媒體的目光。

而在展覽一館的二樓,天主教聯合書展攤位已布置妥當(按:輔大、利氏及人籟的攤位設在展覽一館一樓),工作人員整裝以待,之前多時的準備,就等待這六天的書展期,上智的余寶麗修女、聞道的費格德神父、主教團秘書處出版組張淑汝、社會傳播委員會蘇意秋及光啟文化事業的吳榮慶,還有更多的支援人員,精神奕奕地準備好迎接讀友。

在天主教書展攤位上,「天主是愛」的大布條,簡單樸素,卻透露著溫暖的曖光,慈幼提供的大白布,是佈置攤位的最好底色,角落邊擺設的聖經專區,思高的聖經,各式大小不一,召喚著人們前來親近天主聖言,而在四個攤位合起來的中間地帶,是「九九專案」的特價書,這些特價書,一非舊書,二非過期書,對教友來說,是可以撿便宜的寶貝,感恩祭典一本九十九元,的確夠吸引人,而這是透過爭取及堅持,才得來的禮物。

上智聖保祿孝女會的修女服,每年總吸引非教友,卻有心找尋心靈歸屬的朋友前來,簡單地問一些問題,或者只是隨口聊一聊,修女服成為天主教書展中的一個標誌,會引發人的好奇心,因好奇而親近。天主召叫人,管道千百種。

相對於隔鄰清海無上師的熱鬧非凡,超大的攤位中,只看的到人,有些人則很喜歡天主教的安靜;而基督教聯合攤位近廿個,也在二樓,因為二樓原本就被大會規劃為「心靈書區」,信仰起源於人心靈的缺乏及渴求,逛到基督教攤位,狹長的走道兩旁,吆喝的聲音此起彼落,聖經大特價喔,好聽的CD非買不可;相對於天主教的沈靜及內斂,基督教則是充滿年輕的外放活力。

除了各家好書外,有一本小書,只要來書展,就免費贈送,一個有著翅膀的小天使,身穿藍色衣服,雙手捧著赤紅的心,笑開了嘴,要告訴所有的人「天主是愛」,這本小書是《天主教聯合圖書目錄》,包括上智出版社、主教團秘書處出版組、光啟文化事業、見證出版社、慈幼出版社、聞道出版社,這些天主教出版社歷年來的精華結晶,全彙集在一百五十六頁中,想找天主教所出版的書,往這本小書裡找就對了,洋洋灑灑分成教廷文獻類、彌撒經文類、聖經類、教理類等廿六類,除了紙本書,還有影音多媒體,單單現場就發出了三百六十多本聯合書目。

「智慧是人用之不盡的寶藏,凡佔有的人,必獲得天主的友愛,賴受教而獲得的恩賜,深得天主的歡心。」(智七14)。費格德神父隨意拉了二張椅子,和記者隔著一個走道就對著天主教攤位接受訪問,他說,天主教的聯合書展,雖然比起基督教攤位來得小,起碼讓天主教友有了歸屬,也拉近天主教出版社彼此之間的距離。出版社雖是同行競爭,但大家都是為福傳,有著同樣的目的,第一次作出天主教聯合圖書書目,著重於工具式的聯合,方便大家找書,明年合作要增加更多豐富的內容,而攤位不只是今年的四個,要把其他尚未加入聯展的出版社,一起找來,也要把分散的天主教出版社,試著整合起來。

今年來書展的人,有教友,但非教友更多,余寶麗修女有點小感嘆,神父、修女和教友來捧場的人都很少,不過這樣也碰到「想要的人」,留下連絡方式的朋友,或開始聽道理,或者許久沒進堂,已找到適合的聖堂,這是文字福傳結的一種果。

天主教聯合書展的目的,是提供一個地方,讓人來找,創造一個與非教友接近和談話的機會,賣書倒是其次。今年思高第一次加入,振奮其他同道的心,而明愛會也有書託上智賣,真理電台也有出版品,這次恆毅及見證等則是把書託賣。結算書展的收支,六天書展收入小計十九萬多元,扣掉支出十五萬多元,只有聞道和見證是赤字,而包括第一次加入的思高,都出現小小的藍字;文字福傳本不在賺錢,所以有餘就是好事;光啟經理吳榮慶一直主張,共同參與聯展不只是託賣書籍,分攤一部分的費用及人力,雖只是象徵性的,也會有實質參與的感覺,有風險大家分擔,有好處大家共享;所以今年書展結束了,但還要繼續說服和溝通的過程,為了明年書展再見。

【專訪光啟出版社經理吳榮慶】

辣黑耳

吳榮慶,在光啟出版社工作超過廿一年,從1973年起,房志榮神父創立「財團法人天主教耶穌會附設光啟宗教資訊中心書屋」,1985年整合台中和台北的光啟社,2001年再改成「光啟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吳榮慶不是神父,進入光啟十年後才受洗成為教友,但對文字福傳,有一份使命感,也有很多「純樸如鴿、機警如蛇」的想法,讓他可以繼續在天主的帶領下,與同道們一起往前走。

問:台北國際書展之前,光啟就參與過台北書展,聊一聊光啟與書展之間?

