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靈三合一靈修(上)

呂漁亭

上週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與幾位修女談起神父修女們的靈修生活。我們從台灣目前神父修女的不足,談到年輕人的聖召問題;從社會變遷之快速,談到修女們的適應問題。談來談去,最後又回到了一個老話題,那就是我們出家人的靈修問題。原來當時有一位年輕修女忽然問我說:「神父,你對心理學已有相當研究,是否可以談談近代心理學對靈修問題是如何說的?」

她不問則已,一問竟使我感到既尷尬又茫然。當時我只能吞吞吐吐地表示,心理學是一門科學,如其它物理化學等科學一樣,心理學也不想多談信仰或靈修等話題,因為這已超越了心理學所研究的領域。但我還是一再聲明,某些超人文心理學家,已感到客觀的心理學,對人最關切的人生價值及終極關懷等問題,如人從何處來又往何處去?並不能提供一個較準確的答案。

科技愈發達、教育愈普及、生活愈富裕自由,為何人並不因此而感到更快樂更滿足?人究竟希望得到什麼?這一類的問題,並不能在心理學中找到真正的答案;即使找到了,也只是以偏概全、言過其實而已。但修女那天既然問了,我當時答應回家後再思考思考,以後可能寫篇文章,專門討論身、心、靈三合一這個老問題。

首先,所謂身心互動,這在心理學內已談了很久;絕大多數學者都同意身體固然能影響心理,反過來,心理也能左右身體。早在三千年前,希臘智者已知道身心互動這個觀念,所謂 Mens Sana in corpore Sano(健康的心理在於健康的身體),這句成語就是由這個觀念中得來的。
  不知你有沒有經驗過,若你昨夜睡得甜蜜舒適,一早醒來打開窗戶,你往往會感覺這個世界竟是如此美麗:吸一口空氣,覺得空氣特別新鮮;聽聽小鳥在枝上叫,你覺得鳥聲特別清脆,路邊的小花更是那樣可愛。但客觀的世界並沒有變,變的只是你自己,只因你昨夜睡了一個好覺罷了。反之,若你昨夜翻來覆去睡不好,你可能會覺得第二天,好像什麼都不對勁。同樣地,胃口不消化、血液不暢通、視聽力有問題等等,這一切都能影響你的心理情緒。

當然,身體能影響心理,心理亦能左右身體。你只要問問你自己,每當你的胃口消化不良、心跳加速、或睡眠困難時,是否你的心理已有點小問題?你可能對某些事或某些人太提心吊膽,或心理壓力過大,對某些事始終無法「提得起放得下」?總之,擔憂、焦慮、失望等情緒均會影響你的身體。身心關係如此密切,心理學大師馬斯洛(Maslow)竟大膽地結論道:「一切疾病分析到最後,均來自心理問題:不是自己無法協調配合,就是人際關係亮起了紅燈。」他甚至強調像斷臂折腰等事,表面上好像與心理無關,但分析到最後可能也是心理問題,因為這個人那天可能心事重重,自己走路不慎摔了一跤所致吧。

身心互動,身體與心理彼此影響、互相控制,這大概已是不爭之事。因此你希望身體健康,必須設法使你的精神常愉快,任何事常抱著一種提得起放得下的心理,這樣活到九十、一百也不稀奇。反之亦然,你想精神常愉快,做事有活力,也應該先照顧你自己的身體:飲食有節制、多運動、作息有規律等等,這樣才能使你睡眠甜蜜、消化良好、百病全消!

但問題是:身心健康是否象徵人生最高的理想?身體健康了,心理舒適愉快了,做人的目的是否就已達到?事情恐怕沒有這樣簡單。請你想一想,若某日你不幸遭到一場車禍,雖然過失在對方,他也有意賠償你的一切損失,但你天天躺在床上,你還能心靈愉快嗎?更進一步再讓我大膽地假設,你若不幸癌症上身,醫生說你最多只能活半年,那時你是否開始失望,或甚至想自殺?

身、心、靈三元素,只強調身與心而不談靈,似乎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不錯,近代許多心理學家,尤其是人文心理學者,在亞爾伯(Allport)、羅洛梅(Rollo May),以及馬斯洛等領導之下,不斷在強調「人之所以為人」的這個問題;其中亞爾伯強調人格統整,羅洛梅強調自我肯定,馬斯洛則強調自我實現等等。所謂人文心理學,實際上就是追求心理成熟、人格健康的一門科學。但我們的問題似乎還沒有獲得解答:人格成熟了又怎樣?心理健康了又怎樣?這些作者都在強調自我肯定、自我成就或自我實現,這一切都很好,也都是人人當追求的理想;但自我肯定了、成功了、實現了之後,一切問題就解決了嗎?

無可否認的,對那些「只以這個物質世界」為終極目標的人來說,實現以上所提的種種理論應該已綽綽有餘,一旦能肯定自己實現自己,怎能不叫他事業有成,萬事順遂?但對我們這些有信仰的人,深信這個世界後面還有一個永恆的世界存在,而上面的心理學理論,似乎尚嫌不足。亞爾伯好像也有感於此,他在人格統整的六大特徵中,最後竟加入一條「信仰特徵」,認為虔誠的宗教信仰對成熟的人生觀及人生價值,有極大的幫助。同樣地,羅洛梅也認為在人格發展健全之過程中,宗教信仰也不無小補。馬斯洛對宗教信仰談得更多,尤其在他年老時,他十分重視虔誠的宗教信仰。在他的遺著 The further Reaches of Human Nature (人性再往上昇)一書中,他承認自己一生所追求的自我實現論,似乎還不足以說明人性之真面目,因此他在晚年開始強調「自我超越」(Self Transcendence)的觀念,尤其超越動物性的物質世界,使人進入神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至於身、心、靈三者如何合一?三者為何在信仰之路上,必須攜手同行?這個複雜的問題等下次再來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