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理、法 VS 法、理、情

二水心台

長久以來國人就被詬病「過於講情」而缺少法治觀念。一般人認為過度注重人情的結果,是造成不公平現象的原因。一般人也認為「情誼」綁手綁腳,叫人無法按法理做事。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發現許多人不公平地獲得好處或占盡便宜,因為他們與當權者或當事者「關係較好」。有些人不必排隊就買到票,卻也有人排了大半天的隊,等到的卻是:「下次請早」的對待;有些人因為「不好意思」而不敢指出別人的錯誤,雖然心中極不以為然,卻也噤若寒蟬;有些人因為通融「朋友」的小毛病或小疏失而使「陌生人」遭受損失或傷害……。諸如此類的事,我們都把它歸咎於把情、理、法的優先順序弄反了。

中華文化傳統真的積習已久,本末倒置而不自知嗎?情、理、法果真是錯誤的優先順序嗎?先講法,再講理,後講情,確是做事應該遵守的基本順序嗎?耶穌基督的教訓是否曾經涉及這些順序而讓我們可以依循呢?

耶穌說:「我的國不在這個世界;如果我的國在這個世界,我的臣民早已起來反抗了。」言下之意似乎是:「你們其實很糟糕,可是你們並不知道自己很糟糕。」耶穌臨死前也說:「父啊,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耶穌也說:「天主的歸天主,凱撒的歸凱撒。」耶穌似乎在暗示:「人間的法則與天國的不一樣,我來是宣傳天國,而不是教你們如何在此世生活。」所以耶穌大概不在乎我們是遵循情、理、法,還是按照法、理、情的順序做事。不過,即便如此,耶穌是仁慈的,他不會「留下我們作孤兒」。他說:「你們不要判斷,免得被判斷……我也不判斷。」沒有判斷就沒有罪,沒有罪的境界豈不就是天國嗎?所以進天國的先決條件大概是「不要判斷」吧!?

凡夫俗子不免要問:「基督徒該當先講情、還是理、還是法呢?」總不能自由心證,自行決定吧?如果不得已要回答這個問題,我還是認為,該照著我們傳統的智慧,以情、理、法的順序來處理事物。「法」是規範,是限制,是不得已的措施,是當情、理不通時將就的沈淪。「理」是在不同時空下,從某個觀點看出來的協調關係,常因人、因事、因時、因地而改變,因此「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境隨處可見。訴訟因有「法」可循而成為可能;爭吵因理直而氣壯。人可能藉助法的遊戲規則而討回公道,人也能藉助法的強制效力去欺壓善良;自認有理而吃虧者,滿腹委屈,常懷雪恥復仇之心;認為有理可以走遍天下的人,趾高氣揚,卻不知還有其他的角度可以看待他的「無理」。如此看來,人間的和平、幸福與安康,是難以靠法理來造就的。「情」才是最後的法寶!

真情至性的流露讓人覺得溫馨可親。不偏情,不矯情的人,公平地善待所有的人,不需法律裁決,也不必訴說道理,他就自動自發地把愛施捨給所有遇見的人。有情世界,何需法理?等待真情枯竭時,或許法理可救一時之急,但終究需要愛情的滋潤,世界才有起死回生的機會。耶穌說:「等到新郎被劫走時,你們就要哭泣了。」新郎是耶穌,也是真情。沒有新郎的世界就沒有真情,沒有真情的世界也證明沒有耶穌。我們常唱的一首歌「哪裡有仁愛,哪裡有真情,就有天主同在」提醒著我們:要證明我們確有天主同在,就請記得讓真情流露吧!