答:光啟出版社身為基督教聯合文字協會理事成員,因此在國際學舍時代,就理所當然參加過書展,有一年還承辦書展;但自從在台北世貿中心舉行台北國際書展,光啟因為抽不出人力,剛開始幾年並沒有參加,而是上智出版社一直都有參加;到第六屆光啟社重返書展,當年結合利氏、輔大、光啟視聽和光啟社,四個單位一起參加書展;第七屆再邀集上智及聞道一起加入;第八屆則是主教團出版組、社會傳播委員會及博愛基金會等加入;直到今年的第十二屆思高第一次加入;明年希望能邀請更多天主教出版單位一起投入。

問:台灣閱讀人口其實仍待推動增加,天主教的閱讀人口又如何?

答:台灣閱讀人口不多,而且愈來愈少,這五年來買書的人明顯變少;我們去學校裡辦書展,和學生對談,六十五年次(1976年出生)到七十五年次的人,喜歡上網,不喜歡買書,但願意買飾品等小東西;紙本書代表的是思考,上網看到的多半是資訊,兩者並不一樣;天主教閱讀人口則更少。

問:基督教有校園書房、以琳書房、靈糧書房等書屋,看起來基督教買書人口不算少,天主教光啟書屋卻收起來了,你怎麼看這事?

答:基督教文字協進會成員有一百多個,平時開大會也有六、七十個,校園書房的地點很好,在公館,有人說以前光啟社所在位置也很好,在路口,但我們知道公館人潮到台電大樓就被切斷,到光啟社的人潮只剩下三分之一。以琳在八年前大改裝過,光啟在七年前也曾討論過是否要設置咖啡屋,但場地實在太小未能實現;光啟不是因為經營困難而把書屋收起來,因為很早就經營困難,會把書屋收起來,純粹是因為耕莘大樓要拆,也曾擬過三個替代方案,另外尋找適當場地,只是三個都沒成。

問:這次書展基督教有近廿個攤位聯展,天主教只有四個攤位,你怎麼看這樣的差距?

答:基督教對於出版福傳事業相當勇敢,百分之六十的基督教出版單位都不賺錢,但只要有福傳價值,一年賣一本也照樣出版,以校園為例,每個月約出版五本書,一年六十本,而天主教內所有的出版單位,一年出版的書可能加起來都不到六十本。此外,基督教的牧師對推動會友買書一事上很積極,在作禮拜時,會直接告訴會友,那一本書很好,應該買來看,而且鼓勵會友們,去教會的書房買書就是支持教會,但相較之下,天主教的神父們比較保守,較少會公開推薦或鼓勵教友買書。

問:對內難搞定、對外沒有戰鬥力,在這麼困難的處境下,你從那些事情上感受到天主的帶領?

答:廿一年來,有很多變化,在這些變化中,其實會有很多人受傷,但卻都因為能想到,光啟作的是文字福傳,一切都是天主的事業,而繼續往前走,如果是人的事業,這樣的出版工作既辛苦又不賺錢,相關人事又很保守,很多事是不容易做的。

問:怎麼看明年的書展?

答:光啟和上智在書展工作上,經驗比較多,因此很想培訓教會內舉辦書展的人才,書展工作包括場地、宣傳及攤位管理等,書展的目的不在賺錢,是讓社會能多認識天主教,就像是一個窗口,實在需要天主教內各出版單位更多的參與。

台灣天主教出版社2003年新書統計

出版社

光啟

上智

聞道

見證

恆毅

新書數量

24

12

6

0

1

雜誌數量

12

6

附註:以參展出版社、在地出版為準。

【書展採訪後記】

辣黑耳

在2004年台北國際書展剛開始之際,恆毅雜誌社指定採訪國際書展後,我依著個人的軟弱習性,在書展最後一天的傍晚,才驚覺「哇!只剩幾個小時」,幸好我當時距離世貿中心不遠,衝去書展現場,衝去買票,再衝去天主教聯合書展攤位,(說實在,我覺得不太好找),幸好,在收攤前趕到了!再依著費神父建議,去走了一趟利氏、人籟、輔大的攤位,也去看了基督教聯合攤位,順便看了一眼天主教攤位隔壁的清海無上師。

說實在,我討厭書展,一大群人全擠在一起,人多吵雜讓我緊張,書商工作人員的熱情喊叫及拉扯,讓我快昏倒,所以,書展辦第十二屆,今年我第一次去書展,且是為了作實地的採訪。

但我喜歡書,我未來的嫁妝只會有一大堆的書和衣服。書,給我很大很大的想像空間,享受天主創造萬事萬物的奇妙,去體驗千萬種人的生活,也給我生活的啟示及生命的感動,一本書在手,就可以遨遊宇宙,穿越時空限制。

只是,從事出版工作的人,很辛苦;天主教內從事文字福傳的人,則有更多無力感,(天主教的攤位很小,而且分散)可是,我看到一群天主的尖兵,在困難的環境中,抱持著福傳的理想及務實的規畫:對內要說服,讓天主教已少的可憐的出版團體,願意共同參與書展這場盛宴,透過書展這個大眾的媒介,去作傳福音的事工;對外要戰鬥,在台灣這片愈來愈不喜歡閱讀的沙漠中,讓天主的話如同泉水,以書本為管道,流入人心。

溫和,是我採訪上智、聞道、光啟、主教團(社會傳播委員會)、慈幼、思高等,真實的感受,不管賠不賠錢,不管事務多麼繁雜,不管每個人是多麼有限,互相幫忙,互相支持,在檢討會議中,以祈禱開始,以祈禱結束。如果不是作天主的事業,如果不是天主的僕人,有誰能夠?

我很感謝天主,讓我透過採訪書展,認識了這群用文字福傳奔跑在通往天主國的人們,願天主帶領著下一屆的國際書展,以及天主教內文字福傳的所有人